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杨俊玲 ▏不改初心,行走在古邺文化路上的寻宝者

YC?WX邯郸●临漳

不改初心,行走在古邺文化路上的寻宝者
—-临漳文化名人黄浩纪实
文/杨俊玲
导读:走在人群中,他和其他人没有分别,他的生活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却在平凡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他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只做一件要事——研究、挖掘和传播古邺文化,守护临漳品牌;他像一位拓荒者,更像是一位寻宝者,把毕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他喜爱的文化事业。
M · E · I · H · A · O · S · H · I · Y
“咱临漳的古典故事说不完,随便走到一个地方,都蕴藏着一段历史传奇……”
“1800多年前,曹操与邺城结下了不解之缘,历来史家对曹操有着片面的评价,他的功绩远大于史书的记载。”
“我们临漳在历史上曾是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的国都,是当时中国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这个正在讲解临漳历史的人,便是黄浩。
提起黄浩,在临漳文艺界可以说无人不识,无人不晓。与他闲聊,他三句话不离临漳古邺文化,古邺的每一段历史,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他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有人称他就是一部活生生的临漳历史与文化宝典。
黄浩,1951年出生于冀鲁豫交界的临漳县,他致力于挖掘临漳历史,研究、推广和传播古邺文化。他常说,临漳是一座丰富的矿藏,但很多人却对它知之甚少,作为一名临漳人,我们有责任让更多世人来了解它、认识它,让临漳这块瑰宝散发出应有的魅力。
毅然回乡
青年时期,黄浩在北京卫戍区警卫二师四团服役。初入部队,在警卫使馆的岗位上,正常执勤后的业余时间,他攻读马列专著和毛泽东著作,用自己的工作实践撰写读书心得,帮助连队写经验总结。其中他起草的一篇《连队以实战的姿态,摸爬滚打摧毁敌人坦克》材料,被部队看好,不久黄浩调到了团部新闻报道组工作。
进入报道组,写稿件是本职工作,黄浩只有初中一年级的文化水平,实力有限。看着别人的稿件时有刊发,他坐不住了。思前想后,他想到了一个提高自己能力的方法:读报。
在别人进入梦乡时,黄浩在夜灯下读报学习。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全国报刊有限,团部宣传股订有全国省级的报纸。“全国各地每天的报纸都要读一遍”,这是黄浩给自己定下的任务,“在部队服役几年,几乎每天都是深夜十二点以后才休息的。”他说,那时的学习为后来编写古邺文化书籍奠定了坚实的文字基础。
没多久,黄浩撰写的稿件陆续被刊用,一年后,他便升为报道组组长。
之后,他成了部队的宣传骨干。1975年在批判林彪资产阶级军事路线时,他因新闻报道工作突出,立过三等功,这在他所在的部队史无前例。领导找他谈话,要让他留队提干。
恰逢这时,临漳县委宣传部搞新闻报道的同志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上看到了黄浩的名字,通过与黄浩的从兄黄超联系,县委报道组长丁俊生报请临漳县委副书记李兆有同意,希望黄浩能够回到家乡,向外推介、宣传临漳。丁俊生说,临漳有着悠久的历史,三台遗址有着挖不完的宝藏,我们若合理利用,将来一定能够给全县父老乡亲带来福址……丁俊生与从部队探亲回乡的黄浩取得上了联系。黄浩生平第一次认识到家乡文化的深度与厚度。
他没有马上答应。
提干与回乡,不同选择也许会影响他一生的轨迹。
黄浩开始思考人生。他在部队,因报道需要,去过全国许多地方。在当时,旅游一词虽未进入大众视野,但他发现有些地方,已经注重保留一些古迹,开始打造怡人的环境,提升文化品位。黄浩隐约感觉到,将来人们的日子富裕了,到处走走看看,旅游业的发展必是趋势。
1976年春天,他放弃了提干的机会,回家了。当时战友不理解,家人不理解,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的选择。
“或许,我这一生会碌碌无为;或许,不被外人理解。只要在有生之年,能让更多人知道、认识临漳,将古邺文化传承下去,就够了。”
潜心研读
回乡后,由于李兆有书记外调,黄浩没有进入县宣传口,几经周折成了一名人民教师。
“部队与家乡的岗位悬殊那么大,有没有后悔过?”在了解他回乡后的经历后,有人曾经问过他。
“说实话,当时,心里是有点不平衡,本想回乡后,搞宣传,把古邺文化发扬光大。进入教育行业,感觉离自己的初心逐渐远了。另外,我在部队所带的报道组成员,后来有的升了职,有的转到首都一些杂志社任社长等职务。曾有一段时间,我较迷茫……”现在的黄浩在谈及这些的时候虽十分轻松,但他过去经受的思想煎熬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后来我想,既已如此,就怀揣着自己的初心,走下去。在任教期间,我利用节假日、早上、晚上时间开始学习与临漳有关的一切书籍。我把别人用来打麻将、看电视的时间都挤了出来,就连大年初一也不放过。”
“我要做足功课,整理收集古邺文化资料。总有一天,咱临漳的这些宝贝会被重视。现在我出版的许多书籍,都是在那个阶段整理出来的。”
