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南张军锋●一天的生命

请点击上方蓝色字体”禹平文学”关注我们。禹平文学,文学爱好者的乐园
一天的生命
文/张军锋(陕西洛南)
我后悔了,但无法追悔;我知错了,但不能更改。
人生最大的痛苦,也许莫过于怀着沉重的愧疚生活。
那天,工作之余,拖着疲惫、苦闷和浮躁,信步来到小河边。看着潺潺流淌的河水,俯瞰水草,渐渐的,烦闷一丝丝化去,心旷神怡,渐入佳境,仿佛这河畔是块圣地,可以消忧解愁,“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何以消愁,首推水、草。我宁愿相信这是忘情之水和忘忧之草。
带不走水,我可以带走草啊!冲动之下,我想拔根水草带回去养下来,那不就可以时时望而忘忧了吗?但费了好大的劲却拔不动。我愠怒了:“竟敢拂我的意?!我拔不出来折了你怎样?你生命力强是吧,我就把你插在水中,看你怎么活!”
当我将军凯旋般俘虏了一撮水草插进半瓶水中时,我笑了,我陶醉于鄙人的智慧和人类的精明。
我特意放着《忘忧草》,在轻徊的妙乐中,看那草叶在微风中摇曳,点燃香烟,吐个烟圈在草间,看烟雾的缭绕,飘散……
中午,我多吃了一碗饭。下午,我肆意地打了场篮球。
“白昼绿成芳草梦,起来幽兴有新诗”,“今夜偏知春色暖,虫声新透绿窗纱”。当晚,我甜甜地做了个梦,整个儿都是在绿茵茵的草坪上,在绿意盎然中奔跑,嬉戏,我穿着草编的华裳。
第二天,草,萎了!黄了!枯了!我,傻了。
你就非得要土才能活,非得生在你那臭水沟中,非得靠大树筛下的瞬间阳光才灿烂那一下吗?这么窗明几净阳光充足水源丰富的地方,你就不能多享受一刻?我对你如此挚爱如此呵护,你都置之不理而蓄意谋叛绝食自杀以示抗议吗?邪草!
逝者如斯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是的,也许我是太残忍了,我不能为了自己的需要而一时兴起就自私地折断了它,又困之于水,囚之于瓶,对于不再有根有土有自由的它,无疑是水深而火热。
也许让它自生自灭,自然而然,春荣秋枯,年复一年,才是真正的呵护。
也许不时移步去看看它们,才是最合宜的尊重。
当我再次去河畔时,草尖上挂着露珠。我不知是它们奋力生长的汗珠,还是喜极而泣的泪珠,抑或是痛失同类的珠泪涟涟,也许是生命的存续、升华而结晶出的珍珠,但我相信,有一滴是我噙在眼中的泪,因为我听到风声如咽,在感伤那早逝的灵魂。
我将带来的那几棵枯了的水草葬在原来的根旁。“花谢花飞花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我不会忘记我那残忍的举动,我会永远在心中祭悼那惨烈的牺牲!
你在河畔才有自己的尊严,你用生命谱写着四季歌,凛然不可轻侮,不容侵犯,否则就誓死捍卫。虽然你常被蔑视和漠视,折磨和杀戮,践踏和蹂躏,但你始终用自己的身躯坚决捍卫着这方水土。
《圣经·创世纪》中说,上帝用六天来造物,第三天就造的是草,上帝说“地能发生青草”,足见草之重要。
沉默是恬静的种子,牺牲是永恒的种子。
人活一世,草活三季。我也不同样是棵小草吗
可幸,我们党和国家以对民众一贯的最深的爱,颁布了许多惠农政策,赐予我们广大民众更大的活力、动力和舞台。党和国家永远是我们坚实的肩膀。
“草民”,他维系着一方水土。
“布衣”,他装点着这片江山。
种烟栽树,绿化山林,山中取石,石中选矿,农村不再宁静,沸腾了!有力出力,无力出智,打工归来,反哺农村,繁荣乡镇,农民不再等待,猛追了!
他们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有本分的追求,衣求蔽体,食求果腹,不刁不野,质朴诚恳,只要让他们拥有可以卖力的工作,他们就劳碌着,用辛苦所得来支付家庭的各项开销,他们的子女也和他们一样,不去穿名牌衣锦缎追时髦,地地道道。
是他们用血和汗熔铸了一座座大厦高楼,农民工的辛劳是工程师的光芒所不能掩盖的,他们一卷铺盖,一身尘土——小农走进大世界。
是他们使这世界极富生机,简单而多样化,复杂而显性化,他们随着社会的日新月异而觉醒着、进步着、付出着、收获着、奉献着。
人民如青草,民意不可扭曲,民命不可草菅,民志不可践踏。
“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农村是我们永远的家园。
可爱的小草,可爱的人们,你永远在被呵护中可敬和可爱。
美丽的河畔,美丽的农村,你永远在被关注中常新和美丽。
《禹平文学》主要推广原创首发作品,汇聚原创美文,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书画摄影,歌词等。捕捉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震撼的足迹,分享七彩生命里每一次成长心声的快乐。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推荐阅读:
1、张军峰‖散文‖无悔的选择
2、张军锋‖诗歌‖高考在六月(外四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