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原创】‖村里的一些趣言趣事

村里的一些趣言趣事
文 / 蒹葭
以前有一段时间我伯老是唠叨我,说你在屋(娘家)恁个时候瞎好教了恁长时间学,你就不会也写个申请,让给证明一下,将来也给你点儿补助,咱村有的代了几天几个月课,上报的表上都填了好几年甚至八年十年,你宁宁地就跟没这事儿一样。我说伯你别操心了,当年的校长都不知道在哪儿呢,费那个事干啥,再说指望那个能咋着。我伯就生气了,说国家就是指望你给省喔点钱呢。然后几天喊吃饭都不答应。 再后来女儿在上学,我伯就又开始说人家比咱光景强多了的都有两免一补,你不会也寻托人说说。我说伯,求爷爷告奶奶的事你就别让我做,说到底总是困难学生办的多,咱们手勤一点儿,到哪儿赶不过来。我伯还不依,我只得说你给你娃说,他同意就行,让他去。我伯没办法了,说奈还是算了吧,喔撅头tie(客),更莫想。 又再后来我都怕了回家,一回到家我伯就不停地说,说以前不让修房要修,看看现在赶背沟了不是。说你也去村里寻寻,你么看看人家人,有的哭有的骂,有的闹有的缠,有的耍死皮赖,有的是背后找人给办事儿,有的在村里也修了房,有的是城里有房子,有的省里都有房子,反正倒腾着到头都成了贫困户。咱家明明不胜人家,也不让你这样那样,你就去给说说实际情况,说说前几年都生病的事,说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也给咱争个贫困户,还给看病,我要是生病了也不熬煎。才开始我只是听着好笑不言传,后来实在说得不行了,我说伯你想咋说你去说,我不挡你,你别让我去,我年轻轻的,好意思吗,你以后生病的事不用你管,天塌了有人给你顶着就是。他儿子回来听到了,粗喉咙大嗓说该干啥干啥,不要闲没事老看别人家,咱过咱的光景,管人家呢,没有那些,咱还不过光景了还不活了不是?我伯于是终于不再言传,但是出去见人就说,想起来就说:“唉,没法,逢着一对儿两个二蛋子憨憨,嘴也上不去没话说,你有啥法,你能咋着,干操心,顶啥用。” 昨天还在我扫院子时候又说,你出去看看,现在国家又给贫困户硬化院子,一个院子五千块,常年锁门在外头干活的都丢下活赶紧回来了。说我也管不了你们,管你们咋着都中。 听着哭笑不得。 早上看到樵夫哥写的《槲叶与粽子》,一时间又想起来一些身边听见的看到的有点儿好玩儿的趣事趣言。人说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多是,可惜我深居浅出孤陋寡闻只能八卦自己知道的这一点点儿。 就不说樵夫哥的那句“只给拿米拿糖,不拿槲叶让我们咋包粽子?!……”了,也不说网上热传的那个“给我扶个媳妇吧”,因为实实在在遇到过,就不觉得多稀罕。去年冬天,身边几个老师百忙之中抽时间去扶贫,带去的有小太阳之类的那种电暖气,去了也没人问句辛苦,没人问看咋走到的。扶贫户中有人说还不如送个其他东西呢,有人说喔恁费电让人咋用,有人说还不胜直接拿点儿钱个人想买啥买啥。冰天雪地的回来,路上一女老师摔跤手脖骨折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年都没过好。还有给贫困户送油的,人家坐在院子看蚂蚁上树屁股都不抬一下,爱答不理地说搁你跟前喔哒。还有一四十二三岁的娃,不缺胳膊不少腿高大壮实,向干部讨要说法:“老早大集体恁个时候,我伯给村里打麦子把手弄伤了,我姊妹多,光景老过不前去,害得我现在连个媳妇都说不成,这看咋说?” 还有一项扶贫无息款什么的,有人问扶贫干部,我把弄回来存喔儿吃点儿利息中不中? 那天去邮局有点儿事,正碰上一人在和邮政人员交涉:“给你商量商量,让我把农村信用社的存款转到你们邮政储蓄上,二十万(这是原话里的原数字)还能给你顶点儿任务啥的,你想办法随便给我换个名字或者咋弄,不要让上边喔电脑啥查出来,保住我的贫困户就行。”