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军原创】‖再约棣花赏荷花

再约棣花赏荷花
文/萧军
说起来挺有意思,今年竟去了棣花四次,当然,四次的景致迥然不同。
初去棣花,荷叶铜钱大小,和浮萍没有什么两样。再去,已经是重重叠叠的绿叶铺满池塘。第三次去,花开正茂盛,完全是一片“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气象。而第四次恰逢花季刚过的时候。说实话,最难忘的是这次,因为这次是一帮朋友陪着妻子去棣花赏荷,也是妻子三十二年后旧地重游棣花古镇。
想想,这次棣花之行纯属心血来潮。昨晚才念叨说想去,今晨就实现了。同行都是聊得来的文友们,60分钟已到棣花古镇。我们几个都是今年多次来过,观赏节奏自然交由妻子掌控。
妻子改不了她“慢三秒”的性格,无论在哪一站都是慢慢地看。也许这么多年忙碌而平凡的生活,让她习惯了多看少说慢慢来。她斜着瘦瘦的脑袋,在曾经十来岁的学生时代到过的棣花古边走边看边思考。
不知不觉进入景区,旅游节的喷绘还在。过了宋金边城,妻子要在送金桥街留影,我照办了。在丹凤葡萄酒旗舰店里,她又仔细琢磨着成为文物的木酒桶。以前没有发现,妻子对摔碗酒也很感兴趣,我借机留下她品着王老吉凉茶看一溜溜大酒缸的画面。
转弯几步上台阶,已经是贾平凹故居了。妻子的节奏还算快。等我和几位文友各买了两三百元书提到手里,她已经转完了,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几个,直言不讳地说:“你们这些人,买书还真是舍得。”我也不失时机地拍马屁:“感谢您今天开恩,我们这些人确实二得厉害。”
出了平凹故居,去了刘高兴家。还好,刘高兴今天在。一行人走进去,高兴正坐在大书桌前练字。看我们既无意求字,也没有买书的打算,对我们也不再热情,只说他屋里贾平凹的字都是真迹,小偷光顾过好几次。
于是出了门,在小巷里刘高兴家的牌匾前为妻子留了一个影,就急急忙忙直奔往我们心心念念的千亩荷塘。
一眼看去,荷花果然已经是开败了。偶尔能看见一两朵花,大家就已经非常高兴,若能看见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就都喜出望外,大呼小叫了。
尽管如此,妻子还是非常高兴的。平常并不爱照相的她也拿出手机来,或者自得其乐,随心所照,或者在我的指导下拍出一两张还算不错的照片。当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俩“秀恩爱”的情景也被同行的朋友们逮了个正着,其中的一张被他们命名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转过七孔桥,才发现原来惊喜在这里等待着我们。这边大荷塘里,荷花还算开得正艳。不但有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更有风华正茂的“青涩少年”,还有心思含蓄的“豆蔻年华”。所有花朵都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绝代芳华。
从木板铺就的小径上一路走过去,仿佛跟着花朵一起走过青涩的少年、浪漫的青年,走进一言难尽的中年。
刚过十点,太阳就火辣辣地热起来。文友们以前也看过花、坐过船、写过诗文,兴致不是那么浓了,一再真心地说这次到棣花纯粹是为了陪我的妻子,才不关我的事呢。看到这种情形,善解人意的妻子放弃了乘船在荷花丛中荡舟的想法,和大家一起踏上归程。
一行人急急匆匆走过清风街,走过七孔桥,直接走到上次吃驴蹄子面的那家,开始吃饭。面是油泼的,很清淡。饮料是常温冰峰,很可口。每人又加吃了一个现做的韭菜盒子,热乎的,挺香。
巨大的风扇在背后哗啦啦地吹,火热的太阳在外面直愣愣地照。吃过这顿驴蹄子面,急急忙忙往洛南返回。不知道谁提议的,大家一致赞同,回来没有走原路,而是经蟒岭绿道返归。途经北宽坪,参观了李先念纪念馆,在八里窄口做短暂停留,淌过清凉的溪水,经音乐小镇回家。
鉴于我手机内存不够大,这次拍照没有过多顾及文友们,基本上成了妻子的专职摄影师。
棣花看荷是妻子多年的心愿。不仅仅因为她喜欢荷花,而且因为她当时的舍友家在丹凤。她们俩不仅是同班同学,而且是同一个宿舍的上下铺,天冷时往往是钻一个被窝,饭票都不分彼此。记得有一次我和她们俩开玩笑说,“原来你在和我媳妇竟然在我之前已经同床共枕了。”那个女同学笑着说,“这你也吃醋呀……”
大半天奔波下来,每个人都很累,但却很高兴。朋友圈里发出的照片,大多是妻子的,还有我的,极少是棣花的荷花。一瞬间引发各式各样的点赞、调侃、评论以及诗词。
不过,只有我们俩才知道这并不是“秀恩爱”,而是把三十多年前未能实现的愿望重新实现。
是的,三十多年前,我们曾经打算借暑假去商州看荷花。可惜不知道是因为钱不够花,还是因为时间不够用,或许是因为孩子太小顾不上,这个早已列上议事日程的计划一次次泡汤,看荷这个小小心意竟然就这样搁置了下来,一放就是三十二年。
如今,大儿子已经成了家,二儿子也即将成为九年级学生,我自己今年连续三次去棣花看荷花。所以,这次必须和妻子共同看荷花。她三十二的心愿终于实现,还留下了一些虽然形象不佳,但却颇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记得在初中时代就非常喜欢这则周敦颐的《爱莲说》。莲花在心目中。始终是纯洁、坚韧、怜惜的象征,颇有清“廉”与爱”怜”的意味。
可惜洛南和商州、丹凤相比。气温总是常年低了那么两度左右,不适合荷花生长,即便是偶尔开了荷花,也是小小的羞羞答答的,色泽和香味都比不上棣花古镇的好。虽曾多次在仓颉园人造池塘里看过稀稀落落的荷花,但还是没有到棣花古镇看荷这样的震撼,没有震撼之后心灵的沉静。
荷花和人一样,有他们的童年、少年、中年和老年,也会经历生老病死。但是,和花不一样的是,我们可以怀着一份红尘历练的浪漫和岁月打磨的静好,从容面对岁月中的风风雨雨、冷冷暖暖,优雅而恬淡地开过属于自己的春夏,走向属于自己的秋冬。
在这一点上,人高过所有的生物。毕竟我们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只有我们,可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在时间的河流里,没有一颗石子儿会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不确定自己会在十年后、二十年后、甚至是三十年后会带着满头白发的妻再次到棣花古镇看荷花来,也说不清那时候又会生发出怎样的体会和感受。
时间虽不确定,地点一定是棣花古镇。棣花古镇,在下一个荷花盛开或者凋零的时节,我们一定会再来。不见不散……

作者简介:
萧军,男,1970年生,家居陕西洛南,网名”云蒙山人”。中学教师,政协委员,现任洛南”爱故乡文学小组”顾问,《禹平文学》首席评论。自诩为:铁杆级文学爱好者、非著名文艺评论家、跨界别艺术多面手,期待写出兼具深刻哲理、悠远意境、个人情怀和社会担当的作品,愿与更多文朋诗友携手同行在崇真、向善、尚美的道路上。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禹平文学
微刊主编 | 乐俊峰

《禹平文学》?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lxct68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