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建华 | 父母趣事(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父母趣事(散文)
徐建华
2020.10.18
都说家有一老,胜似一宝。屈指算来,我娘今年80岁,爹77岁了。他们在一起生活了50多年,也快一个甲子了。儿女们心中的这两个老宝贝一路磕磕绊绊,小吵小闹从未间断过,但是大半辈子又相濡以沫,从没分开过。
爹和娘都是勤劳、朴实、善良的农民。娘很瘦小,却性格刚强,心灵手巧,走路带风,说话又急,干起活来从不惜力的人。爹是爷爷奶奶中年得子,从小不会做家务,性格也比较温和,做活仔细,但又不爱操心的人。从我记事起,因为他们对做农活的快慢、好坏、先后顺序上有分岐,就经常不断地抬杠、吵嘴,有时吵得面红耳赤,而每次都是在爹的沉默中结束。因为仔细想想,娘不光说的在理,家里地里做的活也多,再说爹也说不过娘,也就不再和娘计较。都说“女大三,抱金砖。” 爹这一辈子依靠娘也习惯了,在岁月长河里他们已经把亲情融入了生活的点点滴滴。
娘由于从小就没有了父亲的缘故,年轻时一直是女孩儿当作男孩儿用,所以骨子里有一种不认输的心气。下地做农活时,都是和爹较着劲。80年代都是用镰刀割麦子,每到夏收时节,凌晨起床,到地里,爹和娘就拉开了比拼的架式,他们一人一个席子,一席子三耧,一耧三垄,来来回回地割,爹都是在娘的后边。有一年在种玉米时,娘对爹说:“咱俩一人一半地,各管各的,秋天看谁收成高。”这是要拉开比赛的节奏啊!爹只能接招。我们做儿女的都不在家,也帮不了什么忙,只有想着爹娘的汗水在流淌,静待着秋天的收获。秋天到了,爹和娘看着地里象列兵一样高高的玉米杆,都盼望着自己种的玉米收成好。可能是由于爹老是种的玉米太稠,玉米棒子太小,收成也没有娘的高。我们回家时娘会很得意的让我们看她的战果,“看看我种的玉米,是不是棒子大啊!”做子女的看着这一对儿有趣的老人,都哈哈大笑。我们忙说:“是,是,爹您得象俺娘学习哦,争取明年超过俺娘!”
人都说“少来夫妻老来伴”,娘就我这一个闺女,却难得来我这儿住上一天。记得以前有一次爹让人捎信说:“你娘身体不是太舒服,给她去医院看看吧。”儿子把娘接来让医生看了病,拿了检查结果,天已经快要黑了,我让娘在我这儿住上一晚。娘却说:“不行,我得回去,你爹不会做饭,怎么吃饭?再说我回不去他也担心呢。”看娘执意要走,我去送娘。回到家时天已黑下来,却看到花白头发的父亲还站在村口向远处张望着,西院的大娘说你爹后半晌就到村口一直等着了,看到娘安全地回来了,父亲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
娘一辈子性格要强,性情又急躁,而且越老脾气越大。去年的一天,弟弟打电话给我:“我们回家一趟吧,爹打电话说,娘把他赶出了家门,进不了家了。”我心想这两个老宝贝不知又怎么了?我们姐弟两个忙赶到家,让娘把大门打开,才弄清了原委。原来,家里盖了新房,院子里给娘留了一片地没有硬化,让娘种菜。这个小菜园就成了娘的宝地,也成了她的私有财产,至于种什么菜?什么时间种?怎么种?爹是做不了一点主的。这次是娘种菜,爹帮忙,爹给娘抬杠,说不能这样种,要那样种。娘的脾气很大,一气之下把爹推出了家门,还用棍子从里边顶住街门,说爹不听话,就不能让他回家。我们两个听了忍不住噗哧一笑,我取笑娘说:你这是不是更年期还没走,你这更年期也太长了吧。
豆角、黄瓜和南瓜
