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武汉人,真的挺好! (文/关新平  诵/孙永峰)| 第  416  期

武汉人,真的挺好!
作者|关新平·朗诵|孙永峰
疫情期间,湖北以及武汉人民表现出的民族大义和众多的英雄模范人物,可歌可泣,永志难忘。即便是那些凡人小事也让人敬佩,值得学习。
我一生有幸去过武汉两次,呆的时间很短,印象不深,有几件小事,如今回忆起来,也让人十分感动。第一次去武汉,大约是上世纪末。是我一个人出差。住在武昌火车站斜对面一家旅馆,在登记住宿时,宾馆服务员(也可能是承包旅馆的老板娘)见我登记的是来自甘肃兰州,她一下子来了兴趣,话也多了起来,并提高嗓门说:“你来自甘肃,甘肃是个好地方。尤其是天水,山清水秀,树木青翠,和我们南方差不多。当年我老公在天水步兵学校当教官,我去过两次。”经她如此这般一说,我也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
因此,和她无话找话地多聊了一会,感到武汉人热情好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她给我开的客房在二楼,里边有三张床,我的铺位在中间。靠门一边住的是湖北省内一位小伙子,靠窗一边住着一位东北中年人,留着长发马尾小辫,蓄着小胡子,有些怪異。睡到半夜,老板娘陪着警察来查房。原来湖北小伙报警,说他丢了500元,怀疑东北人拿了他的钱。警察对东北人盘查很仔细,看了他的证件,翻了箱包,搜了床上床下,因为他临窗,外边有阳台,还到阳台上检查了一会,没得到什么结果。他又来到我的床前,这时老板娘急忙插话说:“这位先生来自甘肃兰州,是报社记者。”这个插曲来自我登记时和她聊天的印象。其实,我不是真正报社记者。只因我经常给报社写稿,有《兰州日报》《兰州晚报》社颁发的两本《特约记者证》。也许是老板娘插话起了作用,警察对我很礼遇,只看了一下身份证和《特约记者证》,也没多问什么,这事便不了了之。事后,我想老板娘仅仅因为到过我省天水,便有点“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惺惺相惜,对我怜悯、同情,关键时刻为我说情解困,也说明武汉警、民高素质、老诚厚道,尊重我的人格,还我以光明磊落。但不知东北客人作何感想?有一天,我去拜谒归元寺,刚到大门口,有人盯上了我,他手拿一个小佛像对我说:“送你一尊佛像。”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旁边有一位五十多岁和我年龄相仿的人说:“不要,不要!”甩开那人后,我俩一同进了寺院大门,他才对我说:“这些人都是骗子,说是送给你的,你若拿了,会有很多麻烦!”多么豪爽的武汉人!他和我素昧平生,该出手时就出手,帮我解围,使我这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人很感激,终生难忘。我第二次去武汉,是2002年我退休之后。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我带着妻和一位老友,前往武汉旅游。在游过黄鹤楼、东湖公园、武昌起义纪念馆等景点之后,想去品尝武昌鱼,以饱口福。自从毛主席大作《水调歌头.游泳》发表以来,不管记性好不好,一般开头两句“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都被牢牢地记住了。
人们都以能在武昌食武昌鱼为幸事。当我们还在火车上的时候,黄老就念叨着到了武汉,一定要吃武昌鱼。但是,到了武汉,人生地不熟,我们不知哪家武昌鱼最为特色?说来也巧,正在我们踌躇不前时,碰见武汉当地一位老人,自称他是“老武汉”,也姓黄,还和我们一块的黄先生称兄道弟起来。他自告奋勇,带领我们来到位于紫阳路一家“xx大酒店”,他说这一家武昌魚很好。该店场面宏大,装饰豪华。服务生一律红衣红帽,整齐美观,彬彬有礼,客人未到门口,便有迎宾小姐笑脸相迎,鞠躬掀帘让客。进到里面,客人暴满。服务生引导我们在一空桌坐下,服务小姐立即热情地送上茶水,拿来菜谱。武汉黄先生看我们落座,便要离去,我们邀请他一起就餐,他说不便叨扰,还给我们留了他的电话,说有“么事”就给他打电话。黄先生热情好客,令人没齿难忘。送走黄先生,我点了几样菜,首选当然是“武昌鱼”。服务生马上抓来一条二斤重、活蹦乱跳的武昌鱼让我们过目,我看到该鱼体高侧扁,头小口宽,略呈菱形,确系武昌鱼,点头认可,他们便送到厨房。
