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福: 构思小说【原创作品】

个人简介:张金福,男,发表小说处女作《邻居》,诗歌处女作《在孤岛上》,有作品在《京西文学》、《乌江文学》、《黔中文学》、《燕都文学》、《时花文学》、《齐鲁文学》、《长淮文学》、《惜缘文学》、《厦门文学》、《赤壁文学》、《当代文艺》、《三苏文学》、《西北文艺》、《东南文艺》、《遵义文艺》、《凤岗文艺》、《茅台文艺》、《现代作家》、《西南作家》、《九州作家》、《当代诗人》、《中国诗人》、《青年诗人》、《鲁西诗人》、《中国诗乡》、《长江诗歌》、《齐鲁诗歌》、《东方诗刊》、《红烛诗刊》、《炎黄诗学》、《港城诗韵》、《娄山关》、《极文学》、《大作家》、《飞龙湖》、《诗乡报》、《山花》、《文萃》、《诗海》诗刊、《超然》诗刊、《神韵》、《清风笺文学》、《北京精短文学》、《山东精短文学》、《世界作家文集》、《西南当代中家》、《中国诗歌荟萃》、《文学与艺术》、《百姓暸望》、《宁古塔作家网》、《贵州作家网》、《西北文学网》、《东北作家网》、《四川作家网》、《江西作家网》、《中国作家网》、《半壁江原创中文网》等刊物和文学网站上发表或发布,其中《偶然相遇》获《星星》诗刊2006年第三届“乐山杯”征文大奖赛优秀作品奖。《遵义日报》业余记者、《星星》特约通讯员、摄影师。
构思小说(小小说)
贵州 ·张金福
1984年,我给吉林省长春市《春风》函授青年文学讲习所当了学徒以后,就准备构思一篇小说,然而,构思小说,也只有在晚上,我才敢提起笔悄悄构思。然而,我还是遭到了父亲的折难,我正在写作的时候,父亲就走过来,对着我又说,又写那些不正经的,有好多油,照不完!
我正构思着,父亲突然打断了我的构思。望着父亲阴沉着的脸,我又有说不出的滋味,每每到了这急骨眼上,父亲都要说上两句,什么龟儿子叫你学点手利,你又不学,写这些玩意儿到有时间!
他走过来,继续又说,八字命生成,由命不由人,你这样再写下去,老子把你这些玩意儿弄来烧了!
望着父亲,我又说,我可以自学,八字是假的,再说了,我是利用晚上,又没有影响白天的劳动。
老子不允许呢,父亲又大吼,老子早就给你算过了,还冤枉花了老子的一翻心血,是钱都拿给你读,只望你19岁这年考起大学,跳出这个龙门,你龟儿子在学校又不好好学,现在来学,不是又白费心思吗?你现在要学,也只能是学点手利!你八个字是给你安排好了的,你再不听,也只有打一辈子的单身,一辈子都是个苦命!
望着父亲,我有说不出的滋味,既然你会算,八个字是安排好了的,你们弟兄之间为什么也矛盾重重呢?你就应该算得到,你们就不应该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执打架,如今影响了我的学业,母亲受重伤,现在还病重,这是谁的过错?我很想把这些话说给父亲听,又怕他忍受不了,更加脾气暴躁。于是,我也只有默默的看了他几分钟之后,又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书稿。
半夜了,我又起来,又开始构思我的第一篇小说,我心想,我一定要把这个过程写进自己的小说里。
我正在写,我的父亲,在我二伯的欺负下,脾气、性格越来越不让人理喻,总是背起他的那一套忍气家不败喔,既然家不败,要忍气,又为什么此时此刻也要对我说这种话,限制我的一切?一定是父亲过去和二伯也闹过这样的矛盾,如今二伯才教起他的儿子反过来打他,整他!
我写到,父亲和二伯从来就是如此,有一次,二伯的脚受伤了,父亲说,你的脚受伤了,再也医治不好了,这是你命中注定的,二伯望着父亲,恐怕那时也很无奈,家中也只有他两弟兄,大伯却在外面安家了,不靠自己的弟兄又靠谁呢?父亲那时是懂得医术,医病、割猪、算八字、看屋基、埋人样样都来,还在医院也干过,但学的不精,也杂乱,迷信又到信不信。
我正写着,父亲又发现我了,起来,又恶恨恨的又说,叫你龟儿子不要再学这个,你偏不听,还半夜写,老子把你这些弄来烧了!
说完,还披衣真走过来,抓起我的书稿就在煤油灯上点。
我气恼了,也大声说,你年青时,你不和二伯也这样,我们今天会遭这样的罪吗?是谁的对错,还怪我?你自己清楚!
妈的,你还顶起嘴来了!父亲又大吼。
顶了你又怎样?我又大声又说,怪我偷懒不学?都是你这張嘴巴不值钱,我小时候,你这点讲,那点夸,什么太白星君下凡,天德星君主事,文曲星君保文,今后是个大官,县城都不会坐,人家还不会忌妒,又不首先整我?
为啥王老大跑在学校要去杀我?为啥他要干涉我的学习?影响我的一切?为啥正在这段时间我正在高考的时候,他也要来杀我?影响我?如果没有学校的老师还有同学共同阻拦他,还有我今天在这里吗?还怪我不好好学习,辜负了你的一翻心思?
不是你当初也说二伯,他今天才恨你,才害你,还说什么八字命生存?即使是八字命生存,也是靠你自己去修行,你修行得不好,骂这个,骂那个,得罪了自己的家兄,又不遭到报应吗?
此时,父亲二话再也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把书稿又从他手中抢过来,又说,我就是要学,就是要写,你会算,为啥没有算到你自己?
父亲看了看我,又大声说,明天,老子把你分出来。
我没好气就回答,分就分,有什么腰不倒台的!
于是,我又在煤油灯下,开始构思小说,于是,我和我的父亲终于分居了,于是直到至今52了,即使有仙家救我,还真应验了父亲当初那一句,一辈子的苦命!还真没有妻室儿女!
如果我真没有仙家,我也不知道怎么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总编:红烛心曲主编:温文馨语编委:大海放歌、新源飞语群管:小贝壳签约作家:红烛强子投稿须知一、作品由作者提供原创首发,文责自负。自己校对,拒绝作品抄袭,一稿多投!(集体同题作品严禁单独投稿!拒绝网络整合及摘抄投稿!)二、题材不限,诗歌(现代诗、古体诗词、散文诗)、散文、小说、随笔等等。三、投稿邮箱:357437070@qq.com或2729704303@qq.com投稿格式:题目+内容+简历+照片投稿后关注公众号,并主动加红烛编辑微信:s27298888也可以微信直接投稿。四、作者稿费为赞赏的70%,30%作为平台维护,赞赏低于5元(含5元)无稿费,稿费在推文七日后发放。后续不再发放,请作者添加编辑微信:wenwenxinyu 领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