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中介们正在悄悄组成联盟

“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使我完全屈服。”贝多芬这句话曾激励过无数人,每当被命运吊打的时候,不屈的精神激励我们奋勇前行。
小微企业作为国民经济中最具活力的群体,是实体经济稳定增长、科技创新快速发展与社会和谐稳定的根基。然而,当前国内众多小微企业正深陷经营困局的边缘,尤其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小微企业发展的桎梏。
据世界银行《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报告》统计,截止2017年底,我国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达到了1.89万亿元人民币,约占我国2017年GDP比例的17%。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左右,成立3年后的小微企业正常营业的约占三分之一。而小微企业平均在成立4年零4个月后才第一次获得贷款,也就是说,小微企业必须熬过“死亡期”之后,才能获得贷款。
2018年1月4日,李克强总理考察了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的普惠金融部,并在银保监会主持召开座谈会,提出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同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不再续做。
据了解,此次降准及相关操作净释放约8000亿元长期增量资金。多方分析人士认为,此次降准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有效缓解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而不是一些人认为的“放水”。
而在资金向小微企业输送的过程中,也并不是那么的顺畅。其一,即使金融机构打开融资的口子,面对珍酿满目的贷款产品,以及繁琐的审批流程,企业想要获得融资无疑是在啃一块难啃的骨头;其二,由于自身规模小、风险抵御能力差、信息不对称等特性,小微企业融资最大的成本是风险成本;其三,小微企业在市场主体中个体工商户的占比约为 80%,小微企业在企业总数中的占比超过 75%,两者合计约占市场主体的 95%。截止 2017 年 7 月,中国小微企业名录中的小微企业数量达到 7328.1 万家。而金融机构人力有限,想满足数目庞大的小微企业融资,将重现银行叫号排队办理业务的盛景。
金融中介在机构与小微企业间的重要位置就凸显了出来,助贷作为业内主流的连接资金与流量(资产)的桥梁,某种意义上,金融机构已经离不开它。在金融科技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助贷行业的草莽军、土匪军逐渐被打压清退,有先进意识的贷款中介,意识到金融科技巨头与传统金融机构牵手合作,成为行业中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开始进行信息化数据化的提升,更是有敏锐嗅觉的公司已经开始在为贷款中介提供整体升级方案,例如智帆金科旗下子项目宝收金超,运用互联网技术打造线上APP,通过打通上中下游的信息化解决方案为全国各地贷款中介赋能。在借款人服务方面,能够通过科技手段快速通过借款人的情况进行智能贷款产品匹配,提高融资效率;在金融机构服务方面,能够帮助金融机构低成本开拓市场,同时通过大数据、风险评估模型等为金融机构实现风险前置,主动排除高风险客户。宝收金超通过高效的运营工具和优质的资源将分散的贷款中介拧成一股绳,以互助联盟的形式迎接未来的机遇与挑战。
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2013年互联网金融热潮兴起时,就有很多金融超市平台悄然上线,但由于当时监管政策不完善、市场环境混乱等问题,终究被碾压在历史的巨轮之下。随着2019年国家大力扶持小微企业融资,各地政府在积极备战中陆续有官方金融超市上线,浙江省首个依托城市大数据平台搭建的县域级金融服务平台余姚“金融超市”于2019年2月上线运行;深圳市国税局28日与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北京银行、微众银行、深圳农商行七家银行分别签订了“银税互动”战略合作协议,同时推出了自主研发的“银税互动”合作平台——“金融超市”。
然而市场还有很大空间等待补充,在讲究专业分工的市场经济背景下,通过协作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能够显著优化资源配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助贷的趋势是行业分工的需要,比如在制造业领域,无数家小微企业组成产业集群,各自专注生产一个部件,彼此之间相互配套、重组,构成强大的集群能力,实现高效率和高弹性的完美统一,成为中国制造不可被复制的核心竞争力。助贷是金融产业分工细化与合作深化的外在表现,能有效提高资源的优化配置,提升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金融中介把工具的定位做好做强,未来发展前景依然很大。

往期精彩回顾
永续债,为啥比爱情还持久
助贷会被杀死吗?
消费金融公司发力B端:向传统金融机构售卖技术有没有戏?
已入驻以下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