基于思辨阅读的《无言之美》解读策略

本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中旬》2020年第4期
基于思辨阅读的《无言之美》解读策略
中山市教育教学研究室 郭跃辉
作者简介:
郭跃辉,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原中山纪念中学语文教师,现为中山市教育教学研究室教研员。第三届中山市市级骨干教师,中山市语文中心教研组成员,中山市高中语文教师发展工作室成员。主持中山市重点课题1项,参与省市级课题3项。在《语文建设》《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杂志发表文章80余篇。
【摘 要】对朱光潜先生的《无言之美》进行思辨阅读,首先要在辨清文体的基础上把握作者使用的专业概念与术语,进而把握作者的观点,明晰观点的适用范围。其次要审视观点与材料的关系,并且运用作者的观点分析文本内外的实例。最后就是能够对作者的观点进行辩证分析。
【关键词】思辨阅读 文体 专业术语 观点 材料
朱光潜先生的《无言之美》被选入统编教材九年级下册第四单元,“单元导语”中的“或阐释美学观念”指的就是本单元中的文章《无言之美》。单从“阐释美学观念”的定位上看,本文就不是普通的实用文,也不是一般的学术随笔,而是带有学科专业性质的“社科文”。陈隆升博士认为社科文的阅读教学,第一要引导学生正确把握社科文中的专业术语,第二要引导学生从关键术语的辨析中把握作者的主要观点[1]。不过,教材“单元导语”还对阅读这类文章进行了如下提示:“阅读时,要注意了解作者观点,学习思辨方法;发现疑难问题,独立思考,有自己的见解;还要学习文中介绍的文艺欣赏方法,迁移运用到自己的欣赏实践中”,“学习思辨方法”“有自己的见解”“迁移运用”等,再加上陈隆升博士所说的两个要点,就勾勒出对《无言之美》进行“思辨阅读”的内容与策略。
一 理解“无言之美”的含义
与科普类实用文不同的是,社科类专业文章的观点、术语会因为专业领域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含义与理解。本文题目“无言之美”无疑是重点理解的专业术语,“言”是什么?何为“无言之美”?与此相关的“意”“美术”“意象”等术语都需要理解。
首先,“言”指的是语言文字,“意”指的是人通过语言所要抒发的情感和表达的思想。“言意之辨”是中国古代学术的重要议题,学生对此会感到陌生。不过文本对“言”和“意”进行了比较,指出了“言”的固定、散碎、有限以及“意”的变化、浑整、无限等特征。“言”是一种物质符号,“意”更多是一种心理与思维现象,前者是固定在物质载体例如文章、作品中,因此是固定的,后者是存在于头脑中的情感与观点,因此是变化的;前者是一个一个的字符、音符,后者是不可切分的情思,前者散碎而后者浑整;前者的物质符号是可见的、有数量的,后者则是漫无边际的,前者有限而后者无限。理解了二者之间的区别,才能把握作者所说的“言所以达意,然而意决不是完全可以言达的”。
其次,“言意关系”多用于以语言符号为载体的文学、文化作品,作者也说“所谓文学,就是以言达意的一种美术”,但作者阐述的“无言之美”仅仅适用于文学领域吗?细心的同学可能会注意到“一切美术作品也都是这样,尽量表现,非唯不能,而且不必”这句话,这就说明“言意之辨”“无言之美”之类的美学观念应该适用于所有的艺术作品。既然如此,“言”在美术、摄影、雕塑、音乐等艺术领域是以何种形态存在的呢?如果这些领域与语言符号没有任何关系,“无言之美”又从何说起呢?其实,在美术、摄影、雕塑、音乐等艺术领域也是存在着类似于“言意关系”的二元辩证的,美术作品的线条、色彩,摄影作品的图像,音乐作品的音调,雕塑作品的形态、线条等,与文学作品的“言”一样,都是为了“表意”。
再次,“无言之美”的观点适用于这些领域,都能不能生硬地用“言意关系”的逻辑去解释。美术、摄影、雕塑、音乐等作品中的线条、图像、形体、音符等,和语言文字符号还是有所不同。例如语言有数量之分,不同数量的语言对“意”的表达程度是不同的。孔子的“逝者如斯夫”和作者设想孔子的“河水滚滚地流去……”一段话,尽管都没有做到“言尽意”,但后者对“意”的表达更为充分,但是对于音乐、雕塑等艺术形态而言,音调、形态并没有数量之分,雕刻《拉奥孔》在塑造拉奥孔父子在“未死之前的悲伤惨戚、目不忍睹”的顷刻,用到的物质符号并不比“苦痛极点前一顷刻”多,但对“意”的表达也有高下之分。因此,教师还需要引导学生在“言意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无言之美”的含义,而不是胶柱鼓瑟。学生如果能够注意到“所谓无言,不一定指不说话,是注重在含蓄不露”这句话,就能理解“无言之美”就是一种含蓄美,即一切美术作品的“意”,不必要用类似于“言”的物质符号完全表现出来,而是要留有余地。
