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庆人物】自强奋发 不负韶华——写在长兄欧阳自强八十华诞之际

自强奋发 不负韶华
——写在长兄欧阳自强八十华诞之际
欧阳自如
一九四零年农历十月十五日卯时,长兄自强呱呱落地,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至今已是八十周年!八十年春华秋实,八十载岁月峥嵘。大哥已经走过的这八十年,与家庭的变故衰兴休戚与共,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是极不平凡的八十年,是自强奋发、不负韶华的八十年!长兄阅历十分丰富,经历了走日本、解放和土改、农业合作化、整风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大食堂、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直到进入新时代等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既经历了风云变幻、激情燃烧的岁月,又迎来了改革开放、太平盛世的时光。长兄为人忠厚老实,慈祥善良,和蔼可亲;他虽是理工科出身,但书桌上常备《辞源》、《辞海》,知识渊博;他是电力高级工程师,可谓事业有成。让我们沿着他成长、成才、成功的人生足迹,感受他自强奋发、不负韶华的情怀。欧阳自强、刘望梅夫妇
在深圳莲花山瞻仰邓小平铜像后合影
一、艰难求学,金榜题名
长兄出生在我们家庭从富裕走向没落的时候,当时,父亲19岁,叔叔9岁,爷爷重病,田地山林全部典当给了他人。祖母带领父母、叔叔艰难度日。由于家境困难,营养不良,大哥生下来就个子矮小,身体瘦弱多病。听妈妈说,我二哥自达能走路了,大哥才蹒跚学步。二哥把手伸给大哥说:“来,我牵着你走”。大哥四五岁的时候,日本鬼子的铁蹄离家乡越来越近。乡间传闻,日本鬼子昨天到了马鞍界,今天到了罗子团,闹得乡亲们人心惶惶。父亲在房屋背后的青山坑深处竹林里用晒簟搭了一个棚子,把奶奶、叔叔、大哥等一家老小安顿在那里,把肥猪、耕牛也赶到那里,以躲避日本鬼子。解放前夕,父母凭自己的努力和亲友的资助,把田地山林全全部赎了回来,划为富农成分。大哥和其他小孩一样喜迎新社会,有时也自制红缨枪,跟着儿童团员们冲冲杀杀。有一次,因出身不好被民兵营长把大哥从儿童团员队伍中清理了出来,大哥感到特别失落。勤劳善良的家风熏陶,艰难困苦的处境磨炼,出身不好的无端歧视,培养了大哥胸怀理想、自强奋发、艰难求学的顽强意志。大哥读小学的经历是:
1948年——1951年,在荷田黄皮岭同文学校读初小;1952年——1953年,投奔姑父姑母在离家100多里的大水田黄堡学校读高小;1954年2月——6月,在朝阳铺完全小学插班读六年二期;1954年7月小学毕业,由于出鼻血身体健康等原因,未能继续升学,回家参加农业生产,并在征富互助组当记工员。欧阳自强(第三排左三)1963年隆回二中高中毕业照
尽管在家务农近3年,但读书梦在大哥的脑海里一直没有泯没。1957年2月,在父母和叔叔的支持下,大哥背起铺盖,提着大米、红薯,到桐木桥补习学校补习半年。1957年秋,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隆回二中,初中、高中连读6年。二中读书期间,正遇上人民公社大食堂和三年困难时期,师生经常外出参加开荒、双抢、砍柴、烧炭、寻野菜、挑石灰 炼钢铁等生产劳动,因肚子太饿,有时悄悄捡来白菜根和红薯藤蔸用搪瓷杯煮着吃。尽管过着苦日子,但他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克服重重困难,勤奋攻读,成绩在班上和学校都是名列前茅,曾担任班长并于1962年加入共青团组织。1963年高中毕业,金榜题名,顺利考取武汉的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在动力系学习五年,成为解放后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大哥经常提起,在他艰难求学的过程中,得到了父母、叔父母、二哥嫂和众多亲友的大力支持、无私帮助。令他至今铭记在心,感恩于怀。
欧阳自强(后排左三)和父母兄弟等在即将改造的百年祖居前留影。
二、贺龙故里,醴源志士
我们在为大哥考上大学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也为大哥感到特别庆幸,庆幸他在“文革”前考上了大学,庆幸当时有“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的政策昙花一现,如果是“文革”期间,他就再也没有上大学的机会了!
