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十八栋”寻幽:看民国是如何礼贤下士的

武汉民国建筑寻访录之四:武汉大学“十八栋”
民国时代武汉大学“十八栋”教授住宅区风貌
满腹经纶换来锦衣玉食也是应该的,这不是以金钱购买文化产品,而是对文化人格的尊重,意识到这一点,这个社会才不会反智,才不会以粗俗无知为荣,才不会开历史的倒车,最后变成迷信取代智慧的邪恶时代。
本期图片由武汉民国摄影“立中堂”义务拍摄
1998年,我刚刚考入大学,几个月后,开始对武汉的地理熟悉了一些,我第一次走进武汉大学,时值冬日,高大的梧桐树褪去了所有的叶子,显得天地轩敞辽阔,从小在破败肮脏乡下生活的我,第一次见到庄严雄丽典雅的校舍,让人犹如走近瑶台仙宫,我这才晓得,什么是真正的大学气派!
几年后我考入武大,从此与这里的风景和草木耳鬓厮磨,之前的惊叹和羡慕已经变成眼底的寻常事,直到有一天独自一人沿着珞珈山庄下面的小径朝山里面走去,我才发觉我对这所大学的了解,原来只是皮毛!
山中的林木经历了近百年无人滋扰的平静生活后,已经从童子之身长成了山精木怪,凌冬不凋的枝叶在二三十米的空中撑出一把把巨大的伞盖,把日月光华阻挡在森林之外,走在这条路上,从树丛草间渗出的凉气渗得灵魂发抖,微弱的光线从叶缝中漏下,虽然是晴天白昼也让人怀疑日已黄昏,路上半天走不来一个行人,我壮着胆子一直朝前走,到了路尽头是一块长满松树的坡地,抬头右望,林木掩映中看到一座座二三层小楼,我缓步上坡,才发觉是一座座小别墅,久未修葺,已经非常破败,也没看到有人在住,一根漏了的自来水管滋滋冒水,是这里唯一人世间的声响,我满腹狐疑,怎么学校里有这样一处神秘所在,也没有听人提起过!
本期出镜嘉宾:陈丹艳小姐 (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教学主管)
环境实在过于荒僻,从小生活乡下,天生就对荒野保持警惕的我放弃了冒险探索,循原路走回去,走出遮天蔽日的阴暗,走到枫园和行政楼交汇处的小广场,强烈的阳光照在身上,仿佛从地府走回到阳间,一种安稳妥帖感立刻包围在身上,轻快多了!
从这时起,我才知道武大“十八栋”的存在,但那时没有今天如此发达的网络,我也接触不到熟悉学校掌故的老人,也不知道哪里去找武大校史,十八栋的前世今生,在我心中始终是谜团!
没有什么建筑是没有历史依托的,待我走出校门后,涉猎的知识越来越多,了解了很多民国名人的经历过往,渐渐与曾经去过的十八栋搭上了联系,心中的疑云从此消散,深林草坡中那一群群鬼屋一样的建筑,蓦地从荆棘丛中抖落尘埃,满面光华地站在我的面前,我这才意识到,武汉大学之精华,不在樱花大道旁的老斋舍,也不在气势恢宏的老图书馆,而在这深菁长林中的十八栋。
立中堂照相馆拍摄于武汉大学“十八栋”历史文化名人故居
民国时清华校长梅贻琦有一句流传至今的名言: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全在于有没有好教授。所谓大学,不在于建起高大轩敞的楼阁殿宇,而在于有没有招徕学术宗师的能力。
中国向来有礼贤下士的传统。燕昭王筑黄金台以待乐毅、邹衍、剧辛等天下贤才;唐太宗筑凌烟阁以尊荣魏征、房玄龄、杜如晦等俊贤,民国虽然尚处于草创阶段,这种古老的文化传统,依然顽强地在历史中存活着,从北洋到国民政府,无不是如此……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不过定鼎两年,便开始张罗起在武汉建立一座现代大学。李四光和叶雅各两人各自骑着一匹驴子,在荒坟累累、烟迷水障的东湖边转悠了许久,最后相中在一座名叫“罗家山”的山丘这里落锹下石奠基建学,此山后来改名为“珞珈山”。这就是中国最早的“湖畔大学”——武汉大学。
大学筹建之初,武大校长王世杰就认为:不栽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师道尊严,是大学首先要精心维护的。为了招纳天下杰出的学术人才,他在珞珈山麓修造了一批西式别墅,作为武汉大学教授们的住宅区。
