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 欲 纯 骚”的好嫁风,能让人生开挂吗?

这是本公众号分享的第193期推送
因为张丹峰出轨的事情,「好嫁风」这个陈年旧词又一次被网友搬上了台面。
上一次好嫁风掀起如此大规模讨论还是在两年前(2017年),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前妻翟欣欣索要高额赔偿,被逼自杀的时刻。这一次,网友发现毕滢、翟欣欣、马蓉不仅长相类似,穿搭风格也高度统一。
开心消消乐?
这几个人单纯从外貌分析,几乎是一挂的,这类小白兔的外表,纯、欲、土、骚的的打扮和软糯的言行举止,不仅是直男斩,还真的能「斩」直男。甚至还有帖子明确指出「不要低估每一个好嫁风的女人」:她们有的要钱,有的要命。
同时,一位长期鼓吹好嫁风,自称「教主」的马小婷也成为这个派别的代言人。
三姨太去翻了翻@马小婷的好嫁风 的微博,发现一众女权博主们异常团结地撕起了她。
大概就是 @马小婷的好嫁风教给女孩们的种种掉价行为,让众多女权博主实在看不下去了,再加上马小婷说女强人奥巴马夫人米歇尔的粉色甲油是好嫁风,直接就被骂上了热搜。
但是关于风格本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无论你是中性、欧美、日系…都无关对错。那为什么「好嫁风」就位于了风格鄙视链的最底层呢?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什么是好嫁风。
好嫁风一词最早来自日本的モテ(Mote)风,日语中是モテる(moteru) 的缩写,意思是受异性欢迎的,有异性缘的。中文翻译成了好嫁风。石原里美在《失恋巧克力职人》里的打扮被称为日式好嫁风的典型正面案例。
石原里美更是靠「沙绘子」这个角色打开了「轻熟小妖精」的新市场。
因为剧中她有很多关于征服男性的独到见解,从衣着打扮到交流方式都刻意经营,总结起来也很有参考性。
所以不止是剧中其他女性角色会把纱绘子奉作斩男教科书,连戏外的观众也同样这么认为。
这类打扮的精髓就是要迅速让男性、长辈感到自己是贤妻良母的类型。
好嫁风至今都没有什么准确的定义。但可以总结出以下几个特点:
服装搭配以浅色系为主,马卡龙色居多,淡紫、鹅黄、芭比粉、婴儿蓝。尽量堆砌碎花、薄纱、泡泡袖、蝴蝶结、蕾丝、绒毛、毛毛球等元素,营造出人畜无害的少女梦幻感。
总而言之,就是阿依莲品牌海报上的女孩!
什么小野马羊毛卷、彩色漂染等等,让直男觉得这个女孩太有个性了不好驾驭的发型,都是「好嫁风」的天敌。
至于妆容,要以淡妆为主,看起来像是清纯的邻家女孩,口红尽量选择粉色系。不要选择大红色、姨妈色(比如Dior 999和Armani 401);
要适度展现身材曲线,不要过于暴露。可以露肩、露手背,但绝不能选择深V和露背装。
而谁是反例呢。
同样在《失恋巧克力职人》里,水原希子(Mizuhara Kiko)的穿搭就是“好嫁风”的反面——短发、红唇、穿红色吊带裙或是Oversize的毛衣和风衣。
而在内地的代表是《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欧美职场精英的打扮,黑白灰的衬衫、一步裙和大衣,手里拎着Celine Box和YSL风琴包。
如果看到这里,你发现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老娘化妆、搭配是为了取悦自己,才不是为了让自己嫁给一个土直男”的话。
那么,很遗憾的通知你:
你已经在“好嫁风”第一关被淘汰。
好嫁风之所以在女性群体中被鄙视,是因为它与PUA联系到了一起。
「好嫁」带有讨好男性的色彩,再上纲上线一点,甚至有「物化女性」的嫌疑。
因此动机,是引起人们辱骂「好嫁风」的主要原因。
比如要钱又要命的翟欣欣事件,单看她的穿衣打扮就是典型的「好嫁风」,顶着一张清纯无辜的脸,设下重重温柔陷阱引得程序员跳坑,表面有多风平浪静,内在就有多暗潮汹涌,内外反差实在令人咋舌。
而且因为名称带有争议性,「好嫁风」很容易被一些人拿来当枪使,大做文章,鼓吹不正确的价值观。
