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帆诗鉴】2020云帆女神诗词大会作品选评

写在前面
诗之一途,非学无以开境,非鉴无以助长。学者,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鉴者,众人之议或能振聋。古人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此岂独言君子风度,更引申为好学精神,不可不察。今云帆设此栏目,是为吾侪交流之便,鉴别之所,进步之平台,当不拘虚言,探微求真,以臻修远之境是盼。
云帆阅微堂
2020云帆女神诗词大会作品选评点评呈现/以评家交稿时间先后为序刘能英点评
1
咏落叶
董万英
霜剪枝头影已空,群飞似蝶弄西风。
色堪入画将霞染,情岂随云与怨终。
未借山庭欹旅枕,能鸣锦瑟叩帘栊。
从容无悔寻根去,为报深恩泥土融。
【刘能英点评】这首咏物诗,首联实写形态,尾联虚发诗思,颔联实写色、虚写情,颈联虚写借、实写鸣。虚实结合,情景交融,使落叶之形态与神情,如在目前,得咏物之法。惟“从容无悔”四字因熟而俗。
浣溪沙·庚子立春
风竹秋韵
独坐小斋深闭门,等闲消却此时春。隔窗莺语调初匀。
江畔梅花应寂寞,屏间信息正纷纭。一天风雨一愁人。
【刘能英点评】这是一首写庚子大疫之作,却不落直写凄切之情的窠臼,而是借天立春、人独坐以抒怀,将对灾情的忧虑、灾民的牵挂尽寓其中。承转园熟,质朴简单,充分体现了语淡情深的艺术特色。
秋云似罗赋(以兰亦堪采为韵)
海棠
秋日光兮,云薄似纨。秋夜清兮,泽馥生兰。摇白露而沾湿,荡金风而聚攒。逸衣香之一缕,联霓梦之千端。汉女涉流,盈素馨于纤手;唐妃临醮,垂广幔于高坛。带鸿飞之杳袅,染木下之萧寒。骚客思澧,诗人倚栏。
最于醉里愁边,花朝雾夕。理霞丝于织机,匀月色于抽绎。舒之不尽,卷之无亦。纫之当腰,描之在册。动静时闻,氤氲可惜。留寂寥之余芬,失缥缈之去迹。湘君之降江国,袍称五铢;素女之升水宫,幅拖三尺。
或如生绢裁白,细绡翦蓝。长天满灵蛛之网,峭坂多冰茧之蚕。方折有情之蕊,而佩之者难匹;纵搴无缝之裳,而服之者谁堪。又或风烟共引,昳丽俱涵。飘拂陵谷,蔽遮东南。暮釉层层,堆纱而垂绛于雁翅,斜光滟滟,散绮而洇红似莺含。
何方有此无定止之锦绸,不恒常之练彩。何人见斯捧华葩之玉仙,扈芳草之贤辈。天末盈盈,江秋采采。洁精神兮虚圜宰。发空潭兮归大海。晴之夜兮雨之晨,忽尔湮兮忽尔在。泛兮浮兮,如升如汇。为絺为綌,无根无待。心中不穷,望里将改。世毋以求,文弗能载。
【刘能英点评】这首律赋格律严谨,文思慎密。其骈句行文功夫亦见深厚。云兮罗兮兰兮,兰兮罗兮云兮,比喻精当,生发自然。轻隔、重隔择辞于巧,紧句、长句对仗于工。尚尾处紧句稍削,长句略加,则更具回旋之力。
岁末感怀
解语花
人生最恨是光阴,摄取星霜两鬓侵。
过眼青春如利刃,催人老病到沉喑。
竹标高节无虚意,莲发清香有苦心。
去岁风涛君莫问,悲欢且向酒中寻。
【刘能英点评】首句恨语发端,高站地步,夺人眼目,扣人心弦。然后一路分解,从青春到老病,从竹之高节到莲之苦心,无一不是人生之恨、光阴之罪。颔联的流水对,尤为精彩。
访薛洪度辞
郎晓梅
