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荒唐!荒谬!请看思归伦理小说精彩绝伦之——

感谢您关注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微信:CZJ690430
投稿必须是首发稿件
温馨提示
第二十一期诗刊正在筹备,欢迎文友踊跃投稿,同时开始征订封面,封底人物。我在华夏文明的起源地,向您发出邀请。如果您想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或者您的企业,您的书画需要宣传,那就联系我吧!思归客工作室的所有人都在期待您的光临。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工作室启
思归,原名曹志杰,微信号:czj690430,河南洛阳人。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会长,洛阳诗词学会偃师分会会长,思归客杂志主编,河南省诗词学会会员,洛阳作协会员,全国报刊杂志发表若干,获奖若干!出有诗集《心之语》《醉语》。
留守妇女
文:思归
(本故事荒诞之极,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当公狗骑上母狗的背,她的眼睛发直,她看见公狗胯下之物,红红的如火苗忽闪忽闪地,她的喉咙发燥。她盯着公狗胯下之物如放大了若干倍的毒蛇的信,一窜一窜,她的心跳加速,她的耳根发烫……
“狗,这谁家的狗”,紧接着几声怒斥夹杂着呵呵的憨笑,她猛地一个冷丁,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此时她的脸早已红到了脖子根。
急忙转身,进门并随手把门关住,她并没有走远,而是用背顶着门,喘着粗气,左手背后贴在门上,右手握成拳状,使劲地敲打着自己的胸脯。她恨自己,继而骂自己,“该死啊,该死”,自己怎么能……
稍稍喘息片刻,待怀揣于胸的小兔渐渐归于平静,忽然又觉得自己受尽了委屈。随即,便传出嘤嘤的啜泣。是的,她太寂寞了。当下正值三十四五的虎狼年龄,她怎么能受得了这夜夜空房?怎么能不怜惜这如花人生。是的,她把压抑了近半个世纪的怨凝成泪,一股脑地从眼眶涌出,如豆般的泪珠子连成了串,双肩一耸一耸地,洒下一地心酸……
农村的住房和城市不一样。城市遍地都是小区家属院,高耸入云的楼房,而农村则是一家一户的独门小院,一排一排形成街道。我们知道畜生是不顾颜面的。只要到了发情期,随时随地就会旁若无人地进行交配。刚才的那一幕,她的走神,失态,刚好被一个路过的老汉尽收眼底。她瞬时间感觉像小孩子做错了事,那种慌乱与胆怯,使她无地自容,但她想到了自己的命运,又止不住地泪眼婆娑,她此时把极度地无奈,随即化为无数个的叹息,针扎似的,在心底翻涌。
她叫“秀英”,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女人,但也眉目清秀,若出水芙蓉。当初二分之差,与大学无缘,只能认命在家务农。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这里可以大有作为的”,于是,刚毕业那会儿,倒也心安理得,其乐融融。到了“邓小平”年代以后,那才叫祖国的大建设一日千里,土里刨食的人们,绷紧松懈已久的神经,开始蠢蠢欲动。于是,下海经商的,南下打工的,形成了一股流,浩浩荡荡,一片葱茏。
高中毕业之后,她还没来得及认识社会,便遵循农村的习俗,嫁给了一个叫“栓柱”的青年。小伙子一表人才,加上她的出水芙蓉倒也是一对天生的绝配。过门一年便有了爱情的结晶。可男方家里弟兄多,家底子薄。虽然夫妻百般恩爱,但经济拮据的现状总是难以改变。等第二个孩子的降临,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俗话说:“有钱百日好,无钱事事难”。夫妻恩爱被柴米油盐击的粉碎,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成了家常便饭。谈恋爱时对生活的憧憬和向往,早已淹没在一地鸡毛的琐碎当中。
转眼到了二十一世纪,东家盖了新房,西家添置了小轿车,这些日新月异的变化,迫使人们不敢有一丝丝的懈怠,挣钱成了生活的重中之重。于是,打工之路成了无数个农民工改变命运的唯一愿望,再于是,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空巢老人这样的新鲜词汇,自然而然地在改革开放新时代的浪潮里,诞生。