最后,“无言”和“美”之间的关系如何?“含蓄不露”着眼于作者与艺术作品的关系,而“无言之美”更多强调欣赏者的主观能动作用。或者说,“无言之美”需要作者的“含蓄”与欣赏者理解领会的相互作用,仅有“无言”或仅有赏析,都不能践行“无言之美”的美学观点。这也是作者强调“与其吐肚子把一切都说出来,不如留一大部分让欣赏者自己去领会”的原因。
二 审视观点与材料的关系
学术文章重在阐发某种专业的观点与理念,重在论证的严密,当然也离不开材料的支撑。特别是对于人文社科类的实用文章,表达某种观点离不开作为论据的材料以及对材料的分析。很多理论观点,都隐藏着各种文字材料、图片材料以及其他形式的物质材料中,作者通过对这些材料进行剖析解释,并抽象概括,提炼出某种专业的学术观点。而作为读者,要想读懂这些专业文章,仅仅获知某种观点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重新理解、审视观点与材料的关系。
对于《无言之美》这篇文章,作者引用了不少《论语》、诗歌作品、谚语、雕塑作品等材料,来论证“无言之美”这种美学理念。例如对于雕塑作品《拉奥孔》,其“意”就是拉奥孔父子在极刑前的痛苦与悲哀,如何表现这种痛苦与悲哀呢?雕塑作者选择了“苦痛极点前一顷刻的神情”,德国美学家莱辛将这一顷刻称为“富有包孕性的顷刻”。这一顷刻“可以让想象自由活动”,具体说来就是:“在一种激情的整个过程里,最不能显出这种好处的莫过于它的顶点。到了顶点就到了止境,眼睛就不能朝更远的地方去看,想象就被捆住了翅膀,因为想象跳不出感官印象,就只能在这个印象下面设想一些较软弱的形象,对于这些形象,表情已达到了看得见的极限。”[2]莱辛所说的“到了顶点”就是一种流露,就无法体现那种含蓄美了。对于这则材料,教师可以找到《拉奥孔》的雕刻图片,请学生仔细观察体会。
不过,个别材料的引用也值得商榷。材料并不能直接证明观点,只有经过解析才能够证明某种观念。在阐述雕塑作品的“无言之美”时,作者还引用了一句谚语:“金刚怒目,不如菩萨低眉”,并且进行如下分析:“所谓怒目,便是流露;所谓低眉,便是含蓄。凡看低头闭目的神像,所产生的印象往往特别深刻。”个人认为作者对谚语的分析存在问题。将“怒目”和“低眉”分别对应“流露”与“含蓄”,略有牵强。“金刚怒目”和“金刚低眉”才有比较的可能,同理“菩萨怒目”只有和“菩萨低眉”进行比较,才能阐述流露与含蓄的道理。更何况,“低眉”又何尝不是一种流露?如果一尊雕塑的内容是“菩萨闭目养神”,那么“低头闭目”的神态对于主题而言,不也是一种“流露”而有失含蓄吗?作者的结论“凡看低头闭目的神像,所产生的印象往往特别深刻”也就过于绝对化了。其实,这句谚语意指愤怒的力量不如慈悲的力量,所谓“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更多意指佛法的力量。
当然,对于这一点,学生也可以围绕材料与观点之间的关系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究,这也是一种批判性思维的体现。
三 对作者观点进行“批判性阅读”
“批判性思维是一种成熟的思考过程,它包括对其观点的相关证据进行评估,并最终从这些证据中得出合理的结论”[3],批判性阅读既要对文章内容进行理性分析与评论,同时也要对主体的观念进行反思。对于《无言之美》进行批判性阅读,不仅有利于学习思辨方法,更有助于学生养成理性思维的品格,进而积累阅读社科类专业文章的经验。对文章观点质疑并加以分析论证,这也是“思辨阅读”的应有之义。
作者阐述的“无言之美”的美学理念,是艺术鉴赏的一般规律。欣赏者在进行艺术欣赏时,要充分发挥想象力,对艺术作品的“空白”进行“填空”,去感受作品未曾说出的“意”,进而遨游在艺术作品广阔的审美空间。但这种“空白”是不是越多越好呢?或者如作者所说:“说出来的越少,留着不说的越多,所引起的美感就越大越深越真切”,即艺术空白与美感之间成正比例吗?这起就涉及到“有言”与“无言”的关系了。“无言之美”需要调动欣赏者的主观精神, 但它需要以“有言”为基础。尽管“无言”不一定指不说话,但有时候“言”得过少也意味着表意信息的不足,这反而会影响“意”的表达。“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音乐美感空间的创造,正是建立在“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顺畅转向“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的冷涩凝重的基础上的,并且在“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的激越中得到了强化,最终形成了“东船西舫悄无言”的“无言之美”。因此,我们在欣赏“无言之美”时,更要体会分析“有言”的铺垫作用,而不宜将“有言”与“无言”对立起来。