延深竹兮青青,锦江干兮欲暝。古玄庐兮流莺,寥无人兮可听。题桃叶兮投名,叩碑碣兮回声。虞弦动兮峨眉倾,凤毛吟兮玉垒鸣。唐之半兮媚才卿,春风误兮崴泥坑。美校书兮睡不醒,枇杷花兮旧门庭。芙蓉笺兮尘如缯,鲜衣去兮道衣清。夕阳碎兮散林星,我独怀兮立若鹰。
【刘能英点评】全辞一韵到底,把对薛涛才情的仰慕、遭遇的同情,以缠绵悱恻之笔,娓娓叙来,收一咏三叹之效果。
蝶恋花·农家乐
玲珑
一月春风吹万亩。二月翻松,三月禾苗厚。四月蚕花初结豆。新抽麦穗频招手。
五月酸梅馋到否?六月西瓜,七月糖梨诱。八月归仓金斗斗。家家满上丰收酒。
【刘能英点评】从一月铺排到八月,读来不觉累赘。盖因月月有惊喜。而月月之惊喜,又都是为八月之“金斗斗”“丰收洒”作铺垫,紧扣“农家乐”之题。全词落笔轻快自然,语言通俗易懂,词浅而意深。
2
郎晓梅简评
浣溪沙·庚子立春
风竹秋韵
独坐小斋深闭门,等闲消却此时春。隔窗莺语调初匀。
江畔梅花应寂寞,屏间信息正纷纭。一天风雨一愁人。
【郎晓梅简评】
小词很安静。今人词多害于直白索然,倘写时事即施以鼓呼的血脉贲张,赞颂的夸夸其他,詈骂的抚胸顿足。这一首不然,它写庚子立春之事,单写了一个闭门独坐的人,连个“疫”字都没有,似乎什么都没有写,似乎又什么都已经包含。在热闹喧嚣抑或激奋昂扬的人群里,那个最安静的哀怨的所在自然最动人,自然会聚焦,令周遭虚化成为背景。
因为安静,所以含蓄有味。它只是写一己之愁。虽写愁却不急着写愁。上片写闭门独坐,白白耗费着这春天。为什么要闭门独坐?为什么不享受春天?读者这一问,自然现实的形势出来了。然后结之以细嫩的隔窗莺语。这个小结,作者不直说,她似乎只是在客观写景,却是不着痕迹地运用了映衬烘托的修辞方法:不能享用的美好越美好,才越残忍越令人苦闷悲哀啊。
词的下片用江畔梅花的寂寞与屏间信息的纷纭两相对照,读者仍然要问个中缘由,那就一言难尽了,作者只负责引起追索,最后一个结句才蜻蜓点水似的用了表现个人情绪的唯一一个字“愁”。小词情绪衔含内敛,乃生余味不绝。词的情绪的敛放关乎作品的气质,人本性中固有的穷究的特点,也使得敛更易令作品产生内在张力。所以诗词作者只管引个令人有兴趣的头儿就好,其他留给读者去完成。
词中有画。作者是为善画者。小词六句,除两片中间一句,其他四句皆堪入画。例如上片闭门独坐、隔窗莺语;下片江畔无人的梅花,尤其是最后一句,宛如长镜头突然推开去,入眼一幅阔大溟濛的风雨画面,而其中唯有一个点,那个点便是作者,那个“愁人”。这个画面意味深长,你可以从各个角度去诠释。依然是,作品负责抛出来,由读者去填满那个想象的空间。这是画面留给读者的,是谓形象感,是嚼之无味的诸多今人诗词所匮乏的。
词有书香气。今词常见或造语生涩,或用词粗鄙,或袭人不化,或情绪断裂者。这首词读来天地自在,全不露其炉火纯青的修辞手段。什么修辞手段?你看,它的“深”“消却”“调初匀”,尤其后者“初”,一字而毕现物候时节以及禽声新鲜,而“调初匀”甚至包括语序的锤炼,我们可能更细习惯于“初调匀”状语在前的正常句式,而稍一变动,“调初匀”就是词家语,就有词味,它说莺声现在调到刚刚好啊是最美的样子。
小词六句,用到尽少三个修辞格。一为映衬,即前文所述“隔窗莺语调初匀”句;二为对比,即前文所述下片“江畔梅花应寂寞,屏间信息正纷纭”;三为列锦,即最后一句“一天风雨一愁人”,两个名词性语词连续出现,同工于“枯藤老树昏鸦”之意境,着实美煞。它于明白畅达之间洋溢着温婉古雅之气,想作者应是真正读过书的女子罢。我甚爱之。
