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罪恶,与撒旦的正义

欢迎老铁加入群聊,加入【A视野】知识星球、音频课程

文 | A森 (公众号ID:AndsonVision)
A森以文会友,如果觉得这篇文章有帮助,不要吝啬,点个赞吧,也欢迎老铁转发本文至朋友圈,集齐20个赞,可以凭截图向A森助理(ID:AndsonVision66)领取【A视野】文集典藏版(3)


圣殿骑士的荣耀,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完美。



当丑恶的蛆虫在大地的各个血管中蠕动,当乌鸦在没有树叶的树枝上百无聊赖的呻吟,当年轻人除了男女欢爱再无其它斗志,底比斯神圣军团的光芒便褪色。


曾几何时,西方的传教士是如此高昂。可是,当伊斯兰在中东崛起后,基督教的野蛮让整个北非、乃至西班牙都沦为异教徒的领地。


在农场牧羊,在异乡欢畅。


意志的凯歌,刺穿一切尘世的虚伪。


如果这个世界注定就是沉沦,为什么要去顺从?


如果这个世界只能是沉沦,为什么不去改变自己?


由此,圣殿骑士与犬儒行者进行着长达数千年的征伐。


当人间充盈着苦海,骑士们的铁靴踏遍五洲四海;当日子安稳了,犬儒行者则哼唱着江南小区,感怀身世。


日子数着日子,时间堆积着新的枷锁。


不知为何,完美的婆罗门天堂总是从一代人手中建立,然后堕落为下一代的牢狱。


也因此,圣殿骑士不得不一代又一代的传承。


如同墨者的呐喊,那孤独而沙哑的无力呐喊,一面旗帜,却挡不住新的巴士底狱的门锁。


是意志的懦弱,还是人性无药可救?


撒旦的微笑,仿佛是嘲笑一切无用的挣扎 ——


你真的可以改变世界?你或许连改变自己都不能!


当美联储一次次嗑药,当稳定增长仿佛西门大官人的生活作风,千年前的古色古韵,早褪去了任何的遮羞布。


被掏空的年轻人,与永远不满的老人,完美天堂的涟漪仿佛是过去的迷梦。


侏儒则总是在旁边大呼,人间天堂。


哪怕他们自己都不信,可这样的欢呼,永远在那里响亮、回荡。


世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桶,里面可以装满一切你所相信、所体验的东西。


所有可以引发人们肾上腺急速分泌的,都是好东西,都是天堂。


却很少有人想过,引发你亢奋的点或许是人家呕吐的对象。


然而,没有人关心。


也因此,权谋者永远像戏精般站立在凯旋门前各种美图自拍。


而对岸的撒旦,却在手握钢刀,不断的摩擦,等待。


越是脓包恶化,越是岁月静好


法兰西帝国的国王在乡间打猎,对巴士底狱的叛乱只是在日记里轻描淡写。


确实,当有人拿枪顶着你的脑袋时,或许大多数人才会幡然醒悟。


醒悟中充满惊恐,这是意志的软弱,是懦夫的勋章。


大地或许永远不可能完美,它面向天空,可它不是天空。


这种优美的身姿,恰恰暴露了圣殿骑士们的虚妄。


当你什么都要伟大、什么都要大包大揽,或许撒旦正在对面的山头露出了獠牙。


大地没有完美,人性极具多变。


银子常常是帝国的记分牌,是善的记分牌,也是恶的记分牌。


在帝国辉煌的时代,意志的缺失,是没有经历过大漠风沙的妖娆。
于是,撒旦化身成了伟人,伫立在高高的山岗上,藐视一切的侏儒。
杨朱的金科玉律又一次响彻神州大地 ——
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


可彼时已晚,一切都早已被深深裹挟。
如同一块巨石,无数次的阻挡,又无数次的朝着山坡冲击。
没有完美,谎言早已变成了透视装。
而意志,那伫立的巨人,在颤抖中的振臂一呼,却将响彻千古 ——
既然圣殿骑士注定失败,那么就让我们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将个人的自由意志浇灌着大地。


既然宿命是游戏本身的规则,那么,不断的挣扎往上,让意志渴求意志,意志回归意志,从而在基本面的恶化中,获得真正的自由。




PS:谁是A视野?
一个有温度、有深度、有猛料、教实操、会预测的人生财富社群 !!!


推荐:
知识星球 -> 点击进入详情页
(点击上方链接,扫描详情页中二维码,加入学习)
A视野副号二维码
(防失联,你懂的)
A森秘书微信号
(加入群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