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 | 来华移民越来越多,考验政府智慧的时候到了!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移民是重要的人口地理现象和社会现象,它使迁出地与迁入地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资源、环境条件发生重要变化,对生产生活、公共服务、公共设施、资源利用、生态和环境服务提出许多新的问题。移民扩大了人类生存空间,也促进了生产空间的扩大,有利于文明的传播,及种族、民族的同化、融合,它不仅能改善人与自然的关系,也推动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发展,还为个体的自我实现与自我完善提供条件。但移民不当,也会导致族群、社会群体冲突,导致社会排斥和分裂,产生次生贫困,引发社会动荡,增加国家与地方经济负担,恶化生存环境等。
原文 :《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妥善应对移民问题》
作者 | 华东师范大学一带一路与全球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方旭东
图片 | 网络


来华移民增多标志中国国际化指数持续攀升


按照迁移方向的不同,移民分国内移民与国际移民两种。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产生了大量国内移民,而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国际移民也日益增多。曾经作为移民淘金天堂的美国,似乎正在为中国所替代。大量外国居民(短期或长期)在中国的一些城市形成规模化聚居,已经是明显可以感受到的事实。比如北京望京新城的韩国人聚集区,上海古北、仙霞地区的韩国人社区,广州小北路、广园西路一带非洲人聚集区,浙江义乌中亚移民聚集的中东街,等等。
  


然而,至2016年底,持有中国绿卡的外国人不过4900人。这意味着,两百万以上的常住外来人口,只有不到四百分之一的幸运儿获得了中国政府颁发的永久居留许可。对于一个拥有十四亿人口的泱泱大国,获得永久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在华可谓沧海一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未来,来华移民的势头不仅不会衰减,很可能会创出新高,从而成为一种“新常态”。它标志着中国国际化指数的持续攀升,同时,也向世界表明,中国政府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不是单纯的宏愿,而是切实可行的目标。
 
 
中国绿卡发放数字直观地显示出,中国对外来移民的接受是非常谨慎和保守的。从理论上说,对外来移民接收多少与怎样接收,取决于对外来移民如何认识。
  
在理论工作者当中,出于种种原因,少有人主动去碰外来移民问题。在“一带一路”与全球发展研究上也同样存在这个问题,“一带一路”的众多课题当中,对外来移民问题的研究远远落在国际关系、区域合作等议题之后。笔者关注“一带一路”与文明融合问题,外来移民理应作为题中之义得到探究。笔者认为,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外来移民的“正名”问题。当前,外来移民问题似乎尚未进入一般的思想研究者的视野,少数关心这个问题的学者又持一种消极疑虑的态度。凡此,皆不利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化,也不利于未来国家的可持续发展。笔者拟从中国传统思想资源出发,聚焦古典儒家的相关论述,为当代应对移民问题提供一个有益的参考。根据笔者的研究,在古典儒家那里,国际移民的到来恰恰是一个国家富于吸引力的表现,不仅不该拒之门外,反而应当包容接纳。


“人是最宝贵的财富”


《论语》载:“叶公问政。子曰:‘近者悦,远者来。’”所谓远者来,说的就是外来移民。孔子不仅没有把外来移民看作一个社会的疾病或异常情况,相反,他把政治的目标就理解为让自己人满意,让别国人受吸引而归附。
  


而在孟子生活的战国时代,人民从一国移动到另一国,是很常见的事。孟子总结,人口移动的规律是,当一个国家国君贤明政治上轨道,人就会来。反之,当一个国家国君暴虐昏聩,政治腐败,人就会去。这是典型的“用脚投票”。在孟子的设想当中,仁政不仅会吸引士、农、工、商这些今天所谓的技术移民,也会吸引游客乃至追求高社会福利者。
  
孟子算的不是经济账,而是政治账。孟子指出,周文王接收伯夷、太公这样的人来养老,因为这些人的社会声望,会对很多人起到示范作用,人们会争相效仿,一起来投奔周文王,最后结果就是,周文王不用打仗就取得了天下。
  
我们不知道周文王有没有发给伯夷和太公“绿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有没有永久居留权,伯夷和太公,这些从五湖四海来的外国人在周朝享受着优厚的养老待遇。而能不能跟移入国本国人一样享受同等权利,正是外来移民的主要诉求。
  


甚至,在孟子那里,可能连“移民”这个概念都不存在。因为,无论是先来的还是后到的,是新民还是旧民,大家都是平等的,土地乃至一切资源都是公共的。这样的观念在孟子的时代似乎是一种共识,许行与陈相为滕文公接纳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许行本是楚人,他带着自己的门徒,一行数十人,来到滕国,请求滕文公给他们一个住所,滕文公二话没说,就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来自宋国的陈相,带着弟弟陈辛,同样是闻滕文公之贤而来投奔,最后也如其所愿地生活在滕国。也许有人会说,滕国对外来移民这么友好这么慷慨,一定是因为它地大物博、国家经济实力雄厚。可事实正相反,滕国非常弱小。
  
那么,以孟子言论为代表的儒家移民观,在今天是否不再适用了呢?孟子对移民的看法是否过于乐观而忽略了很多复杂的实际麻烦呢?今天儒家对于外国来的移民是否应当采取孟子这种无条件欢迎的态度呢?这些问题都值得认真讨论。例如,在要不要援助国际难民的问题上,有一种意见说,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依亲疏程度按责任有别的原则,对援助对象进行排序,而非依照平等泛爱的说法进行普遍布施。
  
然而,依笔者之见,这种责任有别论并不符合儒家伦理的基本精神,至少,不符合孟子所代表的那部分儒家的伦理观。如前所述,孟子在对待外来移民的问题上,并没有运用所谓亲疏有别、区别对待这样的原则,而是不问其动机、不问其来源一律表示欢迎。至于能力有限这一点,在孟子这里也完全不构成问题,因为,对孟子来说,人是最宝贵的财富,人的劳动创造一切,得人者得天下。
  
对孟子来说,也不存在资源紧张造成外来移民威胁原住民生活工作的问题,因为,只要政府不横征暴敛,每个人凭自己的劳动就能养活自己乃至他的家人。也许,我们还可以为孟子补充一个论证,那就是,从经济学上说,外来移民不是单纯的消费者,他们也是生产者,而且,即便作为消费者,他们拉动了市场,反而给经济带来了活力。
  


我们还想特别指出的是,孟子关于“人是最宝贵的财富”的理论,在今天,对于中国尤其具有现实意义。2019年1月2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比2017年实际出生的1723万人,整整少了200万,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中国目前的生育率比日本还低,而日本是著名的老龄化、少子化社会。这意味着中国将步日本后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生育率下降,目前已经没有政策掣肘的因素,因为,2014年就已经放开“单独”生育二胎的政策,2016年更是铺开“全面二胎”政策。主要的原因在于生育成本过高、婚姻家庭的观念的变化等。可以预料,人力短缺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需要面对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难题,积极吸纳外来移民不失为一种因应之策。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51期第3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相关文章
外刊 | 《评论汇编》:移民更有可能提高整体工资水平

国际 | 今年起巴西又多了一个节日,叫“中国移民日”
外刊 | 《大西洋月刊》:为什么移民对美国政治影响加剧?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官网
http://www.shekebao.com.cn/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