Ayawawa为女性的外貌(长相+穿搭)制定了完备的标准和打分体系。可以说,她是创立「好嫁风」的鼻祖。
而由于众所周知的的原因,Ayawawa在微博平台被禁言6个月,彼时,她已经坐拥300万粉丝。
在此之后,自称「教主」的马小婷在此理论基础上发明了「好嫁风」这个理论,仍然拥有广泛受众。
在她的理论体系里,米歇尔·奥巴马成了“好嫁风”的代言人;欧阳娜娜的最大优点是乖巧,而她事业有今天的成绩是因为“听话”。而这只是术,真正的目的是让女性在婚姻里获得更高价值。
在马小婷的好嫁理念里,「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钱 」,为此她还自创了一套 「口红大法」 和「工资卡大法」来给女孩们做恋爱指导。
刚开始约会的时候你得要让男生给你买口红,这样不仅能得到柜姐的艳羡,还可以测试这个男生是不是喜欢你。
恋爱半年在没结婚之前就该问男友要工资卡了,愿意给的话这男的可嫁,不愿意就趁早分手,让「费事儿」的男人趁早出局。
如果你看到这里的反应是——我又不是买不起口红为什么要找男生要?脱裤子之前先交钱?听起来怎么不太对劲?
那对不起,你脑子太正常了
不适合走好嫁风路线
马小婷其实就是进阶版的ayawawa,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ayawawa至少愿意承认自己的部分思想是在讨好男人。
而马小婷披着“独立女性代表“的外皮,一边教你如何在举手投足间吸引异性、皮肤头发如何保养、如何经营朋友圈,如何轻易向异性“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女版 PUA。
对于她,人生的价值就在于追求把自己捣腾成男性眼中可以放心娶回家的样子、看起来宜家宜室,实则是观念倒退几十年。
她直言,拿到(男性)工资卡的女性和没拿到的婚姻质量有区别。
她在微博里甚至将鲁迅的《娜拉走后怎样》列为「好嫁风书单」,并让它成为了自己理论的注脚:
鲁迅先生振聋发聩地写到(道):她还需更富有,提包里有准备,直白地说,就是要有钱。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这是断章取义,完全歪曲了鲁迅的意思,因为下一段,鲁迅就写:
(女性)第一,在家应该先获得男女平均的分配;第二,在社会应该获得男女相等的势力。
显然,鲁迅笔下“钱要紧”的意思,是要女性走向社会、自食其力,而并不是要封闭在小家庭和婚姻里向男性索取。
「好嫁风」从最初只是日本的一种「可爱且亲切」的穿搭风格,到中国怎么就变成了要么就是教女孩怎么钓到有钱男人,要么就是教女孩穿成千篇一律的低端恨嫁风?
这是因为有太多女性不自信了,她们太卑微,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渴求通过「好嫁风」改变命运,渴求异性的夸赞来填补自己的自信。
就像很多女孩自拍还要艾特马小婷,问这样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合不合适。

我搜索了一下马小婷创建的#好嫁风仙女来反馈#的话题,讨论足足有1.2万,几乎都是按照好嫁风改造穿搭和性格之后,在情感或物质上得到了一些便利,艾特马小婷渴望得到认可。

只要「成功」的案例多了,就算这个思想原本是假的错的,在很多女孩看来,也变成了真的对的。

而我不知道,如果那些穿着粉色蕾丝裙的女孩,用了马小婷传授的口红大法和工资卡大法对付喜欢「好嫁风」的男性,他们又会作何感想呢。
关于马小婷以及她的「教徒」们,我觉得@北国佳人李春姬 总结的很到位。
在当下逼婚越来越流行、两性关系越来越对立的环境中,倡导俘获男性并以此掌握家庭人生主导权的理论,也是一种焦虑的贩卖。
但我们没有必要顺应这种焦虑,来框住自己,或是框住他人。
真正独立、自信又有所成就的女性,没有一个是把「好嫁」视为人生目标追求的,也不会把婚姻看成改变人生的唯一机会。
毕竟说到底,好嫁风的最佳结局也不过是成为成功男性的附属品而已。

FASHION | BEAUTY | THOUGHTS | LIFESTYL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