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乡土】人物系列之四 范诚: 苦命的堂婶

范诚:乡土人物之四
苦命的堂婶
苦命的堂婶
范诚
堂婶是在送公粮途中坠河而死的,连同她四五个月的胎儿,共两条人命。
堂婶之死,后来据说是因为饥饿和劳累,在过渡时突然晕倒,坠入夷江的滚滚清流中,甚至没有鼓几个泡子便没了踪影,会水的人跃入水中反复摸索也没找到,过了许久,在下游不远处才捞到尸首。
没想到堂婶死得这样惨。堂婶嫁过来才两年,我清楚地记得她与堂叔拜堂成亲的情景。

阿宝叔是我父亲的堂弟,因为家里穷,近三十岁还没有找上老婆,全村人都为他急。对象介绍了无数个,要么看不上他的家境,要么就看不上他的人才——个子偏矮,皮肤黝黑,满嘴黑牙,笑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味道。其实他并不傻,只是不太勤劳,所以家徒四壁,光棍一个。
我们村住水头田塘,离县城只有三华里。所谓田塘,即在大山丛中有一坝好田,水旱无忧,最宜种庄稼,是比较富裕的地方。所以愿意嫁我们村的人多,特别是当时生活困难的时候。
经媒人介绍,堂婶——当时还不叫堂婶——跟着她的老祖母从三四十里远的白沙后山一个特穷的山寨来相亲,那家人据说有三个女儿,她是老大,十八九岁,中等个子,身材略显单薄,因为害羞,脸上飞着两朵红云,始终低着头,跟在祖母的身后。那祖母七八十岁,健步如飞,声音爽朗,有一种双枪老太婆似的豪气。

老婆婆到阿宝叔家里看了,又到村里走动了一圈,了解情况,便决定将孙女许配到这里。那几天,阿宝叔特别高兴,憨憨的笑容里,露出了那一口大黑牙。
过了约一年,堂婶被阿宝叔娶了回来。虽说她家里穷,但准备的是六台嫁妆,即一张大书桌,两个厨柜、两口木箱,还有一个大木火柜,外加脚盆洗脸架等,一路浩浩荡荡地抬进村来。我当时小,跟在后面捡鞭炮,讨喜糖。
为了娶这门亲,阿宝叔借支了近一年的口粮。一方面为了办酒席,另一方面给女方家送了些粮食,因为山上田少,早已揭不开锅了。结婚过后,家里便捆紧裤带,节约粮食还债。

按说我们地方还是较好的,每人约有一亩口粮田,双季稻打下来,有七八百斤。但我们那地方公粮重,每亩约要上交三四百斤公粮,余下的也就不多了,而且当时缺油水,人的食量大,似乎总是吃不饱,所以只能以红薯、苦荞等杂粮来补充。
阿宝叔长期打光棍,一个人吃饱,全家人撑倒,是个不太顾家的人。堂婶娶回家,家中有一顿没一顿,他也不太管。而堂婶山里出身,又没什么文化,总是不多说话,一般人也不明白,只有一些妯娌们渐渐看出来了,因为结了婚近一年还没有小孩,有人怀疑她是寡婆子。但有些过来人,从她营养不良的肤色中看出了端倪。
后来,她的老祖母来看了一趟孙女,之后放出话来,说都讲水头田塘好,原来也没饭吃,渐渐有点后悔怨恨媒人的意思。村里的妯娌们也批评阿宝叔,要他关心老婆。有好心人又借些粮食给她家,于是情况有了好转,不久堂婶有了身孕。

