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满义 | 我的父亲母亲(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我的父亲母亲(散文)
杨满义
2020.05.10
?
?? 2020年春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一场疫情,让每个人都有了太多的感悟。漂泊数年的我在家待了整整五十三天——这亲情相守也深深地根植在了我的记忆里。
因为工作地在湖北,所以我过了一个几经折腾、非同寻常的年。尽管现在生活已恢复正常,但想起来这个陪伴父母时间最长的年还是让人难忘。
今天周末,再次离开家复工待在湖北异乡,又想起了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母亲出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现已步入杖朝之年。他们是那个年代少有的有着高中文化的普通农民。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冷峻、严肃,清瘦健康;母亲温柔、质朴,尽管操劳大半生却很坚强。
父亲年幼丧父,本来是有机会参军的,却因奶奶的无助和固执未能如愿,早早挑起了家庭重担。成年后看到父亲的玩伴们当兵事业有成,父亲的兄妹和邻里甚至曾埋怨我已故的奶奶,但父亲从来没有过。父亲为人厚道,曾当过两年的村干部,那两年他如鱼得水,带领乡亲开荒种地、抓生产抓建设,他组织人员打机井,让全村人告别了挑水的煎熬日子,吃上了干净卫生的自来水。从我记事起直到参加工作,家里一直经营小卖部,父亲靠勤劳养活一大家人。记得上小学时父亲经常步行去镇上进货,有一次出门时下雨父亲穿了雨衣,路过学校时雨停了,父亲来学校找我,想让我放学把雨衣带回家,他去进货方便点。看见破败不堪的雨衣,嫌拿着这东西碍事会被同学嫌弃,我没有答应父亲就跑开了。天快黑时父亲才汗流浃背地驮着两编织袋货品进门,他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只是让我接过了他肩上的雨衣。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每次想起我都会为自己曾经的自私和虚伪自责。在我成长的路上每遇挫折,我也都会记得换位思考、包容别人和反省自己。听母亲说我刚出生不久,因为村里一对知青回城时想要领养孩子,答应要用一辆吉普车换我,父亲当即就拒绝了。到现在家里人还开玩笑说我欠他们一辆吉普车呢。父亲是我家的坚强后盾,他宽厚仁爱。
母亲出身书香门第,因为她父亲是教书先生,童年母亲并没有像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早早辍学。我的化学老师和母亲曾是同窗好友,她告诉我高中毕业后要不是母亲承担起了家里“老大”的责任,无奈放弃学业,母亲一点也不比他们同学差。尽管没能成为职业女性,但有文化的母亲不但乐善好施,而且做事有板有眼,在兄妹、妯娌和邻里间都很有威望。母亲爱干净,家里虽然简朴但总是一尘不染。记得小时候每到天黑,临睡前我们兄妹四人会自觉站成一排,母亲挨个给我们掸土、洗脚后才能上炕睡觉。一日三餐吃饭全家人也得分个长幼先后。从小到大不管什么时候进家门,姊妹们第一句话都是对着父亲问“我妈哩?”。儿子出生直到小学毕业,母亲一直在城里帮我带孩子,连妻子和儿子都深切体会了母爱的温暖。母亲热心,左邻右舍都很熟络。儿子告诉我陪奶奶买菜,就得做好帮邻居奶奶拎篮子的准备,母亲经常把父亲从老家带来的自家种的菜分给邻里,不过儿子也常说家里的红薯是这个奶奶送的、竹笋是那个奶奶送的。母亲是家里的主心骨,她贤淑友善。
父母对每个孩子都疼爱有加。兄弟姐妹四人当中我最小,又在外地工作。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带妻子孩子回家,姊妹们也才能匆匆见一面。今年春节因为疫情没能和两个姐姐见面,从电话里得知她们都很好,我便欣喜放心了。两个姐姐也因不能走动给父亲母亲拜年、不能与我们团聚而深感遗憾。
我不到十八岁就开始在外求学,后又在外地工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父母一直随哥哥一家生活。前几年他们的身体还算健朗,但近两三年每况愈下。常说一家人在一起是最长情的事情,夜深人静时我也经常叩问自己,难道我为父母亲能做的只是隔三差五的一个电话、一包好吃的、一些日常药品?每每此时常会在内心升起对兄嫂和妻子的感恩。
今年春节是很久以来我和父亲母亲在一起时间最长、也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少了城市的喧闹繁杂浮躁和亲朋的来往走动搅扰,更多的是亲情的陪伴和全家的欢声笑语。母亲还是那么唠叨,要求儿子穿暖和、要求我跟妻子按时起床、要求父亲坚持锻炼争取早日能下地走动……父亲因为腿伤依赖轮椅,即使坐在轮椅上他仍爱插话,动不动就和重孙、孙子们为下象棋干一架,每每争论不休时我们都是裁判员,不管谁对谁错,父亲一旦“傻笑认错”,孙子重孙们就要“得寸进尺”……
不惑之年能陪上了年岁的父亲和母亲是件奢侈的事情,母亲的絮叨、父亲的无理是成年以来我难得亲见的,这些久违的充满烟火气息的家长里短我永远都听不够。
复工临走,车后备箱早已被嫂子塞得满满当当,父亲不断提醒我儿子带上口罩,叫我等疫情过了再往湖北上班,母亲恨不得把家都给孙子带上,不停地问我们啥时候回来,只有我一句“最多一个月就回来看你们”才让父亲母亲像吃了定心丸,愿意离开我的车为我们一家三口放行。
车开出去好远,我还能从后视镜看到父母和哥嫂们站在原地久久不愿散去!我没有制止眼泪流下来。这一刻,我深切体会了“世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这句话的含义。
2020年,因为我拒绝不了你,所以我还是很喜欢你。
疫情终将随时间过去,我也将在生活的浪涛里勇往直前!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愿岁月静好,父亲母亲安康!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杨满义,陕西泾阳人,文学爱好者,现就职于湖北十堰。
邺 城 文 学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