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病毒肆虐下的这位“公家”人 || 作者:吴学友 编辑:文涛

新朋友请点击右上方的蓝字文韵中原免费订阅
请点击下方音频收听优美钢琴曲好看+转发看,在病毒肆虐下的这位“公家”人作者:吴学友主编:文涛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值新型冠性病毒肆虐之时,天公似乎也想趁机考验一下豫蓼大地上的人民意志是否坚强。先是凄风冷雨,后是北风飘雪,搅得天空灰蒙蒙冷飕飕的。 夜,已经十点了。番城办事处汪庙社区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姑娘,一股寒风迎面扑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随手扶了扶口罩,骑上电瓶车,驰向空荡冰滑的蓼城大道上。 她,就是汪庙社区居委会委员孙明月。忙碌了一天,正朝家里奔去。连日来加班加点,她太累了!多想回到家里和衣而卧睡个自然醒啊!然而她知道在当前的情势下,这只是一种奢想。 回到家里,消毒洗漱尚未完成,手机响了,拿过一看是婆婆。 “喂,明月?” “妈——” “孩子,你咋才回来耶,累好了吧?”随着那边传来婆婆有气无力的声音,孙明月的泪水“刷”地一下流了出来。她知道这些年来自己亏欠婆婆的太多太多了。自结婚以来,丈夫一直工作于外乡,自己忙着拉扯两个孩子,家里的一切一切大多都有公公婆婆扛着。有事忙着,就连两个孩子也得交给他们,太难为他们了!近几年来,孩子虽然大些,但社区的工作重,缠得自己抽不出多少空来帮婆婆,致使他们二老忙碌了大半辈子还没享受一天的清福呢。本打算春节期间把婆婆的家务全揽过来,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刚过罢年又出这事,孝没敬成,反把两个幼小的孩子推给了他们。一想到婆婆年老多病,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奶奶,眼泪就控制不住了。 “喂!明月,咋了?”婆婆一时听不到声音焦急地问道。 “没什么。”孙明月连忙强作镇静地说,“妈,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别太累了,有些做不动的活就放那,等我闲了回去做。” 听婆婆没有反应,她又强调一声:“咹?” 事实上她也清楚,这只不过是一句权且阻止婆婆干重活的话,缘为自己从农历初一出来至今忙忙碌碌从未回过那个大家…… “孩子,妈知道你们‘公家’人这会儿事情多,你就忙好自己的吧,你爸我俩这把老骨头还能支撑住……” 婆婆只是这么随口一说,哪想这话像钢针一样扎进孙明月的心上……是啊!危急关头人家的子孙都朝夕围在身旁,自己作为儿媳不能抽身尽孝,实在有愧于心……她正想着听到婆婆的话锋转了,“不过……”婆婆的欲言又止,令孙明月不安起来,她立即问道“妈,怎么啦?您说呀!” “嗷,也没什么大事。”婆婆接着说,“只是我那两个乖孙女儿最近好想你,时常念着要和你在一块……” 听到这儿,孙明月的鼻子又酸了。离家已够几周了,作为妈妈竟然没能和女儿们进行一次视屏对话,连女儿的网上学习怎样也没功夫问一句,太亏欠她们了…… 她不敢再想,忙强忍着泪水说:“妈,请您告诉她们,等这阵子忙完后就回去陪她们,别让她们出外添乱子……” 放下手机,她又想起奶奶的病,正要拨打又停下来,算了吧,有时候了,婆婆的身体又不好! 不料,手机还是响起来了,拿过一看是爱人的。 “喂!还没休息?” “你不也没吗?”“你那汪庙社区排查进度到哪了?” “已经结束。” “情况咋样?” “从湖北回来213人,有69人为原地居民。其余全是外地户籍的。鄂籍车辆44张。”“这么多?” “四、五万人的社区,能少吗?” “以什么方式获得的?” “逐一电话随访呗。” “你的具体任务是?” “排查社区原籍外出湖北人员。”“在那五、六千人排查用了多长时间?” “13天。” “拼上啦,吃得消么?” “吃不消也得吃,大家不都这样拼的吗?” “下一步呢?” “接收外乡转来的、监控原籍的、做台账、报表……” “可以呀,总是勇挑重担,我为你点赞!” “班子里数我年轻吗,再说,他们也忙得不亦乐乎呀。” “当然了,处这关头嘛。”爱人接过话头说,“不过我们村任务轻得多,人们打工发了财,大都钻到城镇居住了。”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啊!”“是,严防死守吗。不早了,休息吧,要注意防护……” “你也是……”
