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盘州·微刊】高积俊:落单的尴尬

“赏千年银杏·品盘龙美酒”
采风活动稿件④

文艺采风
作者简介:高积俊,盘州市双龙潭人,闲暇偶尔码字,聊以自娱,自1980年代,亦间有口水话变成文字见诸报刊以献丑者。出版散文集《灯下闲笔》、电视方言剧本《高磊山的故事》。

落单的尴尬
作者:高积俊
有个朋友名字叫罗丹,与“落单”谐音。集体活动的时候,她又时不时地会落单,于是就拿她的名字来开她落单的玩笑。落单就意味着孤独。“人是合群的动物,他最怕的是孤独。”这是周作人在《谈天》中劈头的第一句。好尴尬,今天,我也落了一回单。我今天的落单,落得有些特别,不是独处于人群之外的那种落单,恰恰相反,身边的人很多,而且还很热闹。这是一种自我画地为牢,明明是很热闹的场合,人家又不拒绝你,是你自己不合群,融不入群体的那种落单。因为对那杯中之物有所好,六盘水、盘州、钟山还有云南富源几个地方文联的人组成的采风团去贵州盘龙酒业“采风”,于是,就尾着去了。此前,贵州盘龙酒业酿制的洞藏酒喝过好几回,好喝,尤其是他们的“苗霸酒”,说是四十多味中药泡制的,不但好喝,还养生。其中有一“养”,有一位大方而且诙谐的女士这样描述:“借用汇仁肾宝的广告语来说就是‘我好,他也好’”。盘龙酒业酿制的洞藏酒,属于那种喝过一次就忘记不掉,就经常惦记着的那种。就像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令你忍不住要回头。一句“好喝”,就是个囫囵鸡蛋,听在耳朵头,实在是不得要领,就像是穿着袜子洗脚,找不着感觉。但是,要说得具体,非专业品酒师不能。就是专业品酒师说的,如果你要褒弹,他也要被你噎得背气。比如,说茅台酒喝了不打头,口不渴。有人冷冷的顶一句:“白开水不打头;青菜汤喝了口不渴”,他你能说讲的不是个道理?是啊是啊,“酱香”,那么不是就干脆吃酱好了?“绵柔”?就吃绵吧;不挂脖子,何不喝蜂蜜水,蜂蜜水不挂脖子……如此等等,你如何答?然而……,我只有“然而”而已。此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那是不懂酒的人。和一个不懂酒的人谈酒,就找错对象了,是自讨没趣。不懂酒的人,再好的酒,感觉就是一个字:辣。几百几千甚至上万一斤的酒,就为体验一个辣字,那么还不如就吃辣椒好了。这样的说话,你说无不无趣?茶,就是个涩;烟,就是个麻;酒,就是个辣,的确没有说错。因为没有说错,所以,你只有无语。可是,酒,呷在口中,吻触着味蕾,须是专业而专注地把玩和品鉴,从一种物事里同时体验出若干的味觉来,不仅仅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境界。这种境界,就是酒场中经过多少战阵的人,没有哪个悟性,不解其中三昧,也是不可能企及的。靖节先生好这一口、谪仙好这一口,岂是因为一个“辣”字!盘龙酒业的洞藏酒好喝,专业的语言我讲不来,比较而言,与众不同的特出的品质就是香、柔、绵、和。香,但是芬芳而不浓;柔,就是不咬舌头、不挂脖子、不辣胃;绵,就是抿在嘴头不散、回味清远绵长;和,就是不烈不躁,不上头,不渴口。当然,这个酒的这些“好”,是以不过量为前置条件的,如果是五七个好友相聚,把喝酒当作斗争,切磋牌技、较量酒量,海喝,那么,就免谈了。盘龙酒业的洞藏酒是在天然溶洞里窖藏过的。了“闭关”了十年八年,不要说是贵州盘龙酒业的洞藏酒有着独家心法酿制的纯粮酒,又还是在溶洞里窖藏了十年八年,就是一般的散酒,在自家屋中旮旯头摆个三五年,那个味道也就蛮不错的了。酒,装入坛中,密封起来,置身恒温恒湿、远离喧嚣、幽邃静寂,微生物多样且群落相对的洞窟里,用一个写诗的朋友的一句诗来形容,那是在“闭关修行”。闭关修炼,肉体凡胎都能修成哲、修成圣、修成佛;狐狸都能修成精;蛇都能修成龙。