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敬 畏 (文/张玉冰 诵/闫莹)|第 350 期

敬 畏作者 | 张玉冰·诵者 | 闫 莹
对我的母校,对我的恩师和同学,我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敬畏。我敬畏母校,因为我从小热爱学习,热爱老师,这是终其一生的一种热爱啊。对学习我从未有过倦怠情绪,对老师从未有过怨怼情绪。12岁的时候因为我品学兼优进入环县一中就读,在这个神圣的校园中,我一直怀着敬畏之情对待真理和知识,对待我的每一位老师。母校培养了我,我觉得受之安然;秉承了老师的衣钵,无怨无悔地为教育事业奉献我的一生。22年后的今天,我们走到校园的操场边,许多同学想起了建校劳动的场景。我感到建校劳动,是我的义务,更是我的幸运啊!从初中到高中,我参加了五年的建校劳动。就在初三那年的夏季,我接到了班主任焦俊亮老师发给我的“建校劳动积极分子”奖,那是一个16开的厚厚的绿色塑料皮的笔记本,我至今留存着。
建校劳动不仅扩大了操场面积,更主要的是培养了我终生热爱劳动的品德。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在我的成长中很有意义。高二那年的劳动中,我从家中拉来了一辆架子车,还拿了家中最利最新的一把圆头铁锨。在劳动结束的那一天,我的铁锨找不到了。完工的土地上没有,教室里没有,问谁都说没拿。我的铁锨是家中最好的一把,也是班上的“利器”。找不到了,我就没再找,我当时想:谁拿了肯定自己知道,我们的劳动工具都是有特征的,或者刻有名字,或者有着某种记号。找不见,一定是某位同学觉得他更需要它。那时的我就是这种心态。后来看了《吕氏春秋》,在《孟春纪·贵公》篇中看到: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则至公矣。我就想,那年我才15岁啊,那么小的年龄就产生了孔子的“大公”思想啊。这也是必然的,我的思想品质都是母校深厚的文化滋养出来的。我敬畏我的母校,从始到终。我敬畏我的老师。环县一中教过我的老师,清一色是男老师,我对所有的老师,不论年长年轻,一直存着一种敬爱之情,敬畏之感。在外地工作,有时候会听到同事们说起自己求学过程中遇到的一些老师的笑话甚或令他不快的事情,我细细想来,我的老师们只有令我敬畏的地方,我从没有一点点埋怨或者调侃。我是一名中学老师,我经常给我的朋友们同学们谈起我中学时代的老师,讲李兆军老师的铮铮铁骨,博学广见;讲李宗阳老师的教学经验,爱生如子;讲刘志英老师的行事简捷,风趣幽默;讲张克裕老师的扎实勤奋,诲人不倦;讲了张久善老师平和的心态和深笃的学养,讲了常玉海老师善良的心地与和蔼的态度,讲了张培桥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与厚道的人品,讲了范玉珍老师的前滚翻、后滚翻和单肩斜滚翻。老师们的美好品德与先进的教学方法值得我一生继承发扬与实践。
记得高三的一次模拟考试,我的地理成绩不理想。我很苦恼,就去请教李宗阳老师,我说:“李老师,您说我的地理怎样才能学好?我背不下啊,记不牢。”李老师说:“抱个地图看去。”
就是这个经验啊,短短一两周,我拿下了地理,高考时差2分就满分了。我为此感激李老师,到庆阳师专毕业时候,有一次我到师范去看望李老师,李老师高兴地把我领到他家里去。跟我谈了很久,关心地问我的毕业分配等情况,那年我才19岁。
我敬畏我的同学。每一位同学,不管以前说过话没说过话的,我都很关注。这次聚会,有的同学面貌变化较大,有个别同学一时懵住,互相认不出的事常常发生。可是我没有,亲爱的同学们。我都认出来了。我跟每一位同学交谈,为他们的努力鼓劲加油,为他们的成功喜悦欢呼。杜甫诗歌所言“同学少年多不贱”,我觉得用在我眼前这群风华正茂,叱咤风云的同学身上刚刚好。那时候同学间的情谊是多么地纯真啊!记得一次体育课上,国伟在操场东边的吊环和爬绳上玩,一不小心摔了下来,脸上的血簌簌地流了下来。同学们一下子围了上来,赶紧扶着他跑向校医疗室去包扎。这个场景历历在目啊,纯真而美好的同学情谊令人敬畏啊。
云霞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初中开始就形影不离。那时候我的家境困难,多得她的帮助与鼓励。初二上完,家里不让我继续学业,暑假我怀着痛苦的心情来到县城,向云霞倾诉,云霞极力安慰我,帮我出主意想办法。她跟她的妈妈要了几角钱,我俩合影作为我退学的留影。那年暑假,我特别苦闷。一直在矛盾着。后来妈妈看到我苦成那样。答应我可以继续上学。我漫山遍野挖草药、在工地上提石灰桶、抱砖瓦。终于挣得学费。我的心就像放大了。开学了,我像揣着一只扑棱棱的小鸟一样激动。我奔向我的母校,奔向我的班级,奔向我的朋友,奔向我的老师们。我们又在一起了,整日欢乐,整日发奋读书。有时候下了雨,晚自习后,云霞姐姐就叫我陪她一起住在面粉厂她爸爸的工作室。我们一起做功课,做完功课,我们一起预习,互相问答。深夜了,我们有时候谈论一些人和一些事。云霞姐姐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她总是那么善良而稳重。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她对待我就好像以大人的身份,给我以安慰和良好的建议。可以说,不是云霞姐姐的鼓励,也许我真的早就辍学了。这种同学加姐妹的情谊令我一生敬畏啊!记忆的闸门打开了,一幅幅鲜明的画面定格于我的脑海中:春月在天,地面如霜,梅霞在我姑姑家的栅栏外轻声喊着“玉霞,你收拾好了么?快走吧!”姐妹般的依恋之情,令我敬畏;蓝天白云,风儿微微,我和向东在一中外的麦田边聊天,看那太阳夹在云块之间,如同“天眼”的奇景,那种心有灵犀的感应令我敬畏;秋雨淅沥,凉风习习,在泥泞不堪的环县头儿沟口,红英郑重其事地将她的心事交由我保管,那份深深的信任,令我敬畏;漆黑的夜路,冰冻的小河,粉琴姐姐拉着我的手,一起跑步赶回她家,那种纯洁的友情,令我敬畏。
时隔二十二年了啊,老班孙志东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人生能有几个22年呢”的感喟,令我敬畏。今天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讲起陈年往事,听着欢声笑语,心内暖融融的。我以敬畏之心,看视我的每一位同学啊!同学们,让我们团结奋斗,共同进步,为我们87级高三文科一班亲爱的同学们争光!为我敬畏的老师争光!!为我敬畏的母校争光!!!写于2009年7月28日
作者简介
张玉冰,女,1969年8月生于甘肃环县十八里村。1987年考入庆阳师专汉语言文学系,2001年至2004年在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进修。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三十年,业余创作小说、散文、诗歌、教学论文等几百篇,发表于《国际人才交流》《甘肃教育》《甘肃日报》《兰州日报》《兰州晨报》《环江》等报刊上。
主播风采
闫莹,女,环县木钵人,环县二中教师。热爱自然,热爱生活。希望用声音表达爱,用朗读传递情!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