前面说到,“栓柱”家里弟兄多,家底薄,为了养家糊口,不得已汇入了打工的潮。本想着一家四口搬到城市里居住,相互也有个照应,再加上年轻夫妻,欲的需要也在所难免。可是两个孩子要上学,需要一笔价格不菲的借读费,而做妻子的“秀英”又要接送两个孩子上学,根本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父母年纪大了,再加上务农了一辈子,身体若将要坍塌的城池,一年不如一年,如果弟兄几个全部把孩子留给父母,一大群小孩子照顾不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一个人打工四个人吃饭,加上房租等等的开支,显然不是“栓柱”力所能及的,没办法,只能是夫妻像牛郎织女那样,隔着一条遥远的星河,可望而不可及。于是她成了中国千千万万留守妇女中的一个,而心中对男人的思念与日俱增,于是,面对长长长长夜的空旷,孤独寂寞,辗转反侧在所难免。
“小黑”是她给狗起的一个名字。大孩子上了小学,小儿子送到幼儿园,一个人无所事事,便更加显得无聊。一年前从朋友家中抱回一只狗崽,一是想长大了帮自己看门,男人不在家经常会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二流子们的骚扰,再者孩子们上学了自己也有个伴,打发在无休止的等待里那些无聊的光阴。“小黑”刚抱回来那会儿,肉嘟嘟的甚是可爱,她喜欢把“小黑”抱在怀里,像逗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和它说一些她懂而狗不懂的话。甚至晚上把“小黑”抱到床上与她共眠。人们常说“狗是人间的投错胎的一口人”,而“小黑”也极通人性。能识一些简单的人的号令。于是,她把“小黑”当成了自己第三个儿子抚养。“小黑”似乎也懂得报恩,每一天和她嬉戏,绕膝之乐给她单调乏味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乐趣。
狗和人不一样,它生长的速度是极快的。从幼崽到成熟像地里疯长的庄稼一天一个样。一年多的时间,“小黑”已经成年。它像一个小帅哥般威武英俊。而此时她看见“小黑”。就像看见了谈恋爱时的“栓柱”。特别是当“小黑”看到她后腿直立,前腿扒在她身上,她想到了自己的初恋,羞羞答答地想起和“栓柱”的初吻。而当下正是狗的发情期,“小黑”时不时的把胯下的“信子”吐出来,更让她感到羞涩和春心荡漾。“栓柱”在外地打工好几年了,为了减少开支每一年春节才能回来短暂的团聚。而当下正是虎狼之年的她,又怎么能熬得住这长夜寂寞。于是胡思乱想,于是爱恨交加,再于是无可奈何……
那天看到“小黑”和别的母狗交配,她无数次的夜里梦见和“栓柱”卿卿我我的场景。如今“小黑”长大了,而“栓柱”却在够不着的天涯。从那天以后她看“小黑”的眼神里多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不可名状而又耿耿于心。是啊!这世界上谁能真正的超凡脱俗?谁又能割净欲的野草而心如止水?
夜,像一只怪兽,张着巨大的嘴。它能吞噬幸福和快乐,也能吐出寂寞与困惑。在“栓柱”外出打工的这些年里,她无数次的抱怨过,无数次的悔恨过。而她面对生活的无奈,更多的是选择了与命运的妥协,而强忍着心中那把熊熊燃烧的爱欲之火。
是的,人的生命里总是长着欲望的野草,你割掉了,它还会生长出来,用火烧也无济于事,因为生命里处处春风。道德修行再好的人,说自己的情感已心如止水,那一定是口是心非。即便是那些真正意义上出家的僧人,常常犯规也屡见不鲜。
“喂,栓柱,睡了吗”?尽管她对“栓柱”长年累月的在外有憎恨变成了怜惜,又从怜惜变成了憎恨,她还是拿起了电话,在冰冷的夜倾诉相思之情。
“嗯,秀英啥事”?“栓柱”显然已经睡了,迷迷糊糊地和她应答着。
“想你”,她的声音明显地带着矫情。
“这么晚还打电话,人家干了一天活,累死了”。栓柱显得几分不耐烦。
“不嘛,不嘛,就想和你说说话,快起来”。前面是发嗲紧接着是命令。
生命是躁动的,就像一座移动的火山,会不定期的爆发。所以,只要人的身体还没有变成尸体,就会随时喷发出欲望的岩浆。情感的欲望、地位的欲望、物质的欲望。
“又想了”?栓柱的慢条斯理里让她感到失望。
“快点嘛,想看看你”,她的语气里有撒娇,发嗲,和殷殷地急迫。
这么多年的两地分居,虽然她知道视频聊天顶多是画饼充饥,但是总是感觉即便是画饼充饥也比没有“饼”来的实惠。起码还能听得到男人的声音,看到男人强壮的身体。使得一个人寂寞的夜多了些许温馨和活力。当然更多的是有一种存在感,和蹭破肌肤的那种蠢蠢欲动的生机。
“亲一口睡觉”。栓柱可能是工作太累了,显得有些不耐烦。没有一丝丝的性趣。
“不嘛,不嘛。人家就想要你”,
“神经,快睡觉,我明天还要起早上班”
一个人想要,一个人显得呆滞。她心里充满了沮丧。
死缠烂磨了一会,并没有激起栓柱的欲火,她知趣而又不舍地说:“好吧,睡觉,睡觉”,她气呼呼又充满怨恨地关掉了手机的视频。而泪水却夺眶而出。婆婆娑娑,如窗外热情滚滚的雨,敲打着冰凉的大地……
上帝制造亚当和夏娃的本身,就是一场大大的阴谋。是他在掌控日月星辰的闲暇之余,衍生出来的一种游戏。他利用禁果和伊甸园做诱惑,使今天的人们在生与活的生活里,生活的死去活来。