十八栋别墅参照的是当时欧美大学教授的生活标准,室内电器、热水管道一应俱全,每家还请了两个佣人,照顾住在这里的教授们的饮食起居,还买了几台当时最新式的福特牌轿车,专门供教授们前往老斋舍教学区上课通勤使用,这样的做法,拿到今天,依然是让人咋舌的超豪华待遇。
拍摄者:立中堂照相馆传承人曾建新先生
十八栋与武大的关系,犹如宝剑和剑鞘的关系,也犹如美人和化妆包的关系。十八栋才是武大的精华所在,十八栋最早的居民,是王世杰、王星拱、陈源、 周鲠生、 杨端六等杰出教授,十八栋因此成为鸿儒云集之所,武大之弦歌、珞珈山的文运,全寄托在湖畔青山、水泽幽宅之中了。
世上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好时光犹如春梦一场,总让人叹息连连,文运向来维系于国运,从来未曾听说过时世板荡却能吟诗作文依然如故的,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武汉的安全形势日趋恶化,在武汉会战的前夕,武大被迫西迁四川乐山,武大校园成为国民政府领导全国抗战的军事指挥中心,十八栋成为抗战时期军政要员的下榻之地,蒋介石、周恩来、郭沫若分别在半山庐、19号楼、12号楼留下了短暂的时光,也让十八栋赢得了“国共合作抗战小客厅”的历史声誉。
1938年10月26日,武汉沦陷,日军将其司令部定在武大校园。十八栋变成了日本高级军官的住宅,直到1945年光复。1946年武大回迁之后,中国重新陷入到内战当中,国家哀鸿遍野,岁月风声鹤唳,大学里放不下平静的课桌,十八栋也承载不了文采风流,武汉大学,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武汉大学了!
如今我回到武汉大学,依然时时拜访十八栋。经历了多年的破败,一些别墅已经重新维修,改建成为一些校内学术机构的办公用房,开始出现灯火和人声,原来狐兔出没的地方,现在人气升而鬼气降,入山小路上时时有跑步的人,走进去再也不阴森森的了,适合踏足寻幽,访古问旧。
但对十八栋价值的重视,决不能只能止步在名人故居的恢复和维护上,那无异于给死人立碑,对现实意义不大,最大的价值是要向外界揭示那段“国清才子贵、师道有尊严”的历史,让后人们了解在国家教育史上,当时的人们为了让自己的国家发展出与牛津哈佛比肩的大学教育,做了一件多么大气的一件事情,让过去照亮未来,让传统滋养现代,这才是十八栋留给我们最深沉的意义。
民国之于中国历史,犹如六朝,国祚短促,但留下的文化痕迹却多有厚重感,“十八栋”是中国现代教育史上非常浓重的一笔,其礼贤之大手笔,其养士之好风气,依然是我们今天整个社会所缺乏的。

温故民国老建筑,再现民国美人风情
曾建新先生微信号
由立中堂发起的“武汉民国旧香气”大型城市记录文创项目即将启动,现全城征集50位10-40岁之间的美丽女士,以民国老建筑为背景,立中堂提供民国衣装、妆容和拍摄,重现民国衣香鬟影,以“美景、美人、美境”,为这座城市厚重的民国文化史写下时代的新注脚。
后期将媒体发布、集结出书、全城巡展………报名方式:先添加上图曾先生微信咨询,再把自拍素颜照(头像+全身,不要用美颜滤镜)发到qq2394383202邮箱。我们活动方甄选后给予回复!谢谢!
电话:18507148800。
民国旧香
如何从武汉穿越回民国 我为你指条明路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一站:汉口吴家花园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二站:南洋大楼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三站:武昌第一纱厂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