金沙同流沙明金灭者自然有之。饶是流不流传有其历史的偶然性或人事的可操作性,我还是要说,这首词不比其他疫中词,它是美的,具有审美价值的,值得留下来的可以称之为“文学”的东西。
我喜挑刺,这一首挑出一个“时”字。“此时”即春,春即“此时”,何必累赘。或许“时”易为“回”字之类意指这一年不似往常更妥。
鹧鸪天·伴书眠
何其三
得伴清宵不觉孤,作衾作枕带香铺。心无牵系自安适,身有垂怜未敢舒。
明似月,丽如姝。手持一卷自欢娱。小床窄窄宽三尺,二尺腾空留与书。
【郎晓梅简评】
词妙在结句“小床窄窄宽三尺,二尺腾空留与书”,三尺小床,一尺予己,二尺予书,可见书我相伴为侣之情状。三分一二之数学逻辑,令词生灵动活泼之趣。
古文人善用数词,除散用或对用外,更有将总数加以分划加减以增文字之趣味者。《诗经》就有,如《摽有梅》:“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借喻青春如树上梅有十分,其实七分,则已零落三分;其实三分,则已零落七分,青春将逝。又如南朝《懊侬歌》:“江陵去扬州,三千三百里。已行一千三,所有二千在。”直接就用一道数学题表达回家心切以至里里计程。还有“有色有香尤耐久,十分春事占三分”(卫宗武《和咏梅》);“九州此居三,山海在封域”(孔平仲《青州作》);“这一瓶、约迭三斤。君还不信,把秤来秤。有一斤酒,一斤水,一斤瓶”(无名氏《行香子》),诸如此类。
诗文算数,得趣妙法。近代人们将利用数学加减乘除把大数拆成小数来说的修辞方式归纳为“析数”修辞格。今人善用此格者除何其三外,我过目不忘另有邢涛涛《过孙权墓》的结句:“临别更添三捧土,为分两捧代曹刘。”其别致造语之间见性情,见诗趣,见诗人不凡的修辞能力。
拟古·其十五
狐公子
白日正西驰,一驰几千里。生年不满百,忧苦无穷已。缅邈暮复朝,行役同蝼蚁。有酒强欢娱,有歌夸绮靡。杯酒倾仓皇,清歌发皓齿。无处学长生,须臾没孤垒。颜色改朝夕,行乐良非是。何如春风多,殷勤谢桃李。
【郎晓梅简评】
流光遄迅,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诗中氤氲着消极颓废的感伤调子。它没有现世情怀,不载儒家之道,它只是诗人忧悒孤独的低吟浅唱,但是却如此感动着我,或许因为,它是关于生命的深深的一声叹息。
这叹息亘古不衰。《诗经·山有枢》说:“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庄子说:“人生天地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曹操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古诗十九首》说:“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其后历代多有“生年不满百”之拟古诗,也许人不能久活,便不消此哀叹。即便从来如此,然而最悲凉的,更在牡丹凋零、美人迟暮。作者狐公子或处于惊觉容颜摧损下坡之年?
