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风微刊】四害之一:蚊子 作者/徐淑之(山东)

四害之一:蚊子
徐淑之
虽已入秋,蚊子仍和夏天一样,无处不在。我发现蚊子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恶,还越来越狠。蚊子就像是时来运转,有什么好事似的,“嗡嗡嗡”唱的声音比夏天响亮了许多。
初秋的天气和夏天相比确实凉爽了许多,气温也在慢慢的下降,白天和晚上的温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初秋的晚上正是人们穿着短裤、短袖出门乘凉,遛弯轧马路,去广场锻炼身体的好时候。谁料裸露的双腿和胳膊给蚊子创造了可乘之机,它们“嗡嗡”在人的周围飞来飞去。哎!来就来吧,它们居然还唱着歌来,生怕人们不知道它们来似的,只要有机会它会咬你一口。有时蚊子伏在人的脸上吸血,人会不自觉的举起巴掌向疼痛处拍去,只听“啪”的一声巴掌落在自己脸上。蚊子拍死拍不死不说,自己先挨了一巴掌,蚊子却飞的无影无踪了。每个人都有过因蚊子自打耳光的不争事实。有时我感觉脸上有蚊子,就一巴掌打在脸上,打的还比较响亮,首先看看蚊子打死了没有,根本不顾脸打的疼不疼,蚊子往往是以壮烈赴死的劲头挑战人们的底线,最后人们还是将一次次向自己挑战的蚊子消灭。
因为害怕蚊子的叮咬,我每年的夏秋交汇时节也不敢穿着短裤出门,并且很少在小区院里逗留。前段时间,晚饭后和邻居在大门口聊天,蚊子“嗡嗡”的声音环绕耳边,它们正在寻找战机,伺机作案。我俩身处险境,虽然不断挪动地方,变换位置,用双手扑打身上,不想给蚊子一点可乘之机。但是我们俩人还是失身于蚊子,被蚊子叮咬了好几个疙瘩。贪得无厌的蚊子占了便宜还不罢休,蚊子“嗡嗡”的唱着歌儿在身旁转悠,冷不防再给你来上一口。讨厌的蚊子也学会了游击战,咬一口换一个地方。我们只好各自回家不敢再呆在院子里喂蚊子了。一进家赶紧跑到厨房找到大蒜,将蒜瓣一分为二,用蒜瓣的蒜汁擦身上被蚊子叮咬后留下的疙瘩,疙瘩慢慢就消失了,身上也不痒了。被蚊子叮咬了用大蒜擦,虽然是多年的土方子,但是也是蛮管用的。
蚊子也会见缝插针,屋门关不严就偷偷地顺着门缝乘隙而入,有时蚊子尾随在人的身后神不知鬼不觉的飞进屋里。蚊子白天会在角落里或旮旯里潜伏起来,等天黑了、灯灭了、人睡了,才出来作案。被它咬上一口,那种感觉无法形容,那个痒痒劲先是用手抓,然后用手挠,不把皮肤挠破不拉倒似的。蚊子喝得饱饱的还不飞走,非得在你身边“嗡嗡”来上一曲,等你开了灯,狡猾的蚊子又飞的无影无踪了。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个时候大雨小雨下的比较频繁,农村坑坑壕壕又多,树木多,村外又是庄稼地,适宜蚊子繁殖生长,每到夏秋天,蚊子成群结队、浩浩荡荡。那时候农村都住的土坯房,窗户都是木棂子的,没有玻璃,木制的屋门不是窟窿就是劈缝,蚊子随便出入。傍晚时分,如果站在院子里,头顶上会有一大群蚊子“嗡嗡”来回盘旋、挥之不去。那时候的蚊子和现在的蚊子是有区别的,那时的蚊子比现在的蚊子长,颜色是灰色的,现在的蚊子是黑色的,又掺杂着小白点,个头比那时候的蚊子小,可是现在的蚊子比那时候的蚊子恶多了,咬人厉害了。据说:这种黑蚊子是外国进口的,是从国外进口木材时带进来的,具体什么情况咱也没有考究。
那个年代没有专门治蚊虫的药物,在农村也没有那么多讲究,普遍喷洒敌敌畏或六六六粉防治屋里的蚊虫。这两种都是农药,刺激性气味特别大,即刺鼻子又刺眼睛,还呛嗓子。如果在屋里呆的时间长了,呛的人喘不上气来。所以一般都是饭前喷洒,等睡觉时味就不那么大了,也不怎么刺鼻子了。如果睡觉前喷洒,那个味呛的人根本睡不着觉。喷洒药物也管不了多长时间的事,关键是木棂子窗户没有玻璃,是透气的,蚊子来去自由。为了避免蚊子的骚扰、叮咬,睡个安稳觉,各家各户的炕上、床上都撑着蚊帐。记得那个时候,每天晚上我睡觉前,母亲扇着蒲扇把蚊帐里的蚊子赶出来,然后把蚊帐门掖紧。有时在睡梦中把蚊帐门蹬开,睡到半夜被蚊子咬醒,身上已经有了几个疙瘩,有的还是连环疙瘩,肯定是被蚊子群殴了,打开手电一看蚊帐门是敞开的。蚊子吃饱了,喝足了,也懒了,伏在蚊帐上一动不动,仔细一看,蚊子的肚子圆圆的并呈黑红色。既然蚊子以生命为代价钻进蚊帐里吸了我的血,那就别想活着出去了。我用嘴叼着手电筒,两手一拍,将蚊子一个一个的拍死。蚊子被拍死了,手掌上留下了鲜红的血迹,留给我几个又红又痒的疙瘩。我躺在床上又渐渐的进入梦乡。
无论生活条件多么优越的人,想必都与蚊子接触过,对蚊子“嗡嗡”的声音也并不陌生。有时蚊子在身边飞来飞去,冷不丁的咬你一口不商量,给人带来烦躁与不安。有时蚊子隔着薄薄的衣服伏在身上,把细细长长的嘴像针一样扎到人的皮肤里叮咬,吸点血也就罢了,还弄的痒痒的钻心似的难受,在叮咬处留下一片红,鼓起一个黄豆粒大小的疙瘩。痒痒的难受就用手使劲的挠,挠的身上出了血水留下了血印子,皮肤不好的还会发炎溃烂。现如今,人们的居住条件逐渐好了,可蚊子并没有减少,蚊子咬人的本性也没有变。
徐淑之,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区机关单位工作。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轨迹,抒写人生欢歌,愿意用文字感悟人生,闲暇之余爱好散文写作,有几十篇散文在报刊及微信平台上发表。
【西部风微刊】特别提醒:
1、【西部风微刊】投稿须知
【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力求打造精品,专编发原创首发诗歌、小小说、散文、诗论、随笔等力作。平台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诗文必须坚持自创,文责自负,如有任何争议,本平台不负法律责任。来稿请添加主编微信私发,并注明:原创首发,专投【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请提供200字左右简历和照片。主编微信号:sgl3379(山旮旯),投稿邮箱:shangala@126.com
2、喜欢【西部风微刊】的读者
欢迎点评、留言、打赏,给作者与编者一点鼓励,给予【西部风微刊】前进的动力。阅读后浏览一下文中或文尾的广告,也是对【西部风微刊】最大的支持。
3、若您与【西部风微刊】有不解之缘
请点击右下角“在看”留言或点击右上角三点转发分享。点击标题底下第二个【西部风微刊】再点击“进入公众号”关注更多精彩的文章。
朗诵嘉宾:北京:弘华、雪柠檬
总编辑、总设计:山旮旯
主 编:黄诚专、袁德礼
责任编辑:黄诚专
负责校对:十一指、晚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