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廊 | 病态时代,悲惨人生 ——中学语文教材中鲁迅笔下的悲剧人物形象分析

病态时代,悲惨人生
——中学语文教材中鲁迅笔下的悲剧人物形象分析
文/郭毛毛
鲁迅自弃医从文后,他的一生都在为中国革命和文学事业奋斗。鲁迅的作品被时代凝视,文字犀利有力,思想尖锐深刻,串联起几代人的语文教材。早期读鲁迅的作品,只觉晦涩难懂,枯燥无味,如今再读感觉文笔深沉隽永,没有华丽的辞藻,而在作品中塑造的一个个生动鲜明的悲剧人物形象却是直击人心,可以感受到他批判之犀利,直指人性的弱点。
中学语文教材中选取鲁迅作品的篇目有很多,作品中难以忘怀的便是他塑造的个体鲜明的“悲剧”人物。在塑造这些悲剧性人物时,多采用正面描写、对比映衬、白描手法等,本文选取语文教材中的部分篇目,体会他早年间通过塑造的悲剧人物形象种下的悲悯之心。

1
《故乡》—–闰土的生活之悲
鲁迅的《故乡》是部编版初中九年级的一篇课文。故事以人物的“变化”为线索主要描述了革命知识分子“我”回到故乡后的所见所闻,感慨故乡人经过岁月的沧桑而发生的悲剧性变化,这让“我”感受到深深的绝望。鲁迅塑造的悲剧性人物变化,深刻指出了受封建传统观念的影响,劳苦大众精神上遭到极大摧残,表达了鲁迅想要改变旧社会创造新生活的强烈愿望。
这篇课文主要是通过外貌、语言、动作的前后对比变化突出闰土生活之悲苦。从少年时的圆圆紫色小脸到如今脸色“灰黄”,如树皮般的皱纹岿然不动布满整张脸,“红活圆实的手”到“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般的手,生活之悲之苦显而易见,中年闰土已完全没有了少年时的神气。犹记的儿时他绘声绘色讲述“我”从未见过的稀奇事儿,对农村生活见多识广让“我”更加喜爱他、佩服他。“须大雪下了才好……” “你便捏了胡叉,轻轻地走去……”他谈吐爽朗,语调轻松愉快,有着孩子的清爽童真,他是我童年的玩伴,更是我理想的故乡人。如今他讲话磕磕绊绊,如干旱了水田般的皱纹纹丝不动爬满整张脸,面容呆滞、痛苦难言,生活的悲苦更显他命运的悲惨。作者描绘儿时闰土刺碴的情景,用动词“捏、刺”表明闰土灵巧机智、反应敏捷。如今再见到“我”时一方面碍于尊卑不敢就座,所以他“迟疑了一会儿”,另一方面也表现他动作迟缓,麻木迟钝。此时的他饱经风霜,家境依旧贫寒,生活困难加上精神负担把他摧残成了麻木迟钝、愚昧落后的“木偶人”。童年时闰土的生活总是令“我”心驰神往,时至今日,他从“迅哥儿”到“老爷”、从对农村生活的喜爱到捡了“香炉、烛台”把生活寄托给神灵,这一变化过程之悲,深刻揭露了旧社会、病态时代悲剧性人物产生的根源。“我”理想中的故乡人已不复存在。
2
《阿长与<山海经>》
—-阿长的情感历程之悲
《阿长与<山海经>》是一篇回忆童年的散文。用诙谐的语言,凝重的风格塑造了一个粗鄙不堪却又给“我”的童年生活带来无限欢乐的如同慈母般的阿长。从一个儿童视角讲述了文中“我”与长妈妈如何相处,“我”对她的情感经历了从厌恶到尊敬、爱戴的一个变化过程。在鲁迅的笔下,长妈妈朴实、善良、仁慈,但细读文本,不免对长妈妈的情感历程产生悲悯之情。