邮政人员说那个我给你办不了,我也不要你给我顶啥任务,你去其他地方吧。那人嘟囔着说看这弄的叫啥事,有钱都不知道该往哪存了,总不能搁屋里让贼搔见了或者让老鼠咬成碎渣渣了咋办? 还有一家贫困户,一对中年夫妇四十六七年龄,一个儿子已经在外打工了,一个上学。可怜吗,以前真也算可怜。但是村里人说人家可怜不亏呀,一天吊儿郎当没有受过一点儿症,亏啥亏,不屈。如今弄成了贫困户,竟然连小车都开上了,“呜……”一声去街了,“呜……”一声去城了。得意地说咱城里头房子都到手了啦,哈攒喔钱干啥,先享受着再说,俩娃到时候再说俩娃喔事儿。去城还几天都没影,有人说那媳妇:“你喔人开上车几天都不着家,干啥去了你也不管管。”媳妇说就他喔死劲儿,除了去钻牌场哈能干啥,我也管不了,管他玛其。 有一五十多点儿老两口,女的多年类风湿可怜,男的还力力量量,真要是干起活来也是一把好手,女儿女婿常年在外打工。有钱没钱的就不说了。女的出来串门老说:“我喔鬼娃人,你说这会儿还能干动,一天就坐那儿拎住个烟噗杵噗杵有啥好处,五块钱一盒一天一两盒多心疼人,哈不敢说,一说就抓抓(二声的zhua zhua),没办法,管他其。唉,要说公家给拿喔米面油也nie guo(凑合的意思)够我俩人吃了。” 还有甲乙两家,光景都挺好的,都想办法进入了贫困户。 贫困户房子政策下来后,甲家在乡里报了有了单元房,女主人很能干很有远见,老早跑腾着把儿孙的户口和她老两口的择开了,说如果将来村里的房子要怎样,就说那上屋好的房子是儿子的,下屋以前的牛圈房和搁锄头撅把的房子说是老两口的。贫困户头是老两口的。 乙家是最后老人生病了才看着困难,但成了贫困户后看病也有国家管。乙家本来的三代人,户口之前为了低保和救济之类的和老人早分开了,上屋有土房,下屋修有几间平房,如今想着第三代是俩男娃,趁机会赶紧到城里弄套房子。一家人商量到底,把分开着的户口跑腾着又合到一起,可以把城里报的房子的平方弄大一点儿,说将来要扒村里房子也就那样说说,说国家要这一片儿院子也没用。谁知道最后真的要扒村里房子了,上屋瓦下了之后又搁了几个月,乙家想等像以前好些事儿那样,过一阵儿风头就过去了就凉了算了,再去把瓦撂上还外甥打灯笼——照旧住。谁知到最后立刻要扒了,而且平房也要收回,因为城里的房子是全家的,钥匙都早拿手里了。这下傻脸了,老人哭着说我老了往哪儿去呢?二代人说不要城里的房子将来再去给第三代人买是无论如何买不起的。最后只得在村里另外的地方租了几间房凑合,心疼万分地搬去安顿了老小,很有一点儿“剜却心头肉,医得眼前疮”之感。 乙家背后说不想咬人,说有的也享受了房子,咋不见扒房子。 甲家背后说一个萝卜想几头切,哪有恁美喔事儿。 真真还有点儿八仙过海的味道,看着让人望仙兴叹。 还有下川一村的一家贫困户房子失了火,国家给到城里直接弄了一套房,好事儿传开了,到哪儿都能听到有人说:“唉,咋式想办法能让咱喔房子也着火呢?” 我伯刚串门儿回来,说下边谁谁的屋里人在背后说笑话,说他不给办看中不中,不中把以前吃的都吐出来,不中就把他七大姑八大姨三伯四妈享受的都提溜出来,只怕一提溜蛤蟆老鼠一大串…… 天,这年头家家光景都好过太多了,政策也来帮忙,但怎么净出这样的趣言趣事呢……
作者简介:
蒹葭,女,76年生,河南三门峡卢氏人。微信名,知足长乐,岁月静好。一位从中原黄土地走来的女子。文学爱好者,有作品在微刊发表。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禹平文学
微刊主编 | 乐俊峰

《禹平文学》?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lxct668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