作者在对具体艺术类别进行分析时,也有一些观点值得商榷,例如“稍有美术口胃的人都觉得图画比相片美得多”,这个结论就容易引起争议。在作者看来:“在同一视域以内的东西,相片都可以包罗尽致,并且体积、比例和实物都两两对称,不会有丝毫错误。图画就不然。美术家对一种境遇,为表现之先,先加一番选择。选择定的材料还须经过一番理想化,把美术家的人格参加进去,然后表现出来。”朱光潜先生把“照相”当作了一种实用活动,仅仅从作品与自然物的关系入手进行分析,而没有将“照相”当作一种“摄影艺术”。即使是照相,由于光线、距离等原因,相片未必会将同一视域以内的东西“包罗尽致”,更不可能与实物“两两相称”。此外,照相者对自然实物也会进行“理想化”的选择,也会把自己的人格、审美观念等加进去。判断相片和图画在艺术上孰优孰劣,显然不能仅仅以“和自然逼真与否”作为标准。
四 运用作者观点分析文本内外实例
实用类文本与文学类文本的一大区别在于,前者重分析运用,后者重鉴赏理解。概括观点——分析观点——评判观点——运用观点,这是实用文解读的一般思路。如果说“评判观点”是一种“批判性阅读”的话,那么“运用观点”就是一种“操作性阅读”。王荣生教授认为:“操作性阅读不仅是求‘知’而且要去‘做’;不仅是知道别人说了什么,而且要把别人的所说与自己的实践相关联。”[4]对于实用文而言,理解是为了更好地运用,而运用反过来也能够加深对文本的理解。而运用观点去解读文本内的例子,本身也是理解文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例如作者在举文学作品的例子时说:
此外像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李白的《怨情》:“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虽然说明了诗人的情感,而所说出来的多么简单,所含蓄的多么深远!
学生读到此处,如果不对《登幽州台歌》和《怨情》进行一番解读,只从字面意思上理解“所说出来的多么简单,所含蓄的多么深远”,那还不能说是透彻解读文本。教材旁批提问说:“你能体会到这两首诗中‘深远’的情感吗?”这个提示其实也是引导师生去关注例子本身,运用作者的观点进一步分析这两首诗。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是名篇,这首诗的深远之处就在于时间与空间、个体与宇宙的共存与统一,在于个体在面对悠远历史与广袤空间时的悲怆感,在于个体遭际与古人功业的对比时产生的幽愤。而李白的《怨情》,或许没有《登幽州台歌》那么多的时空意识,但也别有情趣。这里的“美人”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还是皇宫里的女子,抑或是作者自己的指称?其身份不同,诗歌的主题自然就有多种解读的可能,或许是小儿女恋爱时的情态,或许是身在深宫的寂寥,或许是妃子失宠之后的怨愤,或许是自己怀才不遇的幽怨,题目中的“怨”字面意思是“怨恨”,但“怨”的对象不明,“怨”的具体内容也就不确定。《李太白诗醇》引严羽的评论说:“写‘怨情’,已满口说出,却有许多说不出,使人无处下口通问。如此幽深!”[5]两首诗的共同点就在于有限的语言隐藏着无限的清韵,这就是含蓄的表达,也是“无言之美”。
对于文中陶渊明、钱起、杜甫等人的诗歌,也有必要进行还原式解读,甚至要从诗句直达诗篇,并延伸到文本之外,运用作者的观点解读文外的实例,这也是对实用文进行“思辨阅读”的重要内容。
注释:
[1][3][4]王荣生.实用文教学教什么[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54 18 17.
[2][德]莱辛.拉奥孔[M].朱光潜.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19.
[5]陈伯海.唐诗汇评(上)[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734.
声明:以上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公号立场无关。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图片。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语文报》《鲜素材》《课堂内外·创新作文》《读写天下》《现代写作》《作文与考试》《学习报》《学习周报》《中学生阅读》《新锐作文》《三悦文摘》《佳作》《少年诗刊》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