鲁迅这篇文章塑造阿长的形象运用欲扬先抑的手法,隐鼠的死先让“我”对她产生了厌恶、憎恨到后来阿长给“我”买《三字经》,让“我”对她的怨恨完全消失。之后通过阐述她的姓氏、出身等侧面描写表现她的悲剧性。首先她没有名字,因为填了之前长工的空位,她便有了长妈妈的名字。在他们眼中,长妈妈只是仆人,可有可无的,人格与尊严的泯灭使得她的情感世界更是悲苦。她是一个文盲,没有什么亲人,是一个“青年守寡的孤孀”,“有一个过继的儿子”,在长妈妈这个年纪,本该享受着天伦之乐,时代夹杂着命运的不幸,只能到“我”家去做长工,情感世界是孤独的、悲惨的,把一个出身卑贱、底层妇女悲剧情感生活展现出来。长妈妈做事讲究许多规矩:
此处通过语言与动作描写,我们看到一个深受封建思想毒害,愚昧落后的长妈妈,她对传统习俗的敬畏何尝不是被那个时代扭曲了人性,是腐朽旧制度的牺牲品。鲁迅用清晰的笔触勾勒了一个悲悯的愚妇。阿长的情感世界是波澜的,守寡、艰难卑微的生存、面对嘲笑者的流言蜚语、被人看不起,在鲁迅的笔下,她的情感历程是可悲、可叹、可怜的。
3
《祝福》—-祥林嫂的命运之悲
《祝福》选自高中人教版必修三,以知识分子“我”的视角展开描写并见证了主人公祥林嫂惨死的悲剧命运故事。
文章擅用肖像、环境描写,在“重复”与“追问”中来刻画祥林嫂这一女性人物的命运悲剧。如文中对祥林嫂的三次肖像描写:从“白头绳、乌裙”到“头发全白”;从“两颊还红”到“两颊失血色”再到“瘦削不堪”;从“顺着眼”到“眼角泪痕”再到“只有眼珠间或一轮”;直至“年轻耐劳”走向“面容憔悴”,最后“完全麻木”,变化之大,命运悲惨至极。屡遭不幸、精神麻木、沦为乞丐,即将走向死亡的祥林嫂对身为知识分子的“我”进行灵魂发问:“死掉的一家在地狱能否见面?”在一连串的精神摧残和折磨后她让我们看到了她的反抗:对封建传统观念的怀疑,主题之深刻于此处尽显。再如“雪天夜色、灯下匆忙”,祥林嫂死后鲁镇旧历年底雪天的描写,更是营造渲染了悲凉之境,以此烘托出她死后的凄凉之状,命运悲惨之意更加突出;“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作者对这一语段的重复描写更是将悲剧命运刻画得入木三分。夫死子亡,何其伤痛,在无趣的反复中向鲁镇人叙说着她的阿毛之悲惨,在这重复的无趣背后,祥林嫂可谓于绝望中悲之深、哀之切。以上一系列对祥林嫂形象的刻画,给我们塑造了辛勤劳动、善良,敢于行动、不逆来顺受的劳动妇女形象,然而尽管不断拼命抗争却终究得不到认可,在迷信传统、尊崇礼教、冷漠无情的联合下被无情地绞杀了。
小说细腻刻画了她严酷的生活环境,通过祥林嫂悲惨的命运与生活环境来表现作者对封建思想及礼教的无情揭露,思想意义深刻。
鲁迅用强烈的主观意识塑造的“闰土、阿长、祥林嫂”这些悲剧人物,倾注了他真挚、鲜明、热烈的政治革命热情。通过悲剧人物的刻画,感受悲剧人物所在时代对人物命运、思想的影响,表现悲剧人物病态的精神世界,揭示旧中国农村社会萧条破败的根源,达到对腐朽封建社会制度的有力批判。
作品中人物形象的塑造能更好的表现主题,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特别是小说教学,更注重细读文本,品味描写人物方法,达到对人物形象的多方位理解,实现对作品的多角度解读。本文对选取的三篇文章塑造悲剧人物的主要描写方法做了简要分析:
1、描写方法
