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晓英:花事吾语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花事吾语 文/魏晓英
平生甚爱花草。吾之爱花随性而不花痴,所种所养无所讲究。不在意品种:指甲、粉豆、菊花、鸡冠、山茶、百合、海棠、吊兰;步步高、月月红、君子兰、鬼见愁、铜钱草、发财树、紫叶竹、向日葵……常青的,落叶的,木质的,多肉的,喜阴的,向阳的,旁门杂类,皮实耐活。也不在意出处:田间地头碰见的,庭院旮旯瞧见的,市井小贩买卖的,邻人朋友栽种的,总要想办法挖来,挪来,买来,淘来,扔在墙角,丢在地里,养在缸中,栽在盆内,摆在客厅,搁在窗台……友人皆知我爱花,每每以苗木相赠,十数年间,林林总总便养过不少。开花不开花的不在意,花大花小也不在意,只要见生得枝繁叶茂便不由自主心生欢喜。这些花花草草不似人的吵闹,它们随我辗转,随我迁徙,没有温室花房,没有特别的关爱照拂,随意地施点肥,浇点水,便安安静静地在四季里轮回,在我眼前活过,不曾让我费心。无奈生活忙碌,加之我不熟习性,不善照料,花开便开了,死便死了,去留随意,自生自灭,如今只留下为数不多的几株,花事不断,徒留花影无数。
蕙质兰心
某年春天从山上挖来几株兰草。彼时花期已过,只剩下残枝断叶,墨绿色锈迹斑驳的叶子,直剌剌,大咧咧地指向天空,显得生冷倔强,不以为美。我于兰花并无研究,无从知道它的品种,只冲着它“空谷幽兰”的名号栽它在盆里。它也只是在窗台边懒散地承着暖阳,看着实在平淡无奇。直到那日来装打印机的小伙子告诉我它叫蕙兰,我的脑海里才浮出一个词语—–蕙质兰心。一日里发现它竟悄悄开了花,嫩黄的花枝从根部蜿蜒而上,枝上次第抽出一串花苞,外瓣玲珑,朵朵盛开,如蝶似玉,风姿飘逸;捧瓣油蜡般的鹅黄,半开未开,简约而不张扬;花蕊上若隐若现的褐色斑点,似晓风含露,花香清淡,冷艳而芬芳。兰花玲珑洁雅的模样宛如一位薄纱罗裙的小姑娘巧笑嫣然地站在我面前,而我居然记不起她是何时抽出的第一根花枝,何日绽放的第一朵花蕾,当真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牡丹疑云
从花市上买来两株洛阳牡丹花苗。当我兴致勃勃地捧着花苗上楼的时候,碰到了同事老肖,他看了看花苗,善意的提醒我:“可别上当了,去年我就买了假花苗,长出来是山里的野树苗”。“不会吧?”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浇灭了我刚升腾起来的热情。说实话,我真没见过正宗的洛阳牡丹花,更别提花苗了。只是被小贩的热情招揽吸引了,加上买的人很多,料想不会差就买了。尽管心里充满了疑惑,我还是挑了两个漂亮的大花盆,小心的培上土,把从母亲的土锅灶里取来的草木灰撒进去,又跟母亲交代一番:一星期只能浇一次水,还必须浇极干净的清水——这些都是听那个卖花的小贩说的。母亲一听,立马说到:“什么花这么金贵?我可伺候不了!”我向邻居苏老师请教这是不是牡丹花苗,苏老师说:“我是见过洛阳牡丹花的,不过并没留意枝叶是什么样子的。只有等长大了看开不开花再说吧。”这大概是世人的通病,容易被美丽的花朵迷惑,对滋养它的枝叶反而熟视无睹。我仅仅因为被它的名气吸引,就心生爱慕,又因为别人的质疑对它没有了笃信,感觉它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可疑,连顶上那个大大的花苞也没有刚才那么顺眼了,叶子看起来也腻腻答答了。没过几天,那个被我看做花苞的蕾舒展了,果然不是花,而是蜷缩的叶子,叶子黄瘦纤弱,一点也没有富贵之相。也难怪,整日里清汤寡水,能有营养吗这叶子据邻家大姐看倒像牡丹花的叶子,这又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是真是假,让我拭目以待吧,种了两株充满疑云牡丹倒像是给自己种下了一个赌注。