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凋零的岁月,逝去的芳华 (文/郝墨涵 诵/翟亚妃)| 第 404 期

凋零的岁月,逝去的芳华
作者| 郝墨涵·朗诵|翟亚妃
今冬回家过年,黄土高坡一坡接一坡,山路十八转,弯弯见炊烟。喜鹊的窝棚依然点缀着高大的杨树枝头,西沉的夕阳,握别年味浓浓的农村大地。走在这片土地,恍若昨天的离别,亦或陌生的过往。无人耕种的田地里满是杂草,冬日里和着北风翻滚着蒿草。荒废的窑洞院落亦是杂草丛生,昨日的羊圏牛棚,换了今天野兔主人,偶尔几只野鸡、山鸡窜出平添了乡村的气氛。成排的新农村,见证着乡村面貌的革新。时代在变,村落的容貌也在变。走过村头,好多家都是大门紧锁,不见炊烟升起,也不见小孩在外面放炮,突然觉得有点失落。年味去哪了?后来走了走了解到好多人都去了城里过年,或者在外面打工没回来。留守的小孩盯着电脑或者手机,好像外面的世界与自己无关,这年也与自己无关。回想我们的童年,穿件洗衣服,买几串鞭炮,一群孩子围在一起,大人们在准备年饭,有自己做的豆腐,自己酿的黄酒,自己辛苦一年喂的猪肉,自己腌制的咸菜、西红柿等,菜品虽然简单却很可口,浓浓的年味。从腊月二十三到二月二,每一个风俗,每一件活动都很有仪式感。乐在其中,大人们讨论的话题多半是与农耕有关的话题,孩子们在讨论游戏或者学习的事情。想起这些突然觉得好孤独,信息时代的今天还会找回这一切吗?找回这最初的感觉。
甚是怀念那清澈的河水,蛙声伴拂晓,泥鳅跃凉泉。两两乐小孩,结伴河里嬉。雨后的泥土,给人清新的感觉,那种气味,芬芳是用心品味的美。春天的鸟叫,叶子的渐变都让人激动不已。这一切都成了过往的回忆,河水已经漂满了垃圾或者烙着工业时代的印记在流淌。是芳华易失,还是今日的秋雾朦胧。无法重复昨日的故事。正月初一走进老宅,看着熟悉的一切,瞬间泪眼朦胧,是怀念过去的忧伤的快乐,还是庆幸今天快乐的痛苦。翻开同学写的离别践言,年少时自己写下的文字。突然觉得岁月如是,各自安好请勿怀念。昨日的梦想,单纯或者爱慕最终都成了时间长河里的一缕清风。在静夜里或者一个时间里静静的咀嚼那点感动或者幸福。不过如此浮躁的岁月了,谁关心了过往的自己,谁重温了那一缕最美的过往。亦或梦想,亦或初恋的味道,亦或那一段珍贵的友情,亦或亲情。如是等等。初五惊闻童年的玩伴,35岁的一个叔叔撒手人寰,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突然间有一种失落,惋惜,和一种无法控制的忧伤。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谁会用心聆听,一部手机,一部电脑就是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圈子,也是自己的网。消失的村落文化,及人与人那种合作友好的默契感,正在慢慢消失。我们都在拼命追求物质的充裕,却忽略了人心头那一丝最原始的感觉和温从。人们浮躁的心里,全是网络世界或者金钱世界。忽略了那些内心苦苦挣扎着,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高离婚率,高出轨率,以及人与人之间那种极度的不信任感,都让那些真实生活的人彷徨痛苦,甚至是最后一根稻草。
是这个时代太浮躁,还是自己的内心无法控制这一切。这满眼的明星,满眼的奢侈品,满眼的金钱的年代。或许是芳华正逝,或许是岁月凋零。自己面对这一切,隐隐伤感,隐隐作痛,可又身临其境。无法选择。是岁月太浮躁,还是自己修养不够。或许对于一个时代我们都是过客匆匆!
作者简介
郝墨涵,甘肃庆阳人,工程师,喜欢旅行,热爱自然。业余爱好写作、读书。平时喜欢写写散文、现代诗。
主播风采
翟亚妃,庆阳市东方红小学老师。爱好写作,喜欢唱歌。她觉得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故事,而她愿意做那个分享故事的人。她相信多彩的人生靠自己点缀。生命不止,奋斗不息!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