黄浩指着他的书橱一一介绍着。
在他家,书房里、客厅里,都摆了书橱,就连各个房间的门头上也做上了书柜,码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这才是一部分书,在我的地下储藏间,堆放着很多呢!”一谈及书,黄浩满脸的自豪。
在回乡后的前几年,黄浩每到外地出差学习,一定要逛的是书店和旧书市场,看到他认为有用的书,就买回来,常常花完自己带的钱,有几次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
纵使现实处境远离初心,可他的心依然不改,在多少星月相伴的夜晚,黄浩嗅着那淡淡的墨香,遨游在书海中,朝着朝阳升起的地方前进。
迎难而上
1996年夏季,全国县志编纂工作到了冲刺阶段。自1983年开始,第一轮县志编纂工作必须于2000年前全部编纂结束,而临漳县志编纂工作,困难重重,初设篇目36卷,还有12卷内容空白,离初审、终审直至成书,相差甚远。主抓地方志办公室的政府副主任董英了解到黄浩在部队时文笔出身,找到他,谈及《临漳县志》出书遇到困难,问他能不能帮忙。
地方志书是重要的地方文献,具有“治资、教化、存史”功用,享有“地方百科全书”的美誉。
黄浩知道编撰地方志书的重要性,他欣然答应。1996年10月,他调到临漳县地方志工作。
到地方志工作后,他主动挑起大梁。当时空白卷目有《概述》《工业卷》《水利卷》《民政卷》《文化卷》《劳动人事卷》《民情习俗卷》等,黄浩主动承担编撰任务。他吃住在政府办公室,一头扎进书海里,白天搞调查,晚上整资料。经过一年奋战,终于填补了空白,高标准完成了编撰任务。1997年县政府下文,任命黄浩为县志主编,当年12月,第一轮《临漳县志》进入了初审阶段。根据专家的意见,黄浩带领县地方志一班人,又经过两年的修订,河北省终审过关,即将出版面世。
可当时,政府资金中没有这一项预算,需要自筹。黄浩与李凤常想到了企业赞助。
那年,黄浩与李凤常跑遍了临漳县内的大小企业,苦口婆心地介绍地方志书的功用,希望企业能够为临漳文化贡献一份力量。
多数企业对此不感兴趣,以不同借口拒绝,有的直接报以冷脸。半年下来,终有几家企业被说服,或者说是被他俩的精神感动,愿意出资赞助。
就这样,新中国成立后,临漳的第一部《临漳县志》于1999年10月被中华书局公开出版,并向海内外发行。2001年,在河北省地方志评奖会上,新编《临漳县志》荣获一等奖。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困难,想法解决,才能成事。”他常爱用毛泽东的话激励自己和身边的人:“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接下来,《邺城皇帝知多少》、《古邺民俗及由来》、《古邺文化》、《建安文学》、《临漳人物》、《邺城公园志》、《曹魏典故》、《临漳村村有故事》、明清民国七部《临漳旧志》等四十余部书相继出版,出版量达到千万字。
许多外地到临漳来的文人墨客,走时总要带走几本临漳的书籍,古邺文化随着黄浩的书慢慢传到了全国各地。
壮心不已
六十多岁的黄浩,退休后,依然不改以前的学习习惯,每天除了研读古邺文化,忙着志书的编撰、校对,就是为县里文化方面的有关部门,提供帮助。
省、市电视台拍摄节目,采访黄浩;举办大型文化活动需要参观景点,黄浩讲解;县建安文学馆、千佛塔展、烈士陵园大厅,黄浩布展……
他出现在每一个需要他的地方。
他的文字出现在临漳的角角落落。
来到临漳,金凤大街、铜雀大街、邺令大街、建安路、王禅路、凤阳路、玄武大道、朱雀大道……每条街道的名字都蕴含着丰富的古邺文化,这些街道名字是黄浩的杰作。
黄浩说:“每一个外地来的游客,一进临漳,就能感知到临漳独特文化的气息;每一个土生土长的临漳人,平时耳濡目染的就是古邺的精华。这也算是一种被动传承吧!”
“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在古邺文化这条路上走下去。”现在他精神矍铄,从不把自己划入悠闲地安享晚年人之列。
不忘初心,终生奋斗——这也是一种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生活方式。
他以他的行动带动着身边的人们慢慢爱上古邺文化,宣传古邺文化。
挖掘、研究、传承、推广古邺文化,这是初心。一位老人用多半生的精力坚持着他的事业,守护着他的家乡,传承着古邺文化……
M · E · I · H · A · O · S · H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格桑花开
作者简介
杨俊玲,河北临漳人,文学学士,就职于县教研室,从事语文教学研究工作,爱好文学、绘画,多篇作品在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邯郸日报、邯郸晚报、《邯郸教研》《邺风》《邺城文学》《林州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

关注●分享
平台团队
策划:春天树
总编:狼 王
陈俊岭(浮殇年华)
责编:王培云(格桑花开)
尚海利(一杯水)
仙人掌
许爱玲(许琳)
杜献灵(淡淡的茶香)
赵一楠(茉莉之春)
朗诵:李峰(邺城小妮儿)
冀亚楠(优优)
郑书芹(百合)
校对:齐振涛(浩 瀚 )
逆 光
吕艳红(怡然自得)
顾问:刘振华(32号公馆)
齐兆贤(诗源)
杨俊玲(上善若水)
周运国
庞雪平(道深理浅)
张俊芳(芳格子)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戳原文,更有料!栏目介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