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宗科|父辈的土地(组诗)

一他们的哭声沁进土地他们的汗水沁进土地他们的希望沁进土地佝偻的姿势是他们和土地媾和的方式弯曲的犁头和牛轭使生活柔韧也使河流山川有了光滑的曲线日子就这样宕延他们的身影被阳光拖长或者缩短偶尔挺直腰板的刹那大地广袤,天空高远我的父辈啊,祖祖辈辈在土地里播种希望雨水滋润土地,雨水也滋润心灵风调雨顺是期盼。旱涝饥荒是命运苦难,无数次地压弯他们的脊梁曾经也多次离去,终究还是归来头顶的那片天是自己的。从村庄掠过的风是自己的。遍地的庄稼是自己的牛铎,愉悦田畴也愉悦生活就那么一年年的,父兄老了村庄老了,记忆中的岁月也老了最终,一把骨头被埋葬于黄土之下恩恩怨怨,开成墓地上一片静谧的野菊花我来焚香烧纸了,我来祭奠了跪在父辈的土地上,有说不完的亏欠十九岁的出走,算不算是一种背叛亲人的目送,依然伫立在傍晚时分离别的酒,余韵依然浓烈我只是想对父母说: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好旷野寂静,天蓝得如一面镜子我看见了慈祥的父辈们行走在天空之上看着被阳光照耀着的我们的生活二青春是不会被一块土地束缚的青春一样可以被放逐被流浪鹰在高处,描摹一种生活自由被阳光涂染成深邃的湛蓝匆匆离去,并不带走家乡的一抔泥土如今,却日思夜想地向往土地父辈的土地啊,它就是一副药引可以治病,可以疗伤亦可以承载游子梦里的月光父辈的土地啊,如果没有它我们如何还原童年。如何品出一滴泪水的咸涩?如何去消解生命的疼痛那块土地,三月杨柳依依五月泡桐花开。六月小麦金黄九月石榴咧嘴,火晶柿子染红房前屋后数九的雪,一场又一场把村庄洗濯得洁白冬天早晨的太阳,蛋黄一样的温润新鲜我们的父辈熟知这些与土地有关的物事他们不会吟诗作画,他们不会写锦绣文章他们只会在一年的头上,敲出花式的锣鼓鼓点让上苍听到他们的满足,他们的快乐曾经,玉米面饸饹、搅团、红薯、菜团子都是我离开家乡的理由。因为青春经不住饥饿,经不住诱惑一走就是许多个年头直到我的女儿、我的孙子不认识回家的路而我,时时刻刻都惦记着落叶归根三四十年呐,那块土地已经没有了耕牛没有了炊烟,没有了碾子,没有了独轮车已经埋葬了父辈的镰刀,埋葬了与父辈有关的记忆。红顶瓦房,水泥广场花园和草坪,村庄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后生们走了,后生们在城市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只留下那些放不下土地,走不进城市的兄弟姐妹。他们肤色黧黑,皮肤粗糙他们说着已经很不纯正的方言把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带来的利益消耗殆尽他们老了,老到了不能劳作的年龄老到了只要有口饭食就能活下去的年龄他们不用说叶落归根,他们压根就没有真正离开过。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83岁的大哥艰难地的靠仅有的听力才能判断是我。他拉住我的手不愿松开71岁的二哥,腰椎有了毛病但执意要和我一起给父母上坟不长的一段路,走走停停我朝向村庄的方向,辨识风是不是年轻阳光是不是依旧温暖村子就这样衰落了。人口骤然减少小学校关门了。高级中学搬走了年轻人去城里打捞生活。女人们去城里给儿女照看孩子。他们的方言俚语是一种特殊的标签,证明身份也使自己陷入尴尬父辈的土地啊,就这样失去了热情变得沉默,变得寂静。听不到鸟叫,听不到鸡鸣游走的两只狗子,跟着我走了很远的路初冬的狂野,麦苗青青风不寒冷,也不热烈四父辈们长眠地下,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已经被开辟成经济开发区。几个颇具规模的工厂发电厂,烟囱里吐着白气。天空已经不再瓦蓝空气已经不再纯净。我常常站在那片土地上,感受时光划过的疼痛往事结成的硬痂,绷不住泪水的洇蕴故乡啊!我一直都朝向你的视觉仅仅因为我的父辈们出生在那块土地上仅仅因为我出生在那块土地上仅仅因为我是被那块土地养育的后生曾经,我为自己的农家出身深感自卑我以蹩脚的普通话装饰自己的虚荣夏收时,为了不让麦芒刷伤我的胳膊母亲用好几只手帕裹住我的手臂我躲在麦草垛后哭泣,为了自己的蜕化也为了父辈被逼仄的劳作在那块土地上,我始终悲伤我渴望爱和平等。渴望自由飞翔我把缜密的心事,反复地放飞成在天空划出弧线的灰鸽我像父辈一样喜欢头顶的蓝天它陷进阳光里,有很纯粹的洁净我像父辈一样喜欢干净的阳光它融化蓝天,也融化我心中的悲痛许多年来,我用坚硬的躯壳拮抗外来的伤害我习惯了违心的尔虞我诈,谄媚逢迎但只要站在父辈的土地上,我就能重回真诚厌弃自己的世故和已经膨胀的欲望父辈的土地和我有永远不能分割的血脉联系我只有抵近它,心里才会踏实五当我有了足够的自信,我愿意说出自己故乡的名字。并不是因为自豪,而是因为有心力面对一切蔑视。我必须在父辈的土地上,恢复善良的本性回味粗茶淡饭的恩情,报答养育之情我就这样地还原了真实我爱那块土地,父辈的土地那些风调雨顺的年景,那些裹挟着疾患灾害的时辰。我想听一听街坊邻里的吵闹我想听一听男女打情骂俏的故事一碗捞面,大瓣蒜,直吃得热汗长流一声粗狂豪放的秦腔,直吼得心花怒放父辈的土地啊,那是我生命的宝藏它蕴藏着诗,蕴藏着歌蕴藏着信念和力量不管我走出多远,都有血脉相连现在,我老了。我老成了父辈的模样我也将像父辈那样被埋葬在黄土之下坟头也将开出一片野菊我会借着风力传达我的爱恋传达我对父辈土地的敬意如果有一天,有人看到了花瓣上的泪珠那一定是我向父辈的土地表达歉意毕竟,我的背叛是那样的决绝而我的回归,如此漫长竟用了整整一生的时光
作者简介
范宗科,笔名郁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著有诗集《生命的颜色》《在阳光的侧立面》《秋天最末的忧郁》,随笔《走进诗经》(与李君合著),长篇小说《热土》《尘嚣》,中短篇小说数十篇,在报、刊发表诗文等30余万字。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