然而,这两株花苗还没“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没来得及向怀疑它的人证明自我,居然不约而同地死掉了。明明长得好好地,明明一切照常,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是我太娇惯了,还是太怠慢了?它们就这样自顾自地死了,白白辜负了我的一片希望,我不甘心,又实在无法可想,只好拔了花苗,留下空空如也的花盆,遗憾地等待来年再折枝。
白檀花开
自小见到毛毛虫我就打心里又厌恶,又害怕,不敢下手对付它,必呼朋引伴来把它踩死。在朋友家看到白檀的时候,立刻被它酷似毛毛虫的丑陋样子吓到了,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它居然有一个特别文艺范儿的名字——白檀,简直名不符实。可朋友却说:“别看它长得难看,花开得可漂亮了!”半信半疑之间,他已经把摘下来的“毛毛虫”用纸盘托着送给了我。我拿回家去,从墙角找来一个废弃了很久的黑色塑料花盆(好看点的花盆不舍得给它用),随手填了点土就把它塞了进去。好吧,丑花配丑盆,“弯刀对着瓢切菜”,算是天生一对。捏着它的时候,尽管知道它确凿是花草,可我还是感觉像种了一群毛毛虫,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但它似乎并不介意我的漫不经心和怠慢,也没嫌弃花盆的档次和泥土的薄凉,很快就长得一片旺盛了,长长的毛茸茸的身子覆盖着黑色的花盆,软沓沓的,顺着盆沿耷拉了下来。春日刚过,当和它一起种下的花花草草还没有动静的时候,它竟然悄无声息地开花了。开得层层叠叠,开得鲜艳热烈,火红的花瓣浓烈地直刺我的眼球。尽管有所预期,我还是被它的美丽惊艳了。大概它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讽刺我的浅薄和无视。当然,这也是我的一厢情愿——它只是倔强地生存着,自始至终就无视我昔日偏见,又怎会在乎我此时想法?我虽冷眼待,白檀恰自开,它将美与丑如此无奈而又和谐地统一着,你想要欣赏它出其不意的美,就要接受它与生俱来的丑……
我虽爱花草,鲜花店里芬芳娇媚的花束我却不喜。在我看来,肥硕丰腻、芳香浓郁的花朵,一旦被断了根基插在瓶里,总是无本之木,灿烂不过三五日,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从你眼前枯萎消失。而小小的根苗一旦扎根在土里,舒枝展叶,开花结果,纵是孱弱却充满灵性;纵是枯萎了,只要有根在,假以时日总会新生,就像人会蹉跎过去,会期待未来一样;一旦新生,又恰如时光倒流,得以把人世风光再看一遍,把颠沛流离的旅程再走一遍。花事长相伴,足以慰风尘。这一来一走间,常常使得我如青蝇吊客般怀有“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末残时花已空”的悲意,如红尘过客般了悟“一叶知秋意,一树识菩提”的禅意,亦或如文人骚客般生出“青梅煮酒,静扫落叶”的诗意。
个人简介:魏晓英,镇平县石佛寺镇教师,爱好读书与写作,闲暇之余写有散文,随笔,人物小传。放眼观人事,纵手写吾心,聊以拙作与文友共赏。
摄影:白长云 1992年参加工作,摄影爱好者,镇平县摄影家协会会员,就职于镇平县教体局,负责全县教育系统安全工作 。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lanxinhui88
【涅阳文学】魏晓英:“韩老板”与“片儿”
【涅阳文学】魏晓英:“板车马”的罪与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