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安卓之父陷桃色丑闻,9000万美元离职金该不该付?

付不付离职金,都是管理者在原则与人情、做事与做人之间艰难的选择权衡。

《财经》驻硅谷记者 刘泓君 | 文 宋玮 | 编辑
从好莱坞开始掀起的轰轰烈烈的米兔运动席卷美国,硅谷更是打头阵。这让很多男士和管理者在私下里“苦不堪言”。
一位公司管理者亲自站出来说,曾经自己聘请了一个幽默、风趣的老销售,这人很爱跟女生开黄腔,他多次收到了人力资源的举报,不得不解雇这个人,老人也因为解聘变得郁郁寡欢。他在公司的江山都是他勤恳销售打下来的,他从来没有因为其他行为赚过一分钱,这种解聘也让管理者做开除决策时陷入困扰。
“性骚扰”在美国文化里界定是一个略微模糊的界定,比如在女生抵抗的时候搂了搂肩膀或者言语出现过分的要求。这位管理者的困惑,让听到这个故事的女生感受到工作环境的不安全:“所以是我们错了,是我们情绪化了?”
天上响着媒体拍摄直升机的轰鸣,地上是举着标牌的谷歌员工。11月1日,一场由谷歌员工发起的米兔运动,一天之内发展成为美国各大媒体的头条。这一天,谷歌在旧金山、纽约、新加坡、瑞士苏黎世的员工纷纷走出办公室抗议谷歌在“性骚扰”事件中的不作为。(谷歌员工苏黎世抗议公司在性骚扰中不作为,图片来源:Twitter)
这件事的触发点源自四年前的旧闻,近日《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报道“谷歌如何保护安卓之父安迪·鲁宾”。安迪·鲁宾曾经在办公室对女下属有不端性骚扰行为,而谷歌在知悉这一事件后保持沉默,依然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支付给他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金,这个月是谷歌支付补偿的最后一个月。(谷歌员工抗议“为什么我每天辛勤工作,他骚扰了我同事还拿了9000万美元离职补偿”,图片来源:Twitter)
这篇报道言辞犀利,桩桩桃色事件直指谷歌高层。文中提到谷歌多名高管,甚至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与雅虎女CEO梅耶尔交往的陈年旧事,也提到了创始人谢尔盖·布林的婚外情,甚至还涉及多名高管在招聘、出差过程中对女性的不端行为。
安迪·鲁宾的故事是这样的:他与妻子是在谷歌认识的,但在婚姻期间,他一直在与公司其他女人约会。2012年,鲁宾偶然遇见了一位安卓女员工,他当时是安卓部门的老大,2012年两人开始约会。2013年,女生想提出分手,但是担心会影响到她的职业生涯。于是她约鲁宾在一家酒店见面。当时鲁宾要求她进行非正常性行为,他们因为这次见面结束了这段关系。2014年,女生向谷歌人力资源部门投诉,谷歌开始调查。并最终得出结论,针对鲁宾的投诉可信。
2011年,鲁宾还和安卓团队的一位女士有了一段两厢情愿的关系,这位女士不是他的直接下属。她妻子曾称在他每个月都要花数十万去摆平各种女人。他与妻子离婚案的法庭陈述中,曾发给一位女士的电子邮件截图中写到:“你会很高兴得到照顾,拥有你像是我财产的一部分,我也可以把你借给其他人。”
在安迪·鲁宾离职的时候,谷歌向他支付了一笔9000万美元的一次性补偿,分四年发完,前两年每个月支付他250万美元,后两年每个月支付125万美元。此外,谷歌还对鲁宾的离职保持沉默,在他离开之后,谷歌又花费数百万美元投资了他的创业公司。
鲁宾在谷歌时开发了安卓系统,佩奇曾多次表达出鲁宾没有因为对谷歌的巨大贡献得到足够的回报。在调查之前,谷歌已经打算给鲁宾1.5亿美元的股票授权,在谷歌调查鲁宾不端行为时,尚不清楚佩奇是否知晓董事会和薪酬委员会已经批准这1.5亿的股票授权。最终,佩奇决定鲁宾应该走人,并向鲁宾支付9000万美元。作为离职协议的一部分,谷歌在条款中禁止鲁宾为竞争对手工作,也不允许公开贬低谷歌。
事实情况是,即使正常离职,按照安迪·鲁宾的贡献,他本该享有1.5亿美元的股票授权,这是鲁宾后来谈判的筹码;此外,竞业禁止协议需要公司为竞业禁止期间的工资做出经济补偿——一大笔离职金,按此前他一年2000万美元(包括工资、股权激励、奖金)的工资来看,如果是锁定四年时间,赔付8000万美元也不算过分。
