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结】洛南拾遗3石门三家财东的始末

71
【故乡情结】吕三运●洛南拾遗●石门三家财东的始末
洛南拾遗第三辑
石门三家财东的始末
吕三运 陕西洛南
  历代以来,石门曾流传“石门川道一趟平,整个地势葫芦形,可惜葫把朝下生,没有出名大财东”的民谣。是说石门川道这样地势平坦,土质肥沃,水利丰富,阳光充足,却没有出乡盖镇的大财东,主要是人多地少,土地占有程度相对分散。据调查,从清同治年间到民国时,石门地区三家比较大的财东,家都不在川道地区。他们分别是:
东塬上的焦家:花庙乡 (原石庵保)焦圪崂村焦明远,发迹于清光绪年间,以行医为业,到民国时拥有塬坡地二百余亩,全靠雇佣长、短工和出租经营,每年收入小麦一百多石,玉米六十余石和其它杂粮课租,在石门可称首户。但屡遭土匪抢劫。民国十九年,土匪二红、三红率匪多次行劫,一次放火烧房十余间,毁粮四十多石。为防匪患,焦家曾先后将浮财钱币深埋屋内,后在多次修房起土中,不断挖出财物、钱币,其中一九五八年焦家后人在老房前换墙时一次挖出银元三百块。民国二十九年石门街“新成德”商号倒闭时,焦家购其庄园半份,在街上过起不劳而食的生活。
太白岔的李家:陈墹乡(原石门九保)中村人李步源,祖居栗峪乡熊耳沟,发迹清末。民国初购买太白岔孙家祖业后迁居。李家两处家业,合计占有耕地二百余亩,除雇佣长、短工自耕五十多亩好地外,其余全部课给佃户吃租。主要经济收入除粮食外,还拥有大面积林坡,每年木材收入相当可观。其次,五十亩自耕地基本上全部种植经济价值很高的白麻,年生产白麻两千多间(每间剥麻皮一公斤多),远远超越粮食生产价值。解放后,土地改革时被列为“县提户”。
二道河的薛家:原黄龙铺鳖盖村人,清光绪年间,绅士薛登榜以祖业剥削不断购置田地,到民国时拥有土地二百五十亩,其中家门口、鳖盖村前一片五十亩平地,清一色没有花插界石,纯归薛家独占。每年收租近百石,收白麻两千余间。除此,还强加给佃户附加各种杂项劳务和苛捐,成为秦岭黄龙铺一带的“霸财东”。
石门三家财东虽均以占有大量土地为富,以剥削农民发家,阶级本性一致,但手段不同,其结果形成了两种明显的结局:一是善报。焦、李两家以农为主,注中长、短工的使用和改善与佃户的关系,致使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缓和。两家后人都有当官吏的,但不借权势,平时却以行医和乐善好施的策略笼络关系,巩固人心。民国时期,焦世瑞曾任县财粮科长,但不贪财、不受贿、不欺人。李春旺任地方保长时,不欺百姓也享有善名。一九四六年游击队路过李未逃跑,被抓审查时,多数保民愿保,当即获释。解放后,焦、李两家剥削农民的田财理所应当的归还农民所有,但他们的后代在坚持自食其力的道路上,人口兴旺,安居乐业,其中有不少还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二是恶报。薛家祖辈为富不仁,为霸占周围农民田产,不择手段,欺压人民。到了恶霸薛朝升主管家务时,贿赂官府、欺压百姓,增加田租,高息逼债,在二道河、黄龙铺一带的秦岭山区,搞得不少人家破外走。为了镇压洛华游击队和当地人民,四六年薛朝升出巨资为自己买下乡镇长,并为儿子薛国栋买下保安团自卫队长,带领一帮武装横行秦岭山区,大肆搜刮民财。曾经勾结石门据点大队,到二道河村烧毁洛华游击大队负责人张国安和不少群众的房屋。四八年游击队一次奇袭,在石门上留题东沟,处决了恶贯满盈的薛国栋。此时,薛朝升穷凶极恶,又依仗胡宗南部的八十一师二五一团和洛南县保警大队等武装力量围歼游击队,所到之处烧房、毁磨、给水中投毒,向粮食中泼大粪,枪杀人民。四九年四月,又勾结伪华县自卫大队长马志烈,将洛华游击队大队长张国安杀害。解放后,薛朝升畏罪潜逃,后被抓获,在镇反中处决。土改中,将薛家强霸田财全部收公,分给人民。至此,薛家人财覆没。 1992年5月30日
注:原载《洛南文史》第八辑“社会风俗”第273-276页。参与本文写作的还有蔺文蔚、张进璧、王建民。
(吕三运正在修改文稿)
作者简介
《禹平文学》主要推广原创首发作品,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书画摄影,歌词等。禹平文学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震撼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次成长心声的快乐。
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