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晓安快乐写作丨蔡晓安小说:离婚(二)

蔡晓安快乐写作
邀您一起,到文字的星空下遨游!
蔡晓安/文

他们把见面的地点约在万步梯的最顶端、磨盘寨的脚底下,是因为这里远离城区,晚上九点以后,除了偶尔会碰到几个爬梯锻炼的光膀子,几乎就见不到什么人影了。再加上政府或许是出于节省电力的考虑,每到这个时候,两旁的路灯都会熄灭。除非碰到那天刚好有月亮,否则,说起来这里算城内,但其实就跟黑灯瞎火的山林差不多。风过处,飒飒的一片响声,撩得人身上、心里全都痒痒的。放眼望去,只有张飞庙还像个夜不能寐的绝代佳人,风姿卓越地立于岸边,等待着前来流连驻足的有情人。
虽然约的是晚上九点见面,但孔丙冬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只等天一擦黑,就急急往万步梯上爬去了。一方面,他有些按捺不住想见到郑恋佳的急切心情,另一方面,他也告诫自己,要早点上去探个虚实。上次在滨江路,如果不是他情急之下急中生智,大声一嚷嚷,郑恋佳正在楼上锁门,听到动静,立即返回屋里把门关上了,后来被围攻时,又不失时机地把租赁的房门钥匙扔到了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搞不好还真会惹出点什么事儿来。
想起那天的情形,他还心有余悸。当然,他之所以会和郑恋佳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屋,完全是因为自己在一定程度上还算个公众人物,作为两江卫生院的院长,无论走到城里的哪个旮旯角落,说不定都会碰到几个相识的熟人。如果大家发现孔院长随时跟一个不是老婆的女人搅和在一起,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他以为租一套房子,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在任何想见的时候和心爱的女人见面。然而,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万万没想到,吴仁依居然会千方百计打探自己的行踪,而且差点就让她逮了个正着。想想,都十分可怕。那个看起来非常安全的幽会之所,其实就是一枚真正的定时炸弹啊。
自从吴仁依带着一家大小大闹滨江路以后,他和郑恋佳就再也没有回到那个爱的小巢了。细细算来,他们也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吧。为了避免嫌疑,这段时间他们甚至连电话都没打了。所以,当郑恋佳突然来电约他出来见面的时候,他的心里是何等的激动和急迫呀。他就像一个刚刚坠入爱河的小男生,脑子里全是郑恋佳飘浮不定的影子。按理说,他都是四十岁的男人了,无论对于感情,还是对于生理,都已有相当的经历,他应该表现得很有自持力,而不是像现在这么任由心中的野马四处奔突。
那么,郑恋佳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竟然可以牢牢俘获着他历经千錘百炼的那颗心。事实上,如果一定要做一个对比,除了他,任何一个旁人,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吴仁依,而不是郑恋佳。道理很简单,从相貌来看,吴仁依虽不能说是美若天仙,却也绝对算得上女中一品。郑恋佳呢?情况刚好有点不同,微胖的身体,小小的个子,除了那张圆润的脸蛋仿佛有些妩媚动人,真的再也找不出让人心弛神往之处了。
可是,这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却总是让他牵肠挂肚。表面看,她说话直来直去,没有任何遮遮掩掩,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火炮性子”,但是,假设孔丙冬心中有了任何的不快,或者甚至只是一些小小的烦忧,她立马就会知道。她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他正在想什么,或者他马上会想到什么,她全都一清二楚。然后,她就会安安静静地坐在他身边,搂着他的腰,他想坐多久,她就陪着他坐多久。有时候,他们甚至连一句交流的话都没有,但是他的情绪却异乎寻常地平息下来。就算有时候要说点什么,她也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不管你想什么,我都理解。”“不管你干什么,我都支持。”“你高兴,我愿意陪着你一起高兴。你痛苦,我一样会陪着你一起痛苦……”
想着想着,孔丙冬竟然发现自己的眼睑有些湿润了。他自认为还算一个坚强的男人,却没想到会这么失态。不过还好,反正周围没有人,流点泪就流点吧。他深深地吸足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来。“嘘——”他想早点把内心里郁积的闷气全都吐出来,不要等郑恋佳来了,搅扰了美好的气氛。要是吴仁依有郑恋佳一半的好,那该多好啊。如果是那样,他们恐怕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怎么,又在想她了?”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