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由方言说开去 (文/刘燕 诵/梁正中)|第 272 期

由方言说开去作者 |刘燕 · 诵者 | 梁正中
“翻过一座山,声调就转弯;走过一田垄,语音大不同”。华夏大地,五方杂处、方言缤纷。在历史的长河中,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地方方言。这些方言承载着当地民众独特的认识世界的方式,蕴含着厚重瑰奇的文化积淀。
方言本身也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情结,在一定的地域范围内方言能继续发挥增进亲情与乡情的作用。试想,若用普通话唱京剧或说苏评,那就不成其为地方艺术了;若用普通话去吼两嗓子道情皮影,你还能感觉到家乡戏的味道吗?
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对“怂”这个字的使用频率非常之高,对这个字的诠释和运用也几乎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比如:反应慢—笨怂;说不清—然怂;学不会—闷怂;没眼色—瓷怂;胡捣乱—哈怂;不着调—庆怂;不讲卫生—脏怂;不计后果—冷怂;傻出力—愣怂;骄傲卖弄—赞怂;头脑不灵活—木怂;啥都不干—懒怂;爱出洋相—怪怂;固执偏激—犟怂;胡搅蛮缠—坏怂;年纪大—老怂;小孩子—碎怂;衣冠不整—怂样子;不识抬举—鬼子怂;不起作用—怂事不顶;什么事都干不成—你能弄个怂;再笑—你笑怂尼!说你呢! 这些词中不难发现,其中亦有几个是那么亲切,甚至要用本地话来读,才能咂摸透其本质的意思。这是今人对古人在语言上的继承,反过来说,又何尝不是古人对今人在文化上的馈赠。
贺知章有诗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从小生活在家乡的农村,那片土那井水滋养出来的乡音是印在身上的烙印,无论走到哪里,一张口,乡音如流水般畅流而出,不华丽,不张扬,却是那么的朴实熨贴,说家乡话实在是种享受。现在的青少年,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到中学,老师教的是国语,校园基本听不到“土话”方言,尤其是小学、初中。你瞧,现在的年轻人,孩子都一个个成了语言上断了根的人。余秋雨在说到华语情结时写道:“一个三代同处的家庭,第一代讲的是福建方言,第二代讲的是规范华语,第三代只懂英语,因此,每两代之间的沟通都需要翻译,而每一次翻译都是一次情感上的重大剥落。”
无疑,第一代讲的“土话”家乡话。身处异乡南洋的创业者,无时无刻地要想着家乡,因为他嘴每次开口就是家乡话。而第二代只会讲国语,在文化情感上与家乡,如果还可以称之为家乡的话,已仅仅藕断丝连地牵着,第三代不但家乡已在他脑海中消匿,连民族这一大概念也只有影影绰绰的记忆。但你能说,第二代不比第三代更惨?他们在语言上同样是失根的人。
国语当然要推广,作为一种全国的交流工具,作为加速各方面效率的依托。而“土话”的存在有何理由?留着这一交流的阻碍又有何作用?许多事物的存在并不需要理由,正如黑格尔所言:事物只要存在,就有它的意义。“土话”的存在不为什么,就是为了在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用属于这片土地,扎根于这片土地的“土话”理直气壮地说话。就是为了保住这个地方的乡土文化,就是为了等游子回乡时感受到土地浓浓的乡情,就是为了让祖祖辈辈的血脉传下去,就是为了让这块土地有别于异乡,就是为了让文人获取创作的灵感—–它亦如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你无权剥夺去它存在的权利。
这个地球从一诞生到现在,变得越来越纷扰,在各方面都如此。也正因为这纷扰,使她变得越来越可爱。世界各地区的愈来愈频繁的交流,语言的不同成了发展与沟通的障碍。不一定要全球语言大一统,大家至少也希望在公共交流场合使用同一种语言。很明显,这一为大家共同认可或被强迫认可的语言无疑是一种强势语言,一种强势文化,其背后是一个强大的民族—-正如英语。而这种大一统不仅是全球的需要,也是一个国家的需要。一个国家的人民如若讲着同一种语言,不但方便了交流与发展,也使人们的凝聚力进一步加强——正如国语。
无论哪个国家,对本国的历史都十二分重视。长城不会倒,因为人们不会袖手旁观,楼兰古城不会湮灭于沙漠之中,兵马俑不会始终不见天日,大家都对文物,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感兴趣,加以保护,因为透过它们可以望见过去,与古人通灵。可一只五百年前的陶瓷壶或一匹千年前的青铜马,与代代相传的“土话”哪一个更珍贵,比如:文学的、历史的、艺术的—–
不否认,方言从古到今,不断地在变迁,但至少现在它们是各具特色。“为了说一句令人羡慕的国语,我们付出了很重的代价—–在语言上,我是一个失根的人。我的语言有正确的文法、典雅的用词、标准的发音,可是它没有祖先对家乡的记忆,没有和四周生活血肉相连的牵绊。”
“方言,像一株虬结的大树,树干连着根,根深植于泥土,根上有须,须上有土。我的美丽的国语,看起来像株更高贵的树,其实是支笔直的电线杆,接上了线路繁复的电流,但是它不属于土地,更没有根。”(龙应台《妈妈讲的话》)
历史的车轮总是向前滚动的,有些东西被无情碾碎于其下,留下的谁又能说它不会重蹈覆辙?一切的一切都是历史的轮回,语言文化亦如此。语言的变迁是历史的趋势,再伟大的人也无法改变它,不同文化之间的变化发展应是平行的,但正如自然界一样,文化中也存在着“弱肉强食”。地方文化的弱势不仅仅是使用人数多少的问题,也与使用者自身对本土文化的意识强弱密切相关。但用“地方主义”的绿帽子扣在地方文化的繁盛上,很难想象,文化被罩上政治的云翳还会蓬勃发展。无论如何,历史发展的趋势是无法改变的,对于一株虬结的大树,扎根于土地,与一支笔直的电线杆,接上了繁复的电线,时代赋予了你选择的权利。
作者简介
刘燕,环江夜听编读部部长,中学高级教师,热爱文学,随性洒脱。
主播风采
梁正中,喜欢阅读、打篮球。人生格言:凡事只有经历了,人生才没有遗憾。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