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今之事》2.论平等 2.1

邓海军 译注【译者按】平等是药,而不是粮。平等之所以是善,是因为我们病了;恰如衣着之所以是善,是因为我们不再纯真。现代民主社会的一大危险就是,平等会溢出社会政治领域,上升为普遍原则:药变为粮,民主政治变为民主主义,次优选择摇身变为至善。当此之时,民主政治岌岌可危。避免这一危险,则需为民主、平等划定义域,不让其侵入属灵生活。恰如衣物之下,我们应保全肉身;属世生活里的平等外衣之下,亦应保全属灵之尊卑有等。如此,方可保全民主政治。【1.民主制之理论基础,乃人之堕落。P17】 我之所以是民主派(democrat),①因为我相信人之堕落(the Fall of Man).②①一位不知名的美国学者强调指出,C.S 路易斯在英国生活、写作。他用”being a Democrat”一词,与美国的“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②关于现代民主政治与基督教原罪教义之血肉关系,张灏先生的《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一文,有更为详尽的论析。 我认为,绝大多数人之所以是民主派,乃出于相反理由。绝大部分民主热情来自卢梭之辈的看法。他们相信民主,是因为他们认为人类如此明智如此良善(wiseandgood),故而统御(the government)应有他们的份额。 以此为根据捍卫民主,其危险在于,这些理论基础并不对。一旦其弱点暴露,就有喜好专制的人坐收渔翁之利。只需反观自身,我就可以发现它们不对。统御鸡舍,我并无份额,遑论国家。 同理,绝大多数人——所有听信广告,用标语思考以及传布流言的人——也无份额。民主之真正理由恰好相反。人类是如此堕落,以至于不能将凌驾于同胞之的不受约制的权力①托付(trusted with)给任何人。亚里士多德说,一些人更适合于做奴隶。②我和他并不矛盾。只是我拒斥奴隶制,因为我看到,没有人适合于做主子。①原文为“unchecked power over his fellows”。译为无上权力,更符合汉语表述习惯。但这样会让我们忽视“不受约制”和“同胞”故而,选择直译。②这里指的是亚里士多德的著名的“天然奴隶”说。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吴寿彭译,商务印书馆,1965)第3卷1279a;“关于通常所说的各种统治,大家不难辨别…..主人对于奴仆的统治就是其中的一个种类;这里自由主人和天然奴隶两者的结合的确可以互利,但主人执掌统治权力时,总是尽多地注意着自己的利益,即使有时也考虑到奴隶的利益,那是因为奴隶如果死灭,主人的利益也就跟着消失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