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拨动你心弦的老男人之陈升

陈升在盐田的风里,只有寂寞藕记:发愿写陈升,应该在一个多月前。总想再多听听陈升的歌,读读他的书,懂他更多。然而往往都是越想不辜负,越怕用力无度。才发现今天是陈升的生日,所以决定不再等,只把截至到今时今日对陈升的感觉写出来。一千个人可以有一千种喜欢的理由。对吗?这是藕的第34篇涂鸦少年时不听升哥。陈升其人,论外表,样貌、表情、身材到衣品,都那么寻常。站在人堆里,全无半点光芒。尤其是,一个到了这样一个级别的音乐人,怎么可以是这样子没有棱角的土圆肥!论歌喉,声音既不磁性也不嘹亮 。论唱功,总感觉高不成低不就。论颜值,……根本没法论好吗。那就好歹闹点儿另类个性吧,比如愤怒,像人家罗大佑,看上去那么有锋芒。不然呢,走深情路线也好,像齐秦哥哥,掐(恰)死(似)你的温柔。实在不行,长得惊悚也是一路,像赵传,丑到看了想哭的悲情人物。可升哥都不。他微胖,笑呵呵,看上去不另类,不尖锐,还常常穿个圆领老头衫轮廓圆不溜溜。大街上乍见,你可以以为他是个花匠、锁匠,至多是公司里不很得志的小主管大叔,依稀依稀一点点文艺范,得拿放大镜死命地找。所以一直觉得真难理解,刘若英怎会苦恋升哥那么多年。看上去那样一个360度无死角平常的一个男人啊,连给妹子起个绰号都只是奶茶,那么甜腻老土没创意。然而,(无反转不文章啊,满满的套路我都嗔怪自己没新意),某一天,忽然,听陈升的歌走了心。记得那应该是《风筝》,当场不由分说路转粉。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 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不管我随著风飞翔到云间我希望你能看得见 就算我偶尔会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 如果有一天迷失风中 要如何回到你身边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忽然就觉得,陈升的温柔是这样的妥帖。懂你的担心,所以在飞向自由的这一刻,亦记得回身来抚平你的牵挂。只有真正懂得爱情三昧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怜爱心肠,把爱人当做需要呵护的小孩子来疼。这把质感有如粗瓷大碗一般的嗓音,就这样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我将老未老的一颗心。听《不再让你孤单》也感受到相同质地的温柔。副歌部分有一种直抵心深处的坚定,让你想无条件去相信。我不再让你孤单我的风霜你的单纯 我不再让你孤单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我不再让你孤单我的疯狂你的天真 我不再让你孤单一起走到地老天荒一直觉得,音乐是用来让人类群分的。有次跟个朋友聊起听歌。我问,听《不再让你孤单》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人吗?哦,不会,我们现在关注的事情不太一样了,我很忙。对方回答。然后我快速咽下之后所有想说的话。我也很忙,但我愿意为愿意的事情抛洒时光。因为曾经彼此推荐各自认为好听的歌,所以向来认作可以合并的同类项。但关于这首歌的这样一句回答,顿时两颗心千山万水,远隔重洋。闲话少说,回到升哥本尊。其实我认真听过的陈升的歌真的不算多,所以这回并不打算一一拿出来置评。也是在后来才渐渐了解,陈升的好不单单在于这份稳稳的深情,他有顽童的一面。他出演过电影当过男主、跟不同的人组成过音乐团体、写过小说出过散文小品,还在几年前跟左小祖咒成了拍档,一起玩很多人接受不了的音乐。原来陈升是无辜的诶,一肚子的才情并不像他的皮相那样庸常,真要玩起来也不是一般的嗨。
不过我个人最在意还是他身上闪耀的纯真。在见长的年岁,面容已现沧桑,但看不到暮气和世故,一如既往用内心的柔软抵御世界的荒凉。
陈升擅长勾勒一个场景,氤氲着温情的画面里有一次又一次的相逢和别离。
天蝎座的陈升在《然而》里唱到: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喜欢 有个早晨 我发现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悲伤 每个夜晚 再也不能陪伴你 当头发已斑白的时候 你是否还依然能牢记我 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like a bird……
想起某位友人提到的恋人,又黑又粗长相普通身材也不前凸后翘,但是相处以后却会看到伊身后有光芒。这也是聆听陈升会有的感受。
“我爱你,不觉已过了几生,浮生若梦,梦也真”。
《牡丹亭外》,《浮生若梦》,《我曾经爱过一个男孩》,《二十岁的眼泪》尚未流尽,所以我《把悲伤留给自己》,把《那些跟青春记忆有关的美》送给你。
越发觉得,和煦才是一种足够持久的力量。而强悍是一道终于将裂开无数细纹的斑驳的墙,终究无法掩藏成片蔓延的哀伤。
感谢ex的宽厚。重逢的时候会说,我爱你,从来不是因为你好看,而是因为你身上的味道。
感谢陈升们,你的存在,是海滩上始终干燥的那块礁石,久久矗立。
万物生长,陈升的歌陪伴我们,在寡淡薄情的岁月里依然祝福着对方。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图片来自网络
指尖覆盖下方二维码,关注藕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