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雨 (文/诵 龚昀琪)| 第 5 6 8 期


作者·朗诵|龚昀琪
今天是九月二十二日,天气晴。
傍晚觅食途中,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了个彻底。好在,我的鞋里还没进去水。
大雨来得突然,进门前晴空万里,寻不到丝毫下雨的征兆;出门时,已乌云密布,霎时雷声轰起,大雨就在此时把黄昏围了个水泄不通。人群就在这时乱了分寸,各顾各的,只有打伞的恋人不紧不慢。对于热恋的人,自然的风雨往往不那么令人害怕。
雨,大抵是过去了。天空开始亮起来。大雨过后的天空不同从夜里赶来的。铺天盖地的轰轰声后,寂静从四方传来。篮球场上偶尔传来一声,久久没有回应,恐是羞涩于打破这片空灵,索性不言语。等到乌云向四方正式散开,军训声、嬉笑声、朗读声,像是打响了下课铃,纷纷嚷嚷,如发酵的面团,变大,变松软。
大雨总是打得人措手不及。它说来就来了。你不让它来,它也还是会来的。猛猛地砸着来。路遇大雨,尤其当你躲不及又跑不掉时,你觉得雨是冲你一个人来的。如果你此时暴躁,在雨里跌一跤,滑倒或是磕在路沿儿上,都极有可能。
很些人喜欢小雨。缠缠绵绵那种。之前我也喜欢。喜欢归喜欢,绝不希望它黏着下个不停,几天几夜那种。要说,倒不如淋个干脆,气喘吁吁,也有得说头。
天空亮了不多会,就暗了。实话讲,傍晚大雨后,天空必然是亮不通透的。它像只小狮子,打了个哈欠,又眯眼睡了。大地和人们都被它吓得够呛,一晚上都静悄悄的,热闹要到明天了。
这时的暮色渐渐深了,全然没有白日的宽阔明净,好像苍老的,皱皱的脸庞,缩在一块再蜷起来,暮色中的世界,并不那么宽敞,只见连接的山头勾勒道道痕迹,许是额头的皱纹。天空并不那么黑,藏青色的,使人觉得肃穆。城市的灯亮起来,我叫它夜幕之花。人们开始在他们的灯下就餐、饮酒,还能歌舞,延续白天最后一点欢乐。这点欢乐是被允许的。因为此时,你可能正与你的母亲在一起,或者和你的孩子。
路走着走着,也有走不过去的时候。写着写着就没话说了。世界安静得出奇,这不是无话可说的理由。说心里话的,总得等到没人时候,或到没人的地方。有时候,就连有人没人也不那么关键,只是要静。更甚者,只要个能说得来的,只是往外倾吐,也不管它闹不闹腾的。
雨后的夜晚和下雨的夜晚不同。雨后的夜让人在亢奋中安静。下雨的夜或使人静,或使人心情杂乱,都说不准。
昨儿一早,雨便下过了。太阳迟迟不现身。晚上,几近一点才合眼。忧心的事和可靠的人让我心慌又幸福。今夜,大概可以睡个好觉。现实的风雨和自然的风雨一样,冥冥之中好像要来,来过了则是安稳。
这样的雨和雨后的夜不同于我们在南充遇到的那样。南充七月的雨可能是用来泡温泉的,夜晚比白天踩着更舒服。如果不是为了不淋湿衣服和头发,在南充街头不打伞也极为享受,润而不湿,热而不闷。南宁的雨我也见识过一两回。在你午睡的空档,听得窗外三两声响雷,雨已经铺满了南宁街道。醒来之时,似梦中梦过,城市一如往常,湿热的感觉浸透城市的角角落落。这是七月的事。
现在已经九月。那是两个多月前的事。
刚刚那场大雨,已经在两个小时以前了。再等等,现在也会变成昨天的。
2020.9.22晚
作者简介
龚昀琪,环县洪德乡人,爱好朗读和登山,喜欢《红楼梦》与美学。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