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英杰曾志 学习典范 (文/钟彩银 诵/穆菲菲)|第 296 期

英杰曾志 学习典范
作者 |钟彩银· 诵者 | 穆菲菲
2014年4月22号,我同40名政协委员,怀着仰慕的心情奔赴中国革命圣地井冈山培训学习,这是我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激动与迫切的心情溢于言表。
短暂而宝贵的6天的培训学习,诸多英烈荡气回肠的故事,使我迷惘的心灵一次又一次地被撞击、震撼、折服,情感也一次又一次地被感染、振奋、共鸣。因为在我心里,井冈山不仅是黄土堆砌的一座高山,更是中国人民的一种精神符号、一座精神丰碑、一座震撼世人的信仰之山。
尤其是女中英杰曾志的故事,让我激情澎湃,热血沸腾。她的精神让人难以忘怀,她的胸襟使人难以置信。我怀疑她可能是生长在地下的植物或石头的化身,不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肉体凡胎,如果是肉体凡胎,不会一根劲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到底!同学们也说她是神仙不是人,是人没有那么固执和原则。(她的固执和原则真的让人想不通)!为此,有人说她像傻瓜、有人说她太愚钝、有人说她冷酷无情没心肺,不顾亲人儿女自顾自,都不相信凡人的境界如此高,信仰如此坚。
而诸多事实告诉人们,她就是个“开怀天下事,不言身与家”的另类人。为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与建设事业,她一个娇生惯养女人,所奉献的远远超过了一个女人,所给予的远远超过了一个母亲。她的奉献和给予,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她在艰苦卓绝的岁月中,如此坚守信念、矢志不渝 是什么力量激励她放弃优越的家庭环境和生活,放下大小姐身份,依然决然地投身到解放全中国的革命事业中,并将刚出生不久的儿子送予别人抚养?是什么力量叫身为高官的她,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干了一辈子护林员工作?难道她就不怕森林中的野兽伤害、吞食儿子?不想让儿子走出大山,回到她身边过上幸福的生活?上世纪70年代,解决商品粮户口成了改变农民命运的跳板,寄养在井冈山的小儿子抱着一丝希望,专程从山区家乡跑到北京求母亲,给自己解决个商品粮户口,改变一下家庭与后人的命运。曾志听了儿子的要求却拉着儿子的手说:“孩子,你的想法是不对的,中国解放了,土豪打倒了,党和政府又给你们分了田地和家畜,你们应该本本分分,踏踏实实地种田养活自己,不要随便给党和政府添麻烦、加负担。如果人人都想吃商品粮,那分来的田地谁来种,粮食谁来供?我可以供你学技术,但不能徇私舞弊开小灶,破了党的制度和规矩”。又是什么力量让她将自己缝缝补补、省吃俭用节余下的所有工资(用86个信封装好注清楚),全部捐献给贫困地区而不留给子女?
这诸多的大爱精神,无私精神,忘我精神,奉献精神,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和接受。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一个儿媳,为什么不用手中的权力给家人与孩子谋福利?为什么不给自己贴金敛财留后路?而要固执地用对信仰一生的坚持、坚守来铸造井冈山精神和信仰呢?这就是凡人做不到、俗人不愿做的女杰的胸襟与志向,这就是先生为了革命、可以牺牲一切的信仰和精神!让我在感动和感慨之余,不得不深刻思考井冈山精神究竟是什么。
一、忠于革命不顾私
曾志,1911年岀生在湖南省宜章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原名曾昭学,在新知识新文化的影响下,她15岁投身革命,改名曾志。为党和人民艰苦奋斗了终身,将毕生精力和心血无私地奉献给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是我党组织战线上杰出的领导者之一,又是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是革命老区宜章县在革命时期涌现出的杰出代表之一,是中国革命女性中的典范,也是近代中国史上为数不多的女性优秀革命家。她情操高尚,品德优秀,做事认真,工作踏实,赢得了广大干部和群众的高度称赞和尊敬。
在长期革命生涯中,由于“左倾路线”的迫害,她曾6次蒙受委屈,6次受到严厉的党纪“处分”。两位伴侣夏明震、蔡协民在斗争岁月里先后为国捐躯。为了不影响革命工作,她化悲痛为力量,将3个幼小孩子留当地群众养育。后为了筹集党的活动经费被迫卖掉。这是一个女人做不到、一个母亲难以割舍的情怀,但曾志女士忍痛割爱的做到了,这又是一种什么情怀、什么精神?让人难以理喻!问她懂不懂亲情?疼不疼身上掉下肉?她的回答是: 为了革命的信念,为了全中国的解放和穷苦人民都有饭吃有衣穿,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自己的生命。