就在她伸手关灯的刹那,她瞥见了狗。“小黑”蹲在床边,仿佛用一种怜香惜玉的眸光,看着她。此时,她想到了公狗和母狗交配的那一幕。想到了“小黑”胯下之物红红的在她眼前不停地闪现……
是什么撩拨着夜的思绪?一拨一拨的思潮里,尽是辗转反侧!她从被子里面伸出一只玉足,在狗的头上蹭来蹭去。而狗报恩似的,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着她的足尖,裸踝。一种痒痒的,新奇的,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在她全身弥漫……
她想把腿收回来,但是又怕失去这种感觉。那是一种久违的,欲罢不能的感觉,是一种蠢蠢欲动心悸,是一种跃跃欲试的渴望,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她的心跳逐渐加快,她的一只手不由自主地伸向她神秘的三角地带……
夜色的浓重,裹不住赤裸的心跳。她把另一只手伸向“小黑”,狗此时似乎懂得了什么,摇头摆尾地把头移过去,并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小黑的头,而小黑又不安分地用舌头舔舐她的葱白似的手指,白萝卜般的玉臂。此时,她眼前的小黑俨然成了“栓柱”,一连串的喃语在她耳边痒痒地,轻轻的云雾缭绕。
“秀,我爱你”,栓柱喘着粗气,“秀,我要你”,栓柱急迫而有力。
“拿去吧,我是你的”,“给你,我的全部”,她娇声呵气,如兰的呓语。
一浪推着一浪,一波连着一波。当幻想和渴望涨满空旷的夜,远方亦不在遥远,它就盘踞在,她激荡着的心窝。
此时,她想到了一双眼。自从那天看到狗在门前交配时的失态,被那个瘦高个老汉瞥见之后,就有一双贪婪的眼神时不时的在她家门口晃动。她不敢与他直视,他看她的眼神仿佛能扒光她的衣服。她茫然村子里除了老弱病残,青年人都去外面打工了。她惧怕一旦和他有了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被那些长舌妇们的吐沫星子淹死。她又无数次地想到一具骨瘦如柴的皮囊而感到恶心和呕吐。她此时忽然想如果和他还不如和狗来的痛快而安心。
“上来”,她命令的口吻带着些许急迫。此时的小黑似乎成了她言听计从的臣民,蹭的一下窜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在她的额头,脸,耳朵舔舐…..她猛地坐了起来,把小黑抱在怀里,就像抱住了她日思夜想的“栓柱”。抱住了她追剧中风流倜傥的男主角。
毛茸茸的狗毛让她感到了无比的温暖。狗一呼一出的气息拍打到她的脸上,也像极了“栓柱”呼出的气息。那些影视剧中男欢女爱让她欲罢不能的场景在她眼前不停地呈现。她已经不能自己,她的意识已模糊不清。她的喘息一浪高过一浪,一拨连着一拨。她一只手无意识地抓住了“小黑”的胯下之物……
如梦般的火苗,燃烧着一个人的黄昏。内心涌流出,阔别多年的童真。一曲曲吟着爱的旋律的歌谣,藏着多少痴男怨女们的清泪?岁月啊无痕,却带走了她,无数个的青春。

自从和狗有了那事之后,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也有了光泽,生活也变得充实。只是这见不得人的秘密,时常让她感到后怕,好歹“栓柱”不在家里,而“小黑”也不会说人话。她惶惶不安的心变得庆幸和坦然。
打铁的汉子,也经不起岁月的消磨,何况她一个弱小的女子?这人啊!一旦尝到了甜头,便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夜夜笙箫,狗欢女爱,其乐融融。
岁月如梭,一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春节,倍思亲的打工仔们,终于盼到了和亲人团聚的日子,于是车站码头,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栓柱”也是其中的一个。
常言说:小别胜新婚,何况他们是久别。待孩子们睡了之后,“栓柱”就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她的床。她收拾完家务,看着床上久别的老公,五味杂陈在心中翻涌。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过上“人”的生活。今夜,“小黑”不能进屋了。因为她怕栓柱看出破绽,今夜,“小黑”要守在门口,因为它代替的主人回来了。今夜,要委屈“小黑”了,因为人与狗的游戏必须告一段落。今夜的小黑是栓柱,昨日的栓柱是小黑。人狗倒颠,狗人颠倒,她已分不清床上是小黑还是栓柱……
流水的时光,隔着一层薄薄的心跳,像雾,像烟,像彩虹。他看她的视线,隔着一双薄薄的羽翼,似梦,似幻,似叮咛!
