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人

在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里,有一个广受欢迎的观点,即:人类得以征服地球,主要得益于虚构与传播故事的能力。
“讲故事”不仅是一个释放想象力的途径,也是一种高效的沟通方式,无论是用来在人群中吸引注意力,传递信息,还是达成共识和协作,在很多场景下都屡试不爽。
一个很容易理解的例子,小时候如果你不听话,在爸爸妈妈心情好的情况下,他们也许会选择放弃武力,转而通过讲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来让你心甘情愿接受教育。
因为人们本能地喜欢故事甚至依赖故事,它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角,帮助我们更好地去理解超越自身经验的世界。
以下是关于“讲故事”的一些造就Talk,欢迎一起探讨这个话题。

信仰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文章
人类并不是一个需要真相的物种 | 尤瓦尔

哺乳动物之中,唯有人类能与无数陌生个体展开合作,这是因为,只有我们能编故事,并将其四处传播。只要大家都相信同一个故事,我们就能遵守同样的规则,从而实现有效的合作。
不信你把5万只黑猩猩塞进洋基体育馆、华尔街或是梵蒂冈看看。如果换成5万个人,这些人就会形成错综复杂的合作网络,只要他们都信仰棒球、股市或基督教。
你没法让一群黑猩猩攻击远在他乡的另一群黑猩猩,哪怕你承诺说,死于圣战者将升入黑猩猩天堂,享受无穷无尽的香蕉——黑猩猩才不会信这一套。
但相比之下,人类却发展出了深厚而隽永的信仰,哪怕没有任何经验证据支撑这样的迷思。也正因此,统治世界的是人类,而不是黑猩猩。
而真相从不是人类的首要考量。

神话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文章
如何在当下重塑中华神话英雄的形象? | 施大畏

尼采曾说过,希腊人既敏感又多情,希腊人之所以能够在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下来,都是缘于心中铸造起的希腊诸神,他们像荷马史诗那样悲壮,又像荷马史诗那么优美。
神话有一个伟大的优点,凡是意识永远抓不住的,在神话中都可以通过感官和精神看到被保留下来。灵魂正是由此通过肉体映入我们的眼睛,对我们的耳朵说话,这就是神话的魅力。
事实上,不管是希腊神话里的普罗米修斯,还是中国的大禹,他们在真善美的追求上是一致的,他们都有着对人类的爱和奉献。
一个艺术史的发展,就是一场人类观测世界方式的发展变迁。在今天这个多元的世界格局底下,我们必须有一种新的观点、新的思维方式去表达这个世界。

文化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文章
历史文博这锅5000年的冷饭,
如何让年轻人也愿意吃? | 于蕾

没有人否认传统文化、历史文物的价值,然而要让那些沉睡在博物馆里的老古董被更多人知道和喜欢,总是不太容易。
很多同行觉得,博物馆虽然很有意思,但把博物馆变成节目会不会很无趣?
这究竟是我们的问题?还是博物馆的问题?
是不是因为我们没能找到一个最好的表达方式?
没能以有趣的方式把它蕴含的文化历史价值呈现给观众?
让文物讲故事,讲文物的故事,让《国家宝藏》找到了吸引观众的方式。在这些故事里,有中华文明发展到今天的见证,它们是中华民族的性格维度,是我们所有的审美、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愿景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文章
为什么伟大的企业家都讲得一手好故事? | 齐俊元

上个世纪60年代,人类就已经踏足月球,成为了星际种族。完成如此壮举,还得从人最大的本事说起。
我们从小爱听故事,我们也很擅长不断为身边人讲述一个又一个故事。当中,一些会讲故事的人就把人聚集起来了,让他们为了一个虚构的故事去付诸行动,这就是协作。
WIKIPEDIA有超过三千多万条的知识、资讯,用于对于不同的关键词作出解释,并且每一条都可能有很丰富的前因后果以及延展。而这是一场自发的协作,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受到“人类需要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大百科全书“这样一个梦想、愿景、憧憬的指引,被它所打动,自然而然地参与进去。
当下的商业模式和组织形态一再被科技颠覆,领导者又应该如何通过协作思维讲好故事,带领团队实现目标?

理念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文章
如何构筑一个完美的“梦境”? | 叶凯欣

从裸心谷到裸心堡到裸心社,从民宿到度假村到共享办公空间,叶凯欣一直在讲一个关于“回归自然”的故事。
作为一个建筑师,叶凯欣和她来自南非乡村的先生一起,在蒸蒸日上的中国南方都市里,试图为麻木地生活在钢筋水泥中的人们开辟一个灵魂得以休憩的地方。
通过设计,通过创意,通过服务,裸心一直在传达一种所谓“返璞归真”的理念。
当一个品牌能讲一个自圆其说的动人故事,它做什么都会变得合情合理,并且永远有人愿意买单。

虚拟现实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文章
在阶层固化的社会现状下,
二次元是年轻人的精神出口? | 林品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不仅是后冷战时代的犬儒主义情绪弥漫全球,而且就日本特定的社会语境来说,日本的民众更是遭遇了泡沫经济的破裂,迎来了长期的经济停滞,史称“平成大萧条”。
在这种大萧条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面对阶层固化的社会现实,面对自我的奋斗与历史的行程之间,难以形成良性互动的命运,他们难免会产生浓重的虚无感,陷入到深重的无力感当中。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情境当中,“二次元文化”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对我们发挥了格外重要的精神作用。用日本御宅族文化研究专家东浩纪的话说,这是一个在更为彻底的“后现代状况”当中出现的,“根本不需要宏大叙事的世代”。
而二次元最具魅力的地方,恰恰就在于这些“二次元宏大叙事”所发挥的一种代偿性的精神效果。
那么,当二次元世界的迷人幻象,为后现代主体的意义诉求与情感需求提供了替代性的满足时,对于人类社群的运行来说,宏大叙事是否不再必需?
编辑 | 漫倩;校对 | 其奇

互动话题:
分享一下你喜欢的故事吧!
每周评论区,被zan最多的评论者,将获得造就送出的礼品一份

点击阅读原文,看「造就」更多演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