这首诗没有一句写实,没有一句形象,但又无一句不切实,无一句不具体。这似乎很矛盾。它与那些毫无实质内容的咿咿呀呀完全不同,它绝非空洞无物,它的每一句都有极其具体的抓著的点,而这些点都是作者从具象中抽象出来的具象,它们都关涉着一个命题:与死相关的生命意识。
然而倘若没有相与匹配的语言形式,即便这般发自本能的以生命意识为标志的哀叹也全无意义。七情六欲人人皆有,谁还不是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呢,何尝见得千市万井皆壅塞着诗人。欧阳修所谓“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六一诗话》)。此诗牵人眼眸,动人心性,应不夺其拟古能古,言语朴拙,风标高雅之功。靡靡之音是昂贵的,奢华的,有条件的,非词窘语穷之辈来得。
宅居寄雪窗师
桐荫
杜门避疫久,渐与米盐亲。入箸春芹嫩,登盘腊味淳。时迁疑隔世,居陋幸容身。深夜展君作,凭几一怆神。
【郎晓梅简评】
我犹如一场大饥荒之后的幸存者厌弃橡子粉榆树皮而贪恋肥美的羊一样贪恋着那些具有古典诗性美的篇章,譬如这一首。说起它带着古典诗性但为两者。
先察其情。诗为疫中寄人之作,但只宁静地向人叙说百无聊赖每日柴米的避疫生活,似并无波澜,然而这正是普通人避疫生活的真实写照。结尾写及夜读雪窗作品而生恓怆之状。此处小注:雪窗,诗人,庚子疫中染轻症。“深夜展君作,凭几一怆神”,此处不需要元稹《闻乐天授江州司马》“垂死病中惊坐起”的突兀,它仅仅是一个现实白描,没有任何夸张造作,其反应全在情理之中。诗能感遇而发,缘乎性情,我得之其一也。于这场大疫的网嚣之中,诗能怨而不怒,哀而不伤,我得之其二也。
再观其形。王国维《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中说:“一切之美,皆形式之美。”《宅居》诗整体看,用词古意内含,造语文中有质,质中有文,似有昔人遗响。拈之如“入箸”,宋李弥逊《春日杂咏》有“南烹甘入箸,北户暖生衣”句;如“登盘”,宋刘子翚《园蔬十咏》有“菜苦不登盘,言中多逆耳”句,虽皆今人不用,但用之规范且易懂,读之陌生却非新语,用古为古,堪为时人古典主义诗家语取法之一种。
李梦阳《驳何氏论文书》说:“今人法式古人,非法式古人也,实物之自则也。”古人之法为实物之自则,今人法之亦难得其元气浑然至美意境十之一二,然而可喜终竟不乏清流偏离于伪古典的滔天红尘,法式古人的高山白雪。
唐颢宇点评
3
水调歌头·己亥冬夜游绣江汉荣兄命填此调相约以姓氏为韵
小梅窗
十里画图古,一桨入深幽。好风吹动高兴,助我溯江游。橘柚香生佳气,唤起鱼龙浪底,看汝赶潮流。珠露漫摇落,凉味似清秋。
穿桥洞,经台阁,过钟楼。雪泥鸿迹,赢得千载一回眸。镜面蓝光紫电,云幕琉璃变幻,灯影自沉浮。问我心何属,孔子曰从周。
【唐颢宇点评】梅师此词绝妙,异彩纷呈,佳处迭出。荒庭垂橘柚,鱼龙寂寞秋江冷,有少陵兴味。珠露清秋,有五代北宋气。过片接连三个动词,绝似山谷同调“瑶草一何碧”。蓝光紫电,琉璃变换,灯影沉浮,造境光怪陆离,引人遐思。结到姓氏而用经语,出人意表,力度陡见。大千世界尽收一词之中,非梅师而谁能为?恨吾辞乏,不能评佳处之万一。
生查子·云山锦绣
苏些雩
花城春不老,春在云山住。疑入画图间,却听鸣春语。
双溪白玉兰,星岭红棉树。高枕卧松涛,准与安期遇。
【唐颢宇点评】苏老师小令超然物外,不染凡尘。读来心旷神怡。上片似词似偈,与“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异曲同工。然而佛偈往往理胜于比兴,故而下阕木笔木棉红白相映,安期仙人乘风而来,景致历历在目。遂使兴象理趣两全。
南岳大庙
璐雨诗
占得江南古迹魁,蛟龙八百镇云雷。
重门九进香烟动,老树千年紫翠堆。
大庙能容儒释道,浮生独爱竹兰梅。
清风信已通灵性,故遣玄音洗耳来。
【唐颢宇点评】此律甚有特色,颇精于当句对。香烟对紫翠,儒释道对竹兰梅。上下句之间语意相差千里而字面工整非常,故能词约意丰。今人律诗佳作不多,究其根因半在乏情乏象、半在疏于对属。不擅对者可以此为范本。