不一会儿,菜上齐了,鱼也端了上来,这是“红烧茄汁鱼”做法,一条青中透红的武昌鱼静静地躺在花团锦簇的红油茄汁中间,看来色香味型俱佳,想着味道不错。服务生把鱼端正放在中间,很响亮地报上菜名:“红烧茄汁武昌鱼,我们武汉的特产,毛主席吃过的武昌鱼,请品尝。”经他这样一介绍,我们的胃口都被调了上来,三人急急地动筷子,鱼被一扫而光。说真的,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人们都不再为“食无鱼”而忧了,城乡居民的餐桌上,鱼的花样很是丰富。红烧的、清蒸的、糖醋的、油炸的应有尽有。鱼的品种也是多的数不清。鲤鱼、鲫鱼、黄鱼、草鱼、鲶鱼、带鱼等等到处都有。上了酒店,江河湖海出产的各种名贵鱼随客人点要,京味、川味、粤式、淮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如果在家里吃,家庭主妇一般都会来几样拿手鱼。就说武昌鱼吧,在我们兰州也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由于各种鱼吃的多了,武昌鱼也并没有什么独特的味道。但是,在武昌食武昌鱼,似乎有了一种特殊的意义。因为自从毛泽东主席把武昌鱼写进诗文之后,就成了一种文化,一种象征,一种深刻地怀念,一种幸福的回忆,一段永不磨灭的历史。
当我们将回兰州之时,三人相携,来到武昌火车站购票,票务员却说最近三天的卧铺票没有了。我们三人正犹豫时,票务员问我们住在那里?我说就在车站附近。她说:“请你们留个电话,我再调剂一下,看能不能给你们弄到最近的票?你们等我们的电话,不要再跑了,都是老年人了。”听了票务员的话,我们心中十分温暖,当即给她留了电话号码。我们刚回到宾馆,票务员电话就来了。她说:“给你们调剂到明天三张去兰州的卧铺票,是别人刚退的。不过要到汉口站去乘车。你们可坐x路公交或打的,到汉口站很方便。”我急忙又回到售票处,付钱拿到三张卧铺票。我们对武汉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周到服务十分满意。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急忙赶到汉口火车站,离开车还有一小时,便到车站一家小吃店吃早餐。吃的是油条豆浆,只见他们送上油条,不见炸油条的厨房。服务员解释说:“武汉车站管的很严,油炸食品一律不准现场制作,怕污染空气,油条都是在别的地方炸好,随时送来。”可见武汉防止大气污染工作做的很好,走在我们兰州前面,值得我们学习。
我先后两次到过武汉,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时间仓促,所见都是浮光掠影,接触的都是人凡人小事,比如宾馆老板娘、警察、归元寺所遇仗意执言的人、“老武汉”黄先生和武昌火车站售票人员,他们诚信厚道,热情待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武汉,一个令人留连、敬佩的城市!武汉人,真的挺好!2020.03.20
作者简介
关新平,1942年生于正宁县,成长于宁县。小学文化程度。1958年参加工作,服务于甘肃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政工师。1960年开始给甘肃人民广播电台、《甘肃日报》写稿。先后在全国30多家报刊发表各类文字500多篇。参与编写出版《甘肃省职工识字课本》《宁县政平史话》等书。著有《闲情偶拾》《旅途采英》等散文集。2002年退休,现居庆阳市金江名都小区。
主播风采
孙永峰,工作于采油五厂,喜欢朗诵,主持,旅游,唱歌,打羽毛球。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