今年80岁的娘,年轻时辛苦操劳的后遗症己经出来了,双腿严重变形弯曲,两手手指关节粗大。可她就是不听儿女们的话,在家一刻也闲不住。因为她不放心爹做的活,事必躬亲的她,翻地、浇水、种菜。娘种的菜不打农药、不施化肥。菜里长虫子了,娘会蹲在地里,有时趴在地里,用手去捉虫子。爹在一边只是笑着,又插不上手。一次回家时,看见爹在邻居家废弃的院子里,自己动手开辟了一小片菜园。两个人暗地里较着劲,比着干,看谁种的好。我们回家时,两个人都争着拉着我们去看他们的小菜园,可别说,种了一辈地的娘,种菜也是一把好手,长势喜人的豆角、茄子、黄瓜硕果累累。南瓜、冬瓜、扁豆爬满了瓜架。紫色的茄子又大又亮,黄瓜翠绿喜人。再看看父亲开辟的菜园,因为没有水管,不能浇地,望天收,只能靠着老天下雨,种的菜远远赶不上母亲的。这次娘又胜利了,得意的笑了。爹看着在邻居家废弃的院子开辟的菜园不行,今年又尝试着把不用的洗衣盆、水桶等放到房顶上种上菜,由于盆子里边地方小、土少,种的菜怎么也赶不上娘。我们回家时娘总是洋洋得意,说她种的菜好。爹和娘把长得顺溜的菜给孩子们留着,茄子放到以前不用的水缸里,豆角用皮筋一把把捆好,放到冰霜里,长相不好看的才留着他们自己吃。我们回家时爹和娘会把菜都分成一包一包的,这是儿子的,这是女儿的,这是孙子的。在对待儿孙的事上,爹和娘的想法和步调是出奇得一致。
枣花、馒头和丸子
家里逢年过节,娘都要用柴火灶上的大铁锅蒸包子、蒸枣花、炸菜角、炸丸子。每次都是娘准备食材,爹只负责烧火。可是从开始烧火,我娘就开始数落我爹,一会儿说火大了,一会儿又说火小了。用那句“都是我的错”形容爹是最合适不过的,因为每次都是娘胜利。爹故做委屈地说:知道我这辈子有多难了吧,我在家就没有话语权。我笑着劝爹:娘说你,你就全当在听唱歌。我弟媳妇开玩笑说:“咱爹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嫁男人就嫁咱爹这样的。”
我娘从年轻时就很要强,人小脾气大,老了老了脾气更大了。可要说娘对爹的关心那可是没得说。爹和娘一起下地干活,回来后爹去休息,娘却还要忙着做饭。爹不会做饭,一日三餐都是娘把饭做好,舀到碗里,爹才会端去吃,娘为了爹从没有在亲戚家住过一晚上。我是后来才知道,娘从小就爱吃辣椒,只是和怕吃辣的爹生活到一起,大半辈子从来没做过,更没有吃过辣椒了。爹和娘在吵吵闹闹中几十年,在相扶相携,相濡以沫的点滴生活中,诠释着最伟大的爱情!
如今爹和娘都老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现在儿孙们隔三茬五地去看看他们,为老人买点好吃的,给老人个零花钱,儿孙们的孝心会让他们笑得合不拢嘴。但娘总会说大辈子说过的话:“不用给,你们日子都很紧张,只要你们能过上好时光,比啥都强,我们也就能放心了!”做为女儿,以前工作忙,顾不上爹娘。现在有时间了,礼拜天会常回家看看,给他们做顿可口的饭菜,帮爹娘收拾收拾屋子。当然更重要的是听听爹娘的唠叨、拌嘴和吵闹,当好一个和事佬。因为只要能看到爹娘弯曲的身影,听到爹娘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是我最幸福的事!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徐建华,临漳县作家协会名誉会长,热爱写作、旅游、旗袍、广场舞。生活常怀感恩,微笑面对人生!报刊。
戳这里,经典作品回顾徐建华 | 鸡毛米饭(散文)
徐建华 | 写给弟弟(散文)
徐建华 | 四 喜(小小说)
徐建华 | 宅年(散文)
徐建华 | 广西之行(三)——桂林王城
徐建华 | 广西之行(二)——龙脊梯田
徐建华 | 广西之行——崀山风景
徐建华 | 广西之行(五)——别有洞天(散文)
徐建华 | 广西之行(六)——瀑布之美(散文)
徐建华 | 陪娘的日子(散文)
徐建华 | 又是一年中秋节(散文)徐建华 | 老宅子 新房子(散文)168“情感”征文大赛 徐建华 |家有“儿”女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