1945年,曾志患了阑尾炎,考虑到日后还有许多大战要打,她在做手术的同时果断做了绝育手术。术后不久,根据党的需要,她们夫妻双双被派往东北战场组织敌后游击队工作。临行时,她恋恋不舍地把与地下工作者陶铸同志的爱情结晶,4岁的女儿陶斯亮留在延安保育院,交给长征战士杨顺卿抚养。虽然在托交,但她心中很痛很苦很纠结,不住的问自己: 曾志啊曾志,你已做了绝育手术,没了生育能力,今天与女儿别离,在这有生之年还能团聚吗?如果不能怎么办……她痛苦和后怕得不敢往下想了,抹掉泪水,忍着难以割舍的情怀对杨顺卿说:“顺卿同志,我们今天把这个孩子托付给你,如果我们回不来,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你要排除一切困难把她抚养大。”
她和陶铸在向毛主席辞行时表态:“为了革命,决不考虑个人得失,并且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一切。”当时,毛主席充满激情地赞叹道:“这才是陶铸和曾志!”就这样,在最艰苦岁月里,每当革命事业和家庭生活发生矛盾或冲突时,曾志就说“开怀天下事,不言身与家”。
二、坚定信念不动摇
“文革”期间,因为“四人帮”的迫害,全国上下“打倒陶铸”的大字报铺天盖地、口号声此起彼伏,“挂牌批斗,游街示众”成了家常便饭,曾志也不时地被拉去和“刘、邓、陶”一起挨批斗。无休止的武力批斗和折磨,使陶铸的身体受到极大摧残,1969年初,他被查出患癌症。9月的一天,曾志被告知因中苏关系紧张,组织决定将陶铸疏散到安徽合肥。看着重病在床的丈夫,曾志没有说话,想把这无情的消息晚点告诉陶铸。然而,什么也瞒不过相依为命几十年的丈夫,陶铸轻声说:“告诉我吧曾志,什么事?”话语中透着对一切事件都能泰然处之的平静与大气。曾志看瞒不住丈夫,便给丈夫说明发生的一切。陶铸拉过妻子的手紧紧握了握,从身边拿出一张纸片递给她。
曾志打开纸片,只见上面是用钢笔写的一首诗——《赠曾志》
“重上战场我亦雄,感君情厚逼云端。
无情白发催寒暑,蒙垢余生抑苦酸。
病马也知嘶枥晚,枯葵更觉怯霜残。
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曾志捧着丈夫的诗作看了又看,止不住的热泪象断了线的珠子模糊了双眼,又怕被丈夫看见心疼,她转身擦干泪水,小心翼翼地卷起丈夫写给自己的心语,一针一线地缝到了衣服里……
事后不久,曾志也被遣散到广州,在女儿陶斯亮的陪伴下,母女二人匆匆踏上了南下列车,行至半路中转时,得到了陶铸在合肥去世的噩耗。女儿陶斯亮泪如泉涌,难以自持,而久经风雨的曾志则紧握女儿双手,含悲忍痛说:“亮亮,挺住挺住,一定要挺住,不要哭,妈妈坚信,党和国家这种不正常的状态不会持续太久,我们的党有能力将它纠正过来。”
三、恪守原则不徇私
晚年,曾志依然关心着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关心着年轻一代的成长和进步,而她自己与蔡协民烈士所生的儿子蔡石红,直到她去世,仍在革命老区井冈山务农。她的一生就是这样,国事家事经纬分明,这已成为她做人的原则、做事的准则。这种原则的恪守,即便在她生命的最后关头也毫不含糊,她想的依然是国家,念的依然是人民,忘的却是自己与亲人。她生前就立遗嘱要求亲属:我死后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在家里设灵堂;京外家里人不要来奔丧;北京的任何战友都不要通知打搅;遗体送医院解剖,有用的留下,没用的火化;化下的骨灰一部分埋在井冈山一棵树下当肥料,另一部分埋在白云山有手印的那块大石头下。绝不要搞什么仪式,静悄悄的,三个月后再发讣告,只登消息,不写简历和生平。”“我想这样做才是真正做到节约不铺张……让我死后做一名彻底的丧事改革者!”
这就是我学到的女杰精神和纯洁灵魂,可歌可泣,感人至深!
总之,井冈山之行的感受太多,不仅是一次学习之旅,还让我接受了心灵上的洗礼,看到了渴望已久的革命圣地,更是一次脱变之旅,让我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境界得到了提高,精神得到了振作。还有井冈山的现场教学,寓史与理、寓史与情,以情感人,以理励志,实实在在地感到不虚此行。革命精神令我毕生难忘,先烈遗志要星火相传。
最后,特别感谢政协各级领导,给我提供了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让我学到了在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坚定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理想和信念,同时又增强了党性修养,增进了委员与委员的友谊,陶冶了情操,净化了心灵,打起了精神,鼓足了干劲。
顺赘在井冈山学习期间创作的一段唱腔请大家指正:
(苦音二六) 登上山峰心沉重,
重温旧居泪沾襟。
多少先烈此山住,
多少先烈地下眠,
多少先烈没回家,
多少先烈没送终,
多少先烈没留后,
多少先烈没留名。
为了革命得胜利,
心甘情愿洒热血,
鲜血染红井冈山,
死骨堆起五指峰。
今日来到井冈山,
祭奠英魂理当先。
作者简介
钟彩银,环县道情皮影保护中心干部,系甘肃省戏剧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民俗协会会员、环县政协第八、九届政协委员,从事文化工作44年,发表作品百万余字。

主播风采
穆菲菲,教师,西北师范大学本科学历,热爱朗读,读一篇好文章能使人心荡神弛,情思横溢,如饮甘露,浑身清新豪爽,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