每年的“双抢”过后,早稻收割了,晚稻插下去了,村里便抓紧晒谷。晒好谷,赶紧分一些给群众接新,因为大部分群众早已青黄不接了。另一方面,就上交公粮。
当时因为夷江的阻隔,没有架桥,不通公路,所以送公粮都必须挑着去送,男的可以挑一百五十斤左右,女的挑一百斤左右,按重量计工分。每次生产队送公粮时,一群挑着稻谷的社员,晃悠悠地拉成一条长龙,远看过去,煞是壮观。隔近了,便可以听到扁担和箩筐绳索磨擦的吱呀声,好似悠扬的音乐。
因为没有桥,只能过渡船,于是大家将公粮挑上船,小心翼翼地将箩筐放在船中心摆稳,人则靠在船舷上坐着,权当休息一会。船一靠岸,再分先后挑着粮食到摩诃岭县粮食局仓库过秤入库。那验收入库也挺不容易的,除排队外,只见仓库管理员手拿一跟长长的铁丝,一下插进箩筐里的稻谷中,往上一拉,铁丝的槽中带出几粒谷粒。管理员放入口中一嚼,当即判断出稻谷是否晒干。合格的过磅入库,不合格者则挑到仓库旁当阳的地方去晒,直到符合要求为止。有时同一批粮食有的合格了,有的过不了关,难免发生争执,但管理员的权威至高无上的,于是不合格者只能自认倒霉。

出事就出得那么巧。那一天,堂婶似乎特别精神,挑着满满的一担粮食,一个劲往前冲,中途也没停歇过。到了船上,便坐在船舷上喘息。船到河中央,她往后一翻,便一声不响地坠入水里,以至于船上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待大家发现时,喊的喊,叫的叫,两岸的人也划船过来救人,一时江面上乱成一团,同船的人放下竹篙想让她抓住拉上来,但毫无反应。估计下水时人已晕倒,几乎没有挣扎的能力。
一个好端端的人因为送公粮而落水淹死,丧事自然由公家出钱来办。因为节省,就买了一具水泥棺材下葬。堂婶娘家的人都来了,哭哭啼啼。特别是老祖母最伤心,几乎是老泪纵横,声嘶力竭,声称孙女是她害死的,不是让她嫁到这里也不会淹死等等。
阿宝叔那几天真的变傻了,痴痴的,面无表情,象是霜打的茄子一般。
后来听说,堂婶的祖母舍不得那一套嫁妆,要堂婶的大妹嫁过来填房。那妹子死活只是不肯。老祖母似乎良心发现,也没有霸蛮,那姨妹子终于没有过来。

阿宝叔过了若干年后,娶了个跛脚妇女为妻,这个妻子虽然腿脚不方便,但勤劳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还生下了一个胖小子,修了新砖房,不过那已是后几年的事了。
现在,阿宝叔已抱上孙子了,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只是死去堂婶的坟墓因没人祭扫,那隆起的土堆已经平了,上面长满了荒草杂木。附近的山中常传来几声凄厉的鸟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范诚,湖南新宁人,1985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湖南广播电视台高级记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签约作家。作品刊发于《人民日报·大地》《芙蓉》《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西部散文选刊》《芳草》等各种报刊并多次获奖。已出版散文集《崀山走笔》《本色凤凰》《阅读湘西》《崀山乡土》《走玩湘西》《凤凰:那些人,那些事》等。
通讯地址:416003湖南长沙市开福区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
【图片来自百度,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公 告
所谓伊人,在河之洲——
登高举,而望白鳞。
白鳞洲文艺平台和高举阁文艺平台为诗人楚天之云主持,热心文艺和宣传,乐于推介作家诗人、新人新作。欢迎文艺家、文艺爱好者们赐稿。
【投稿要求】
1、新诗5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2、古诗词10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3、散文2篇左右,2千字内,配作者照片、简介;
4、书法绘画摄影10幅左右,配作者创作谈或者相关评论,配作者照片简介;
5、小说请赐小小说,一篇字数在两千字内。
6、收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结算】
1、文章发表后第十天结。低于20元不发稿费,高于20元作者稿费为赞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
2、稿费结后,零星赞赏不再发放,作为平台运营经费;
3、作者请主动加主编微信chutianzhiyun73,领取稿费,自发表后一月不领取,视为赞助平台。
4、奖励:发表第七天阅读量达到400,奖励红包8元;达到800及其以上,奖励红包18元。

主编:楚天之云手机:13762667910
2018.07.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