修炼过的酒,她的品质,毫无疑问,那肯定是不一般的了。话讲到这里,你就应明白道我之所以尾起去的原因了,如果一时想不明白,就慢慢默。“默”,是盘州方言,是想、默默地想的意思。不过,讲出来也无妨,尾着去的原因就是好那一口,贪那杯中之物——盘龙酒业的洞藏酒。不出意料,饭桌上,酒,是有的。那些对杯中之物情有独钟的骚人墨客们,尽都赞口不绝,说:“不错不错,果然好酒。”盘龙酒业的人,热情而且大方,饭桌上大碗的酒尽喝不算,还慷慨地把上好的洞藏酒拿来给采风团的人搞现场有奖游戏活动助兴,获得一个奖,就是洞藏好酒两瓶——苗霸酒。游戏活动的项目很多,有的是要动脑筋的,有的是要玩“玩墨水”即知识的,比如成语接龙,这些,对于我这种脑壳木得就是树骨桩、文化少得如同撒在眼里的眼药面的人,就莫要去丢人现眼了,于是,只是干站在半边当看望热闹。活动的主办者想得很周到,为了不使像我这种人又笨有没得文化的有人落单,就设了一项既不出力又不动脑的活动,就是拿起你的手机,拍几张照片,发出去,看点击率,点击率高的就得奖。够简单了吧?考虑的够周全了吧?该不至于有人落单了吧?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就是这个不出力不动脑的节目,在下还是落单了。这个玩点击率的游戏,看似简单极了,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点都不简单。发出照片去,就坐等点击率,虽然不动力气、不动脑筋,但是,也要具备两个前置条件,一是要会玩微信,二是要有人脉。世上断无既不出力又不动脑筋的事情。拍照片、发微信就不出力就不动脑筋?手机,原本叫做移动电话机,笨如我这样的人,手机,不过就是名副其实的一个打电话的移动电话机而已,什么抖音呀微信呀的,那是高科技,不会弄的,还是今年的新冠疫情,坐个公交车、进个超市买点菜呀的,要用微信扫什么码才给你上车进门,不得已,请人安了个微信,它的用途,也就仅此而已,你要我加个微信朋友,除非把手机递给你,你来把我加,所以,有几个微信朋友,但是不多,不足巴掌数。这不足巴掌数的微信朋友,就算人家给脸在千忙之中把你点个击,那巴掌数的点击率,能指望获奖?凑什么热闹!并且,最赪人的是照个照片如何发,我不会。在N多的年轻人那里,有个公式:老=笨。有人很不受用,觉得委屈,心头不服,包括我。不服又如何,拉出去遛,你遛不过人家啊。不服也要服!于是乎,被落单在一边,干吱干吱地,望着人家开心地玩、望着人家乐呵呵地领奖。心头那个滋味,有点酸酸的。盘龙酒业的洞藏酒,好东西啊。人家介绍说,是两百多块钱一瓶的。两百多块钱一瓶,虽然不是很便宜,但也不是很贵,卖,卖个一两瓶,也是买得起的。但是,望着人家轻轻巧巧地就搞得两瓶拎着,羡慕之外,妒意,多少也是有点的。君子不言利,话是这么说,其实未必然,古之君子也是言利的,何况今之君子,何况,我虽非小人,也不敢以君子居。非君子即小人的二分法,到底有些简单粗暴。就算是不言利,把它一脚踢开不论,出钱卖的和奖励得的,在心头肯定是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邀约几个好友,把酒打开,说,这是我某时在某地因何故奖励得来的,那种自豪感,是从钱夹头抓出一把钞票板在桌子上高声嚷嚷“老板,拿几瓶酒来”的豪气能比的么?虽然,这种自豪感多少也显得有些虚荣。但是,虚荣心,圣人而外,似乎都不能免俗。

文学盘州行
主办:“文运盘州”文学沙龙
编辑:李廷华 卓美 李茂 罗丹
摄影:秦科
盘州文学沙龙 文学盘州行公益活动
合作伙伴
贵州盘龙酒业有限公司:
酿造健康好酒,传播凉都文化。
杂粮酿造 原浆洞藏
沙淤云上森林农场:
专注文化品质,享受休闲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