正面描写有外貌、语言、动作、神态等描写方法。外貌描写在塑造一个人物的性格和形象的同时起到烘托作用。语言描写最能直观体现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动作描写多能体现人物身份,反应人物心理活动,推动情节的产生和发展。《故乡》一文通过人物外貌、语言、动作等的变化,把人物的悲剧性展现出来。侧面描写如景物描写,对比衬托。景物渲染多能奠定整部小说的感情基调,起到暗示作用。如《故乡》中“我”印象中的故乡是色彩鲜明、生机勃勃的,再看到的“故乡”灰暗阴沉、萧条、死气沉沉,这也奠定了全文基调,暗示阶级统治下农村的衰败。《祝福》中鲁镇越是热闹非凡,越能对比衬托出祥林嫂命运的悲凄、死的悲惨。
2、情节推动
情节描写多能反映人物的性格和品质,深化主题。《阿长与<山海经>》中,长妈妈为“我”买《山海经》这一故事情节刻画了一个淳朴善良的农村妇女形象,也为后文“我”越发敬爱她起到推动作用。
3、欲扬先抑
欲扬先抑可使情节波澜起伏,形成鲜明对比,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阿长与<山海经>》开头对长妈妈表达厌恶、憎恨是为了反衬后面对长妈妈的敬佩、怀念。使得作品真切感人。
4、白描手法
白描手法朴实自然,没有刻意雕琢,却能将人物形象生动表现出来。《祝福》中对祥林嫂的几处白描,将祥林嫂的精神不振、萎靡颓废形象充分展现出来。
4
真题再现
1、现代文阅读部分
第8题,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请谈谈本文是如何具体塑造这样的“中国的脊梁”的。(6分)
解析:人物形象的塑造主要通过直接描写:人物的外貌、语言、动作、神态、心理描写;以及间接描写:其他人物的形象对比,以及他人的语言评论,以及环境烘托。
答:①形象描写。将禹及其随员描写为“乞丐似的大汉”,写出艰苦卓绝的实干家形象。②言行描写。文中的禹坚毅寡言,一旦说话,则刚直有力。③对比手法。始终在同众大员的对比中塑造禹及其随员,从而凸显其“中国的脊梁”形象。
——选自2019年高考语文真题全国卷1(鲁迅《理水》)
1、现代文阅读部分
第8题,请以老舞蹈师形象为例,谈谈小说塑造人物形象时运用了哪些表现手法。(6分)
解析:本题考查鉴赏作品文学形象,领悟作品艺术魅力的能力。题干的核心词有两个:“以老舞蹈师形象为例”“塑造人物形象运用的表现手法”。解答此题,应先明确人物描写手法——直接描写和侧面烘托,然后结合文中叙述性的语句,分析概括小说人物形象特点。
答:①用特征鲜明的细节凸显人物的个性,如老舞蹈师过时的穿戴、木偶似的舞姿等,表明他是一个怀旧的人;②用个性化的对话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如老舞蹈师与“我”的交谈,流露出内心的痛苦与无奈;③用典型化的场景烘托人物状态,如被人遗忘的苗圃,村托了老舞蹈师失落的心态。
——选自2019年高考语文真题全国卷2(莫泊桑《小步舞》)
– End –
新闻 | 且拨雾霭观秋壑——河南大学文学院学科教学(语文)专业班级会议六月骊歌起,石榴花又开——文学院举行2020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铁塔剪影 | 综艺媒体资源开发:对文章立意的再思考专访 | 春蚕无悔吐新丝,蜡烛有爱亮如斯——河南大学文学院优秀毕业生林涛老师专访
图片 | 网络
编辑 | 李章鑫 马 瑞
审核 | 刘海宁 张明月
感谢您的关注
欢迎点“在看”,分享转发到朋友圈
欢迎投稿、评论或提出宝贵建议
我知道你在看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