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吧】仁慈居士: 站在诗门外的人

站在诗门外的人
文/赵杰
应朋友之邀进《高举阁》学习写作,我心情忐忑,蹑手蹑脚地在里面晃悠,只见这个门,那个派,似乎壁垒森严,高而上。我怀着敬畏之心,发个红包拜拜码头,这里点个赞,那里叫声好,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我喜欢老师傅的作品,因为它有厚重的底蕴,给人一种教科书感觉的稳重,透过现象能看到本质;我喜欢青年才俊的作品,它思维跳跃,红尘缠绵,无拘无束,热烈不失含蓄,娇柔不失洒脱;我喜欢乡土气息的作品,从生活中来,真诚朴实,走心入肺,平凡里带着感动,不矫情。带着一颗虔诚之心的我,渴望求得真经。
俗话说得好: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我整天举着个手机看诗坛大佬们的朋友圈,东家留个:好诗!西家写下:受教了,只差没有写某某到此一游了。有时信号不好,急得跺脚发牢骚:调皮的圈圈在眼睛里打转;指尖要把屏幕戳穿;可恶的铃声嗖嗖响;千刀万剐那破网!我悄悄读、静静听、仔细记,大咖们的闲聊,我就当是在教室里旁听,即便是一句玩笑话,我也会如获至宝,认真地奉为圣经。

我无门无派,自嘲为老派新人,就这样天天移动着凌波微步,在各种派别里游荡,这里瞧瞧、那里听听、偷偷地学习。有时茫然、有时心动。有时烦躁、有时泪流。有的诗文高端大气,却尽显神秘,弄得我是雾里看花,猜不透,摸不著;有的诗文美轮美奂,柔情似水,能让我情到深处人自醉,感觉没有代沟,回忆回忆青春的懵懂,也怦然心动;有的诗文平民小众,亲切走心,朗朗上口,能让我身临其境,热泪奔流。
在诗文的沃土里,我不停吸吮着,积累着自己的知识储备,准备以后开工,活到老学到老嘛,学无止境,咱不丢人。其实这期间也有想放弃过,不在这里面趟了,总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当你真正感受到诗文带来的那种久违的愉悦感,是多么的快乐时,你的想法就彻底改变了。看到的、想到的、听到的都可以拿起笔把它记录、把它分享。平时的点点滴滴都可以成为诗文,用心诵唱,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慢慢地我有了动手写作的冲动,不知道遥学的功夫是否能抵挡一阵?当我笨脚笨手地在键盘上敲出第一个字时,心在颤抖(应该还有点小激动,因为第一次写作品了),这还是得益于咖啡壮胆,音乐陪伴,终于学着写出了第一篇拙作《龙潭小镇,一个魂牵梦绕的地方》,不料还得到阁主楚天之云的认可:可以!就是这一份鼓励,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接二连三的发了一些文不成文,诗不象诗的小小作品,空闲时自己欣赏、自己陶醉……
慢慢地我越写越迷茫、越写越害怕,接下来是跟风,追求华而不实的高大上,还是享受生活写生活?我问谁?谁知道?问大山?山谷幽灵调皮地学我说话,就是不回答;问大海?海涛把我的疑惑推到浪尖,交给风儿答;问月亮?星星眨眼叫我别打扰她…….

这如何是好,什么是诗?怎样去写?糊里糊涂,没有搞明白。
有天晚上酒喝多了,望着朦朦胧胧的夜色,来来往往的人群,有大脑壳、有尖脑壳;有绿眼睛的人、有鼓肚子的树。晃晃悠悠看见自己的影子,居然喊道:而今世界好奇怪;行人走路左右摆;地上黑影是那个?喝不赢酒还耍赖。哈哈,第二天才知道是自己喝大了,在那里出洋相吟打油诗。哇!真是太奇妙了,生活就这样让我迸发出了诗意,打油诗也是诗,只是上不了台面,自娱自乐可以吧,哈哈,生活呀生活你多么可爱。
我顿悟,我脑洞大开:生活就是诗的源泉,大自然是诗、家庭是诗、夫妻是诗、孩子是诗、男人是诗、女人是诗、宇宙的一切都可以是诗。因为她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有喜怒哀乐,也有悲欢离合,苦乐都成诗。这样的诗,暖心暖肺,有情有义接地气,生命力强。纵观上下几千年,流芳百世的诗词美文,都是有血有肉,有鲜活的生命,一首诗一个故事,一句词一个传奇;诗里有画,词里有景。多少千古绝唱把诗写成生活,让后人从诗中看到了历史、看到了生活,把生活过成了诗。

我决定不做追风人,不能空中楼阁,要接地气,要有自己的风、自己的格,要把文字揉进寒风酷暑,用心感受春夏秋冬,把灵魂融进民族文化的血液里,这样才能出好诗、出好文。
我只是一个刚刚站到诗门外的人,正在门外徘徊,自知还没有进门的资本,充其量就是一跑堂的店小二,还只能提壶倒水,泡个茶递个烟,诗还不象诗,词还不象词,文章也是秀才遇到兵。唉,还是在门外站着看看,当好这文坛的门卫,潜伏几年,嘿嘿,说不定会成为北大那保安,到时有了真才实学,再自豪地迈进这神圣的诗坛!
2017年9月20日(凌晨)自嘲于广东珠海

————————————
赵杰,自封仁慈居士,湖南慈利人,早年教书育人,后改行从业金融,2017年6月入【高举阁】学习写作,先后有诗、散文、游记等拙作在【高举阁】 【华语有约】发表。现在广东珠海,爱好文学、摄影、旅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