第二天,孙明月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社区,开门、烧水、拖地、整理办公室,而后水开了,倒上一杯。开始一天有条不紊地工作。她先拿过重点监控的11户人家的表册,操起电话一一地询问起来:“喂!您好!我是本社区关注您们情况的孙明月。请问今天体温测过了吗?……多少?……其他成员没有发烧的吧?……也没有身体不适反应?……没有?……很好!为了家人和别人的健康,请您们别出……好的,谢谢您的配合!” 孙明月就是这样亲切地和一个个患者或其家属亲人般地交谈着记录着,一晃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一刻也不敢懈怠,放下重点监控人员表,又拿过社区发热人员排查表,先打开发热人员微信观察群,然后就边拨电话边记录,一一询问详情后就放在一旁边,留与下午的统计情况汇总后报上面。此时,天近中午,门外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是段多么好的愉悦精神舒缓心情的明媚时光啊!但她无暇欣赏,只伸了伸懒腰,端起杯子抿口水,又迅速投入到对本社区原籍69位武汉返乡人员的身体状况询问中。 她知道这个群体人数多,是块硬骨头。按着表册,拨通电话,依次询问起来……有时一个电话拨打几分钟,光是“嘀——嘀——”响,就是无人接,急得她无可奈何只叹气。时间紧迫,她耗不起,只好换成下一个,咳!真是怪,这下一个又重演着上一个的故事…… 终于拨通了一个,还没待她启齿,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叫嚷:“喂!你又是哪个部门的?你们烦不烦!还叫不叫人活了!我不就倒霉得个小病嘛,已经出院好几天了,你们一会儿这个打电话问这,一会儿那个又打电话又问那,扰得我接了大半天电话,马上就要神经了……” 那人口无遮拦地发泄着,孙明月静静地耐心听着,等他讲完后便温和地说:“你说的是实情,我能理解。不过,这是各级组织的高度重视和关怀,客观上打扰了你的生活,希望你也能理解,都是为了大家的健康。”说罢,她略微想了想说,“要么我来建个群,请您在解除观察前,把家人每天的身体状况报一下,好吗?……” “好!这样好。”那人欣然答应了。
一天下午,孙明月正在伏案填表,手机响了,拿过一看:“妈……”一声还没叫出来就被打断了。 “你咋啦?两周多了,一个电话也没打回来。”“咋啦?” “你说咋啦,想外孙女了,看看视屏!” “好好!”孙明月连声说,“妈,现在忙,待哪天有空了我一定满足您老的心愿!” 谁知妈妈依然嘟噜着:“你们‘公家’人,天天忙,天天忙,鬼知道哪天有闲空。”而后极不情愿地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拿起笔填了一会表,电话又响了:“是孙委员吗?” “是我。您好!有事请讲。” “你好,我是住在中原路北师大幼儿园旁边的宋玉玲呀,也就是上次给你打电话求助买菜的人。”“哦……您好!……还需买菜吗?” “不,不。我感谢你们社区工作人员的热情服务!孙委员,真没想到年近花甲的蔡东升书记,还亲自带队自掏腰包给我们买菜送菜,给钱还不要,弄得我们怪不好意识……你们这帮人真是人民的勤务员啊!” “没什么,这是应该做的。”大家的工作得到了群众的褒扬,孙明月的心里一阵暖暖的! 二十多天来的连续奋战,孙明月觉得身心十分疲惫,但她依旧抖擞精神,忘我地工作着。自从向组织递交申请的那一刻,她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党了,她常常对自己说,不能懈怠,这正是党和人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坚持、坚持、再坚持!她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感动了许多人,但她知道自己常常被许多人感动着:是啊!生于这样伟大的时代,置身于这样美好的社会,好人好事如雨后春笋,每天都在感动着她,激励着她始终以昂扬的革命斗志,饱满的工作热情,坚韧不拔的毅力,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去做好每一天的工作!武汉加油!
作者简介:吴学友,河南固始人。较之新中国小了不到一旬。半生捉弄粉笔与黑板亲吻。工作之余,闲暇之际,偶尔感兴轻敲键盘,冒出些诗歌、散文与小说,散见于一些网络平台。以达自娱自乐之目的。顺带传些正能量,作为此生内心深处始终如一坚持不懈的规矩。文学顾问 | 蓝莓题字 杨子 郑君部分图片音乐 选自网络我倡议必戴口罩拒吃野味勤快洗手减少串门见屏如面拒绝谣言配合查验科学就医支持请转请点击下方蓝字阅读主编往期作品:思念是一种流动的美 播音:凡哥 竹叶禾子老水牛的眼泪我祈祷 作者:文涛 朗诵:蓝莓因为有你们别离 朗诵:跑跑吉祥《我热爱写作,也爱生活》文/郑文涛||诵/君子兰夜深了 我在想你 朗诵:凝香我的父亲 诵读:甲馨清明祭父 诵读:江南红袖把你写进诗里 朗诵:四月青感恩生命冬日 诵读:蓝莓思乡蓼城美景一信合世纪城游记我的小学语文老师 朗诵:江南红袖爱如潮水喜荷走在家乡的路上2018年固始的第一场雪夏日黄昏蓼城晚秋扶贫 (七言组诗)国庆大阅兵 — 2019相信爱可以战胜一切1,在本刊发表的原创作品阅读量超过100再发作品优先刊发。阅读量超过300或留言超过二十条可以在今日头条发表;并且以前在本刊发表的作品链接可以继续展示,方便读者阅读!2,投稿注意事项 :文韵中原微刊期待您的加盟 让我们共同传承和发扬中原和中国文化。作者投稿作品如果采用均为原创授权刊发,严禁抄袭冒充别人作品,如有纠纷后果自负!投稿请加主编微信zh000056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3,稿费详情请点击右边蓝字 :关于赞赏和稿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