整个事件在美国的舆论中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一部分人认为,对于一个发明了安卓系统的伟大工程师来说,9000万美元实在是太便宜,不能因为道德绑架就不支付工作应得。另一部分称在谷歌披露的多起事件的处理中,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总是受害者,被解雇被调岗的都是受害者,因为此类原因被辞退的普通员工也不会有任何离职补偿。(谷歌员工称“我举报了,他却晋升了”,图片来自Twitter)
《纽约时报》文章发表之后,安迪·鲁宾发推特称该文有太多不准确之处,否认了在酒店对女生有过不当要求,且认为对他“离职补偿的描述非常夸张”。
四年已过,离职金已经支付完毕,无论如何讨论都无效。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再次遇到类似事件,谷歌是否应该支付离职金?
我看了下谷歌抗议员工在此次事件中的诉求和解决方案:
1、结束骚扰和歧视案件中的强制仲裁;
2、终止薪酬和机会不平等,谷歌内部需要发布报告说明不同种族、性别员工的薪资和晋升差距;
3、公开披露的性骚扰报告,有多少受害者离开谷歌,以及被告离职时被支付的薪酬等;
4、以安全和匿名的方式报告不端行为,使得谷歌人力部门独立于其他高级管理层,使得包括合同工和承包商都能及时汇报不端行为;
5、首席多元化官(CDO)直接向首席执行官(CEO)汇报,并直接向董事会提出建议;任命一名员工代表进入董事会。
从这些诉求可以看出,除了响应全美的米兔运动,谷歌员工真正的诉求还是硅谷提倡的“多元化”(指在性别、种族方面平等,反对歧视女性等)。比如要注明薪酬与晋升差距,这些会暴露公司内部的薪酬体系。人力部门独立于其他高级管理层,甚至派驻员工进驻董事会,这些都会给公司带来管理难题。董事会到底代表股东利益还是员工利益?会不会有高管利用此类问题进行权力斗争?
本周四,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致全员的电子邮件称,公司在过去两年已经因为性骚扰而解聘了48名职员,其中13人是高级经理及以上级别,且所有因此解聘的员工都没有拿到离职金。有趣的是,谷歌员工要求媒体不要再继续关注CEO发邮件支持这次抗议活动,而是能真正听到普通人的声音和他们的诉求。还有一个小细节是,安迪·鲁宾此前与皮查伊政治斗争失败后离开他一手创建的安卓。
付不付离职金,都是管理者在原则与人情、做事与做人之间艰难的选择权衡。总体看来,鲁宾的离职算不上愉快。在调查属实后,鲁宾的离职算是坚持了原则,离职金也算对他过去工作上的肯定。但显然,这并不是员工满意的方案,更多人不认为这样的处理方式能让他们在工作获得“安全感”。员工提出的诉求能否全部被满足,如何创造更“安全”的工作环境,是硅谷公司共同面临的管理问题。

往期精华:


加勒比海上的乌托邦与稳定币USDT丑闻
大闹华尔街引发三起法律调查,马斯克为何说“不后悔“
被房子绑架的硅谷年轻人
被特朗普逼出硅谷的中国资本
美国版《我不是药神》:天价药与脏钱的故事
窃密苹果与窃密谷歌,为何结局迥异?

英特尔科在奇冤不冤?“霸道总裁爱上我”在硅谷是毒药
区块链如何在硅谷工程师中流行起来?

一千个逃离硅谷的理由,和一个留下的原因

ICO如何把创业公司推向生死边缘?《硅谷》第五季开涮区块链

当扎克伯格不再年轻,Facebook也老了

比特币纽约曼哈顿买楼实验:加密货币正流向房地产领域

投资人眼中的硅谷变量:谁在阻碍下一个独角兽诞生?



Jane在硅谷
那些看起来奇怪的人与思想,或许正在改变世界。


我是刘泓君(Jane),《财经》杂志驻硅谷记者。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让这片土地成为创新之源,我将记录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思,也传递那些聪明大脑的思维方式,还原一个新鲜、有趣、复杂的硅谷。


更新地址:「财经杂志」公众号、「财经」APP


责编 | 黄端 duanhuang@caijing.com.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