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问安·每周牧函《做一个教会的FANS》

各位在教会彼此委身的圣徒,平安。
上周主日,一位弟兄递了张小纸条,纠正我把“自怨自艾(yi)”读错了。又有位慕道友听道后,写了三十页的分享交给我。
我心里很感动,想对你们说,我爱你们。因基督不但拯救我,赦免我,并且上帝透过你们给我的爱,是我未曾认识主、也未曾认识你们之前,实在无法测度、无法想象的。
服侍一间地方教会,最美的就是这样的时刻。有个弟兄愿意走过来,用柔和的语调说,为着真理的缘故,我必须告诉你,有件事你做错了。
有时候,我很惊讶自己的一些改变。多年前看过一部音乐片,叫《破铜烂铁》。一支德国打击乐队,专从垃圾堆里搜集别人扔掉的锅碗瓢盆。用这些破烂,奏出令人动容的音乐。如果只听CD,还不会被震撼。因为你不知道那些音乐是在什么处境下演绎出来的。但看着画面,让当时的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心想,或许这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其实信主的意思,就是从此奏响了,一生的“破铜烂铁”交响曲。如果你晓得,自己不过是无能的罪人,无用的仆人。
那么,这一生最激动人心的事,就是看上帝到底要在我身上做成什么。如果拿块玉石,琢出剔透的珠宝,这不稀奇。
如果顽石可以点头,腐朽可以化神奇,这是奇妙的能力,更是奇异的恩典。
为此,我为自己祷告,也为你们祷告,愿我们这些废物,甘心承受上帝恩手的雕琢,或者轻,或者重,或者仁慈,或者严厉的,加在我们身上。
有一次,师母心血来潮,拿起剪刀说,要不我给你理发?我吓得慌忙闪开了。我不敢把自己的头,交给我最爱的人。谁知道在她手下,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但如今,我越来越愿意说,主啊,我要把头交给你,也要把命交给你,因为在你手下,我还担心什么呢。
自从大学毕业,无论教书、写作或其他,我基本上都算一个自由职业者。最容易的事,就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事。最难的事,是必须和别人一起完成的事。
教会的侍奉,更令我体会到这一点。最容易的侍奉,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侍奉。最难的侍奉,是必须通过一间地方教会才能完成的侍奉。
这是我们在基督里彼此委身的原因。
我们中间有孩子的,需要没有孩子的;我们中间结婚的,需要我们中间单身的;婚姻失败的,需要婚姻美好的;家人信主的,需要家人尚未信主的;富足的,需要穷乏的;软弱的,需要刚强的;
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单独领受丰盛的生命。
我们只有作为一个圣约群体,才能在彼此的处境中,在世人面前携手反映恩主的荣美。
所以,你的软弱是我的财富,我的疾病是对你的祝福,他的喜乐是我明天的盼望。
就如保罗说,我们受患难,是为了安慰你们的患难(林后1:6)。所谓肢体,就是脚痛,心都知道;手麻,嘴上会叫。
有种酷刑,是用竹子钉十个手指。我们中间的小拇指在哪里呢?当你看到周报上的一则代祷事项时,你心里痛起来了吗?
我要承认,并为你们感恩。我在这间教会所经历的,一切得胜与挣扎,都是主基督透过你们做成的。在过去5年,主叫我看到,若没有这一群弟兄姊妹,我就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必须在你们当中被破碎,并从你们中间出去争战。
有牧师说,信徒应该是教会的FANS。但我宁愿换个比喻,教会好像一支球队,只有球员,没有球迷。为了生命中预定的临门一脚,我们甘愿似乎一生无望的在球场奔跑。
教会好像一个国家,只有公民,没有侨胞。每个人都要分享群体的荣耀,又必须担当其他人的耻辱。
教会又好像一支军队,只有士兵,没有家眷;好像一艘军舰,只有水手,没有游客。若没有主的令牌,谁也不许离开神圣的岗哨。
教会就是永生神的家,家人不需要考试,但家人需要把自己交出去。
所以,后来我硬着头皮,对师母说,只要你愿意,我的头顺便你剪。
只要你愿意,愿我们彼此把头伸过来。意思是暴露自己的软肋,把个人的尊严、形象和安全,交给这一群在基督里的家人。
在基督里为你们感恩的仆人wang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