“秀,快点”,栓柱早已迫不及待,双眼放射出咄咄逼人而温柔如初的光芒。
“等会儿”,她答应着把狗撵出屋子,并随手关门反锁。
待她宽衣解带,钻进被窝的那一刻,门口传来刺啦刺啦的响声……
抱着秀英胴体的栓柱正欲行事,听到这些响声似乎有些警觉,
“别管它,狗在扒门”,秀英说道。
栓柱略稍停顿的嘴唇再一次朝着秀英的性感的嘴唇迎上去。
刺啦刺啦,“小黑”扒门的声音越演越烈,还夹杂着哼哼唧唧的低嗥。
本来激情似火的栓柱,被这不和谐的声音弄的性趣全无。骂骂咧咧道:“这该死的狗,怎么如此不通人性”?
“别管它,你怎么和狗一般见识”?她急迫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怨”的味道。
翻身上马,他刚想进入人间仙境,刺啦刺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是一种焦躁不安的抗拒。哼哼唧唧已显得无济于事,于是“汪,汪汪”,“小黑”的声嘶力竭里似乎隐含着爆炸的火药味道。
“不行,让狗进来吧”?栓柱已经不耐烦了,对秀英说道。
“嗯,你去开门,让这畜生进来吧”!秀英也显得不耐烦和急躁。
滋溜,栓柱赤身裸体钻出被窝,三步并作两步,门刚开出一天缝,“小黑”就急不可待地挤了进来。
当“小黑”看到“栓柱”赤身裸体,和他高高举起的阳物,似乎明白了什么。你占了我的领地,我绝——不——饶——你。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血淋淋的大口,向着栓柱的阳物咬去…….
夜,像一只巨大的黑鸟,腾空而起。当它掠过树梢,掠过远处的山顶,掠过人们远眺的视线。铺天盖地的黑,密不透风。随即,灵魂掀起一场风暴,呼应着黑鸟在天空飞翔。有一种痴,化作情的短刀,上下翻飞。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割破了夜臃肿的喉咙。
唉!人活着本来就是一个流泪,后悔着的过程……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会长曹志杰先生继《心之语》后的第二本诗集《醉语》已经出版,欢迎订购
(另注:《心之语》还有少量存货,欢迎选购)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编者寄语
古韵、现代诗词,简短散文,题材不限,必须原创首发,作品图文并茂,文笔精美,优先采用,请自行校对,一经发出,恕不更改,文责自负!文章足够优秀,还可以刊登《思归客》诗刊,成为思归客特邀作家,或者可以推荐加入洛阳诗词学会会员。
注:思归个人诗集还有少量存货(三十六一本,微信红包即可),含快递费。
总顾问:胡社桥
主编:诗人思归
副主编:晓雨
编辑:康乃馨
责编:曹志逊
图片来源:网络
主管单位:洛阳诗词学会
承办: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1269599450@qq.com邮箱。
投稿微信:CZJ690430
版权归 华夏思归客所有
主编:思归
关注微信公众号!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洛阳偃师市国际商贸城生态石材电视背景墙旗舰店。
电话:1384997805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