4
弄 影点评
角招
楚凌岚
庚子初春,伤江城疾疫,依鹿潭韵填此,兼寄雪窗
冶春际。重门掩,忍教负却云水。北窗愁独倚。强自渐谙,哀郢心事。诗怀恶矣。料不若、斯人憔悴。耿耿连宵辗转,想江浪打荒城,酿千家清泪。
悲喜。赋情故址。谁堪点检,幽梦成拈指。楚乡烟瘴里。巷陌何曾,萧条如此。孤吟两地。那敢问、初樱开未。卧听寒飙四起。算唯有、月无端,明于洗。
【弄影点评】词味醇厚浓郁,在满屏抗疫词中卓然不群。首先选调颇为恰当,姜夔的《角招·为春瘦》基调伤感、沉郁,与庚子之春江城大疫的表现内容情感相谐,情理暗合,见出作者匠心;其次全词铺叙有致,逐层推进,感情深沉,悲凉如诉,从千家清泪的荒城到萧条清冷的巷陌,情绪从愁到哀,至“孤吟两地。那敢问、初樱开未”达到高潮,樱花美丽的意象扑面而来,却是如此地凄美,直入人心。
念奴娇·听歌《尘缘》有记
天然秀
飞花如梦,问东君去后,深情何托。微露黄昏生砌下,触手知余凉薄。彩笔传诗,银堤踏雪,佳话曾频数。春魂销尽,道谁犹记一诺。
十载塞外孤寒,云流沙散,已惯长漂泊。往事轻烟留不住,多少尘缘成昨。待引清觞,梅花新折,对影难为约。婵娟千里,纤纤来挂檐角。
【弄影点评】只听一首歌便写出如此动情的文字,足见出作者的功底和作为诗人超乎常人的敏感气质。作者善用情语,飞花、春魂、流云等皆为情而生,所有意象的调度只为一个“情”字服务,几度抒情之后,最后又宕开一笔,景语作结:“婵娟千里,纤纤来挂檐角” 。纤纤之月,以轻写重,四两拨千斤,富有余韵,含蓄耐品。
水调歌头·己亥冬夜游绣江汉荣兄命填此调相约以姓氏为韵
小梅窗
十里画图古,一桨入深幽。好风吹动高兴,助我溯江游。橘柚香生佳气,唤起鱼龙浪底,看汝赶潮流。珠露漫摇落,凉味似清秋。
穿桥洞,经台阁,过钟楼。雪泥鸿迹,赢得千载一回眸。镜面蓝光紫电,云幕琉璃变幻,灯影自沉浮。问我心何属,孔子曰从周。
【弄影点评】小梅窗的词,一向以典雅精致著称,初读词的起句便觉此言不虚,“十里画图古,一桨入深幽” ,精到的措辞、流利的语感以及精美的画面感,一瞬间就带给人别样的美感,像一幅画卷展现在眼前,引人注目。跟随着词人的指引,这幅画卷徐徐打开,上有橘柚生香,下有鱼龙潜底,好不诗意!至下片,词的节奏开始富于变化,由快到慢,最后一个特写将目光定格在“雪泥鸿迹,赢得千载一回眸”,可谓化典无痕,佳句佳作也。
苏些雩点评
5
清平乐
崔杏花
深帘隔燕。空忆春风面。应是长堤烟柳岸。分与桃花一半。
年年花好须来。而今却为谁开。寒雨声中草树,阑珊灯火楼台。
【苏些雩点评】词语清丽,脉络清晰,春光明媚,如在目前。在过片处笔锋一转,以寒雨、阑珊作结,反衬出难以名状的哀伤。的是自然流畅而不失深婉蕴藉的好词。
秋过三峡
何智
行近江崖晓雾收,兼天霜叶下悠悠。
邑人遥指洄波处,曾是吾家吊脚楼。
【苏些雩点评】前二句叙事,时间地点景物一一道来,至“邑人遥指”,所指是“洄波处”,看到了什么?应该是什么都看不到,因为“曾是吾家吊脚楼”。着一“曾”字,往昔岁月似水波回旋荡漾而来。语浅而有致,诗短却耐人寻味。
水调歌头·己亥冬夜游绣江汉荣兄命填此调相约以姓氏为韵
小梅窗
十里画图古,一桨入深幽。好风吹动高兴,助我溯江游。橘柚香生佳气,唤起鱼龙浪底,看汝赶潮流。珠露漫摇落,凉味似清秋。
穿桥洞,经台阁,过钟楼。雪泥鸿迹,赢得千载一回眸。镜面蓝光紫电,云幕琉璃变幻,灯影自沉浮。问我心何属,孔子曰从周。
【苏些雩点评】此词题标明冬夜游船以姓氏为韵,有一定束缚力,但难不倒功底深厚的词人。起首即切题并颇具气势,突出古幽画意。继而船移景换,岸景水景暮色夜色取次入目,“赢得千载一回眸”,一笔回转,重点着墨写水中光影,蓝光紫电,变幻无穷。浮光掠影之中换转核心所在:“问我心何属,孔子曰从周”,入韵自然,收束巧妙,点明了坚守礼乐的志向。
本期评家简介(以年齿为序)
苏些雩简介
苏些雩,别署拾翠台,1951年生。十七岁下乡,务农七年,当工人五年,后在银行工作至退休。曾师从岭南名家朱庸斋先生学词。有作品在全国诗词大赛中获奖。现为广东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当代诗词》副主编。
刘能英简介
