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海珍 | 懂了就好(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懂了就好(散文)
靳海珍
2020.09.18
窗外的雨,或大或小,或细腻缠绵或淋漓倾盆,终归是哩哩啦啦滴滴答答的下了快两天了。窗户外,阳台顶,大街上,到处是湿漉漉的,没有一处干爽,一如我此刻的心情。很多事,经历着是一种煎熬,可是,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时间久了,回首而视,有时或许也还会是一种对岁月留存的慰藉。人生百年,即使没有百年,也是要很久的。人要是只活在痛苦里,这几万天的日子可要怎么一天天的捱过。
清楚的记得那种对长大的渴望。贫穷的岁月里,力量是富裕的象征。在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日子,小小的年龄对力量的渴望,对视野的渴求不是今天的孩子能理解的。很多无能无奈的日子,都在想着等我长大就好了。于是,在贫困中挣过来的孩子拥有了一种与困窘较劲的能力。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在陷入困窘的尴尬中,我都不会哭,我知道,哭是没有用的。虽曾是如此的艰难,却也有了不一样的收获。感谢那个贫穷的年代给我的成长早早上了一节终生可以受益的课。走出了家门,也就走出了父母的视野。虽有父母的牵挂,却终如风筝般在漫无边际的天空飞翔。强风曾经吹斜了不够强壮的身姿,黑云曾经遮住了前行的方向,细雨也曾经不小心沾湿了还嫌稚嫩的翅膀。挂在了梢头,慢慢等风吹来吹走;落在了山崖,再借风跌落半腰之中;落在了溪谷,便与小溪水一块儿潮湿。有风,有草,还有阳光。没准儿还有小鱼河虾的陪伴,未尝不是一种乐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在成长中不能指望父母的爱能陪伴到天荒地老天涯海角。
一些道理,很早就懂了,可是,无论多么深刻的领悟,可是当彻骨的痛袭来时,还是会感到痛的。只是痛过了,就忘不掉了。小小年纪,手里拿着东西,一只手打把,把自己连车带人扔进齐腰深的水里,出不来却也没有呼救更没有人来救,直到月亮高高升起没有到家也没有家人来找,今日想想,会否也冒出一身冷汗?那最终拉我出来的农人至今都不知道他的姓名,只能在心里祈祷祝福。
第一次从百里外的地方回家遭遇车祸,徒步四五十里,掌灯时分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脚上磨出了血泡竟没有反应。只是记住了只想脱下鞋子光脚走路又怕路上石子扎脚的感觉。那个无眠的夜之后无数的无眠之夜,尽管有忍不住的泪流下,但终于什么都不记得,只是知道了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并不是真理。信奉的真理信仰的信念一旦崩塌,人便不得不对自己说不。睁着一双眼睛看世界,搂着一颗心暖自己。曾经相牵相携几十年的老朋友说走就走了,那种永失依傍的切肤的痛差点儿让我崩溃,可是算算三年过去了,也一样慢慢的接受了事实。该走的要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依然要面对红日面对星辰。…….
泪,流得够多了,不能让泪浸湿了生存的信念。窗外的雨声无论是大是小,终于还是没有停。那滴落的啪嗒声还偶尔透过窗子的缝隙传来。窗台上那盆还没有开过花的兰草在灯光下倒是郁郁葱葱的。它好像什么都不要,只要植根泥土,给它水就可以生长。“山下兰芽短浸溪”,生在北方不爱养花的我是从这里知道的。不奢求繁华,不卑躬折腰,不要阳光也可以生长。懂了就好。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靳海珍,河北省临漳人,爱好文学,92年发表处女作散文《烛光里的微笑》。2011年诗词首次发于《网海人风采》,并开始在《中国诗词月刊》陆续发表作品。2012年参加中国五老组委会举办的全国60位劳模题诗巡展活动,获得奖项,作品收于《时代领跑者》。中国诗词研究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会员,河北省诗词学会会员,竹韵汉诗协会会员,邯郸诗词协会会员。
靳海珍 | 木槿花开(散文)
靳海珍 | 春光依旧(散文)
聆听:靳海珍 | 谁念西风独自凉 (散文)(主播:张文玲)
靳海珍 | 摇曳的秋(散文)
靳海珍 | 秋光淡然(散文)
靳海珍 | 心 若 在 (散文)
靳海珍 | 低谷——今冬没有雪(散文)
靳海珍 | 酒至半酣(散文)
靳海珍 | 落雨(散文)
靳海珍 | 开在枝头的凌霄(散文)
靳海珍 || 敞开那扇门(散文)
靳海珍 | 一念无求(散文)
靳海珍 || 迷失在桃花渡(散文)
靳海珍 || 诗十二首
靳海珍 || 静静地想你(散文)
靳海珍 | 堵(散文)
靳海珍 ▏诗词四首
靳海珍 | 《浅秋吟》两篇(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