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文 | 大山情(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大山情(散文)李昌文
2020.10.30
我眷恋大山,大山里有我童年的足印,有为了我们劳累了一生的父亲现在静静地躺在那里。在張家界天子山脉的山峰下,坐落着一栋古老而美丽的吊脚楼,它孕育了我们家几代人。
山里人靠山吃山。秋收了他们上山把大批大批的杉木砍倒,到了冬天忙看整树,修枝打叶,然后扛到十几里外通往桑植县城的一条大河边,几十根树扎成一个排,要走七八天的水路送到城里卖钱。
一个寒冬的早晨,银白的寒霜洒满大地,爸要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放排进城了。我与母亲早早起来点燃火把去送他。在岸也我揮动看小手,高兴地叫着”妈,爸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我们几兄弟又有新衣服穿,有新铅笔用了。“这时我看到母亲苍桑的脸上,大颗大颗的泪珠在往下流,母伤心的哭了。那时年幼的我并不懂母亲为什么会在爸出行时哭,长大以后才明白,放排是最危险的一门活儿,遇到涨大水,木排随时都有被冲翻的可能。村里的宋五叔就是放排死在河里的,连尸首也没找到,所以村子里很多人都不愿去。爸在这寒冷的天气里,驾着木排远去了,我和母亲便每天计算着他的归来的日子。
大山里的冬天,天气说变就变,几天后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第二天我和母亲起得很早,因为这天是爸回来的日子。然而一天过去了,跟爸一起放排的年轻人都回来了,说是下了雪,花钱从县城坐车回来的。他们告诉我说我爸是走山路的。给我们几兄弟每人买了一件新衣服,新书包,新圆珠笔练习本,为了省钱他没坐车。天暗了下来,比我们更加焦急的是母亲。她要我们点燃火把,随她一起爬向爸要回来的那座山路上,然后,在山顶上高喊看爸的名字。山下好像有应声,侧耳聆听是爸答应的。母亲丢下我,打着火把拼命住山下跑。融雪的山路很滑,母亲跌倒了又很快爬起来,终于很快地站到了爸爸的面前,我也随后赶了过去,我看见母亲替爸背着行囊,右手打着火把,左手扶着爸一拐一拐地走着,爸爸的身上满是伤痕……在这样的一个风雪之夜,在泞泥的小路上,爸爸跌了很多跤……
十多年前的8月,我劳累了一生的爸爸去世了,我那时正在外面打工而沒有见到他最后一面。妈后来告诉我,爸临终前说:在外面的就不要叫他们回来,人总是要死,别让他们花费了。爸咽下最后一口气都是为我们着想。
现在,每到夜深人静时,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长眠于大山里的父亲,想到我年迈多病的母亲,还有那多年不见的大雪天……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李昌文,湖南张家界桑植上洞街乡人,曾在上洞街乡联学任教。现居广东惠州,高级企业管理。有文章散见于:巜惠州日报》《惠阳日报》《今日大亚湾日报》《桑植澧源文艺》《张家界日报》《文学新春》《中国哲理诗刊》,《邺城文学,(网络平台)》等。
戳这里,经典作品回顾李昌文 | 又是桃花盛开时(散文)(主播:郑书芹)李昌文 | 冬天(散文)(主播:张文玲)朗诵:李昌文 | 故乡的腊肉(主播:张文玲)李昌文 | 清明节李昌文 | 莓茶(散文)
李昌文 | 悠悠桐籽林(散文)(主播:张文玲)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