刘能英,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协驻会签约作家,鲁院第22届高研班学员,《大地文学》编辑,云帆诗友会顾问。获2014年度“子曰”青年诗人奖。著有诗词选集《长安行》《大都行》、合集《行行重行行》。
弄 影简介
弄影,本名祁丽岩,珠江月诗词学会会长,广东诗词学会诗教委员会副主任,岭南诗社直属花城分社副社长,高校专业教师,副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与传媒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全国高校首家诗词类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项目负责人,广东省高教厅研究生暑期诗词学校、诗词文化素养国培班项目负责人。长期从事现当代作家作品评论与研究工作及诗词创作、诗词文化传播、诗词培训等工作。
郎晓梅简介
郎晓梅,女,辽宁凤城人,文学硕士,辽东学院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系讲师,丹东市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丹东市楹联家协会主席,辽宁省女子楹联家协会副主席,云帆诗友会诗词编审。著有《茗风旧体诗稿》。
唐颢宇简介
唐颢宇,小宇海棠,斋号小狐仙馆。世居金陵,90后,诗人,文学博士,兼任云帆诗友会诗词编审。
声明
点评作品由评者从《2020云帆女神诗词大会》的作品中任选任评,平台如实呈现,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赞赏不返还作者,部分图片转自网络,仅为欣赏、交流、分享使用,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版权人有异议,请联系编辑删除。
参看往期精彩:
2020·云帆女神诗词大会
【云帆】2020 || 迎新诗词大会
【年度盛典】云帆·庚子迎春大团拜
云帆诗友会视频《当代诗人抗疫诗词精选·上》
【云帆品读】云帆诗会381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2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3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4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5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6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7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388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89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391期作品选评(点评人:安全东、卢象贤、苏俊)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392期作品选评(点评人:楚家冲、段维、刘能英)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93期作品选评(点评人:半隐庐、方伟、抱朴书生)
【云帆诗鉴】云帆诗友抗疫诗词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398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399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400期作品选评
【云帆诗鉴】云帆诗会第401期作品选评
云帆团队
顾问(以接受邀请时间先后为序)
熊东遨 熊盛元 杨逸明 李树喜 钟振振 周啸天 邓世广 张海鸥 周燕婷 星汉 江岚 方伟 丁欣 段维 林峰(香港)胡迎建 魏新河 陈仁德 刘能英 卢象贤 南广勋 马建勋 周达 杨子怡 王玉明 凌泽欣
法律顾问
李清安
策划(排名不分先后)
南国风笛 罗琦 扈超峰 李军 何其三 李静 韦树定 邢涛涛 韩保汇
诗教
阿朱 段维
外联(排名不分先后)
吴瑾 静如 何芳 黄友富 左启顺 袁晓宏 陈兴 孙文 曹江宁 非也
编审(以年齿为序)
安全东 崔德煌 半隐庐 抱朴书生 萧雨涵 郎晓梅 崔杏花 唐颢宇
美编
张小红 王婷婷
收稿
土土 小乙 凌平 吴巧 牛应萍
执行主编
璐雨诗
总编
曹初阳
云帆·个人专辑集结号(不断添加中)
熊东遨杨逸明范诗银李树喜周笃文陈永正刘梦芙
熊盛元钟振振胡迎建魏新河周燕婷郑欣淼钱志熙
方伟林峰高昌段维丁欣江岚金水星汉苏俊无名
刘庆霖刘能英陈仁德邓世广蔡世平张海鸥赵京战
萧雨涵王蛰堪半隐庐崔德煌崔杏花唐颢宇韦散木
抱朴书生沈华维苏些雩张红果武立胜徐晋如屈杰
潘泓李子阿朱金锐天许深南谢郎罗伟崔鲲千山
周啸天包德珍廖国华姚泉名刘道平郎晓梅李葆国
安全东何其三孟依依何智勇吴化勇萧剑勇渠大白
卢象贤苏些雩张红果徐中美张智深陈逸卿戴霖军
宋彩霞冉长春林丫头凌泽欣耿立东师红儒廖海洋
杨强雍平鉴水燕河曹辉曹阳何静吴瑾宁静赵英
莫真宝李伟亮王纪波王海亮莫雨涵倾一阁黄飞鹏
王玉明何永沂张家安张晓虹孔繁宇王守仁周泽安
汪冬霖赵秀敏曾俊甫王连生王超群冯仲平李增山
闫震何革李静月白楚成王旭郭七郑杰张栋何强
楚家冲陈思明邢涛涛黄友富程运钦李荣聪陈晓敏
杨子怡陈楚明李俊儒楼立剑徐俊丽孔祥庚马旭升
唐云龙陆玉梅刘曙光杨森翔国印周赵义山张银华
马建勋祁丽岩周维芳韩倚云郭定乾姚晓明东阁茶
刘泽宇董学增扈超峰张明新林看云胡文汉刘南陔
史外外史观棋不语落雪听禅眭谦晋风胡晓明曾真
梦烟霏杨春杰汪良忠刘英明李梦痴白秀萍许洁华
倪昌盛张芳君李昊宸马峥嵘周路平蔡红柳曹树友
杨新跃韩保汇蒋世鸿王善同张庆辉邓荣森曹继梅
楚凌岚时玉维黄爱和刘希波查筱英左启顺张建章
风清孙文尤悠梅庐龙佩匡晖姜彬黄莽小雨枫叶
染清尘朱思丞戴爱琴彭中文王映锦邓寿康沈鉴宇
南广勋胡水莲华慧娟侯兴黉海天风马建华张力夫
张海燕杨勇民夜轻寒风马驴郑晓京杨景乔王柳华
黄金辉陈志文冯恩泽程良宝熊华禄周吉潭孙临清
嵩峰非也木樨玉蟾何鹤曹谦潘松桐荫安儿月儿
王海娜毛谷风程裕祯李如意蒋有亮哈声礼陈雅国
周学锋周向东严锦尧蒋昌典刘太品杨益安傅筱萍
巴晓芳柳金虎汪时健郭亚军李正安陶永德王惠玲
孙才张奕雨虹老胡文裳陈越刘燕晓梦眉卿王琼
傅占魁褚宝增邵天柱冷迎春刘红霞段兴朝孔祥金
辜学超朱泽民陈少聪晏水珍王惠玲邬小香刘秦文
顾青翎王瀚林苏小隐武建东燕雁无心天然泰然
梦欣文弱卢星马征张琳樊令大凡高寒郑毅于勇
王悦笛翁寒春杨名忠熊天锡黄启深詹三霞李晓明
潘乐乐江合友郭宝国阮莉萍雷海基张正清刘金平
王永江沈尘色程章灿许建军涂宏飞姚从新王红娟
李海彪张彦彬刘清天周逢俊钟子邦张岩山张伯晋
王少轩胡平贵横道子陈麦岐陈显赫闫双时杨宝翔
李清安余秀玲罗小娟李瑞河黄小遐洪君默宋晓光
陈少平林志雄康永恒吴汉林何乃政诗影同春郁犁
周达潜斋南风杨敏樵风田茂李兵梁风刘军周晶
静如瘦竹玲珑吴楠苏燕文森秦凤苏声秋宝周秦
范义坤布凤华金嗣水李云桦杨世龙王继权牛应萍
谢少承梁二白叶兆辉蒋永桢方跃明张金英陈金如
唐龙胥奇张洋天放静云、微灯武斌张雷土土小乙
黄海涛叶永新白发科王海燕张小红璐雨诗曹初阳
【云帆诗鉴】2020云帆女神诗词大会作品选评
点评人:苏些雩、刘能英、弄影、郎晓梅、唐颢宇
约稿、编辑:璐雨诗
本专辑由云帆诗友会独家呈献,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云帆诗友会
点击阅读原文,轻松购买《云帆当代诗词年鉴·201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