1963年——1966年上半年,大哥在大学如饥似渴的好好读了几年书。1966年下半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被打乱,“红卫兵”停课闹革命,到北京以及一些革命圣地串联。大哥也被裹挟着参加了一些集会游行、写贴大字报等活动,但后来因为出身不好不允许他参加“红卫兵”,便自得其乐地躲在图书馆里读书学习。
欧阳自强在桑植县任电力公司经理、
高级工程师期间工作照
1968年12月大哥大学毕业,被发配到桑植县偏僻乡村瑞塔铺火力发电厂工作。桑植县是贺龙元帅的家乡,地处湘西大山之中、醴水源头,县城叫醴源镇。这个火力发电厂的设备是贺龙元帅“文革”前送给家乡的礼物,但由于缺少专业技术人员,安装工作没有完成。因一些配件来自苏联,还请苏联专家前来“会诊”,也无果而终,在1962年的工业调整中下马。为了解决县水泥厂等工业企业的用电问题,县里决定重启这台发电机组,这为大哥发挥特长提供了用武之地。大哥说,他在高中到大学学的俄语,一辈子就在这里派上了一回用场。在攻关小组的努力下,很快发电成功了!在电厂大哥先当锅炉工,后当技术员,再当技术组干部。1972年,桑植要建新火力发电厂,县里根据大哥的工作表现和学历水平,把他调到新厂负责设计、施工、投产调试等技术工作。大哥不负组织重托,发挥专业特长,提前建好了桑植县火力发电厂。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也吹到了神奇古老的湘西。大哥迎来了重视知识、尊重人才的好时节。1982年,被任命为桑植县火力发电厂厂长,1984年被任命为县电力公司经理。1988年退居二线,又以主任工程师身份主持火电厂的提质扩容改造工程,使电厂的发电能力由3000KW增加到9000KW。1992年大哥根据省电力公司的推荐调祁阳县火电厂任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参与该厂的筹建工作。大哥就是这样无怨无悔,勤勉工作,在异地他乡发光发热,贡献自己的青春和智慧,直到2000年退休。由于成绩突出,他多次立功受奖,晋升为高级工程师,被省及湘西自治州和零陵地区授予“先进科技工作者”光荣称号。1983年—1988年,大哥当选为桑植县第一届、第二届政协委员,他的优秀事迹入选《醴源志士》一书。
欧阳自强任桑植县第一、二届政协委员
其事迹入选《醴源志士》一书
三、情系桑梓,弘扬家风
大哥一心扑在工作上,直到1974年12月34岁时才与大嫂刘望梅结婚。大嫂是六都寨桃花村人。她为人直爽,思想纯洁,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的很多优点。她特别富有同情心,自己艰苦朴素,省吃俭用,对家庭条件差的亲戚朋友,送钱粮送衣物,出手大方。大嫂婚前当过民办教师、学过缝纫技术。婚后在黄皮7队务农,后来到黄皮小学当民办教师。1977年才随大哥调到桑植县,解决了两地分居问题。大哥大嫂在祁阳工作期间,他们在县城自建了房屋,可谓事业有成,安居乐业。女儿欧阳桑丹、女婿卢国强都是重点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且儿女双全。然而,家乡的山山水水,令他们魂牵梦绕;老家的亲朋好友,令他们无比思念;特别是家中的老父亲,令他们时刻牵挂。2003年,他们毅然卖掉祁阳的房子,把户口迁回了老家隆回,并在隆回购买了住房。他们在外辛勤工作了一辈子,退休后荣归故里,我们感到无比亲切,由衷地高兴和欢迎。大哥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退休回乡后,有时到深圳女儿桑丹家里小住,含饴弄孙,享天伦之乐;有时参与大学、高中的同学聚会,叙旧联欢;有时侍弄家里的花花草草,自得其乐。然而更让我们敬佩的是他的传统美德。
全家福
孝敬父母,堪称典范。大哥大嫂孝敬父母一直是我们兄弟妯娌的榜样。他们回隆回后,把父亲接到隆回,吃住都由他们伺候。白天有时陪着上街游玩,有时陪着打牌,有时放花鼓戏、黄梅戏碟子给父亲看;晚上都是大哥给父亲洗脸、洗澡、泡脚;夏天为父亲扑扇子驱蚊子,冬天为父亲上脚壶热床铺。2007年9月初,父亲因不幸跌倒股骨骨折,生活不能自理,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效果不佳。父亲执意要回黄皮岭三哥自顺家里休养。三哥三嫂为父亲的食宿和休养提供了良好环境。大哥跟随父亲回到黄皮岭,最初与二哥、三哥24小时陪护在父亲床头,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后来分工,大哥负责白天陪护,包括一日三餐的饮食搭配和喂食,以及服药、喝水、点烟,换尿不湿、接倒大小便等等。晚上则由自达陪护上半夜,自顺陪护下半夜,我因上班,只能双休日回家陪护父亲。当时大哥也将近70岁的人了,这样陪护了一年多。二哥三哥夜晚陪护,白天劳作。白天犁田时,乡亲看到他们扶着犁就打瞌睡了。可见疲劳到了何等程度。但他们都无怨无悔,做到久病床前有孝子,让父亲有尊严地度过晚年,直到父亲2008年11月逝世。2017年5月19日,在大哥的主持下,我们为母亲举行了100年诞辰纪念活动。孝敬父母是我们的良好家风,并在我们这一代手上得到了传承发扬,大哥大嫂堪称典范!
欧阳自强主持先母张太夫人百年诞辰纪念活动
弘扬孝道传统美德热心族务,不辞辛劳。大哥回乡居住后,曾连续几年参加本族的扫墓祭祖活动,阅读有关族谱资料,梳理了本族的脉源流派,对嘉证公以下直系先祖的墓地做了实地考察对照,对本房现有人丁重新统计登记,先后历时一年多,一字一句手写编辑了一本《官田欧阳氏思浴公后裔简谱》,于2006年清明印发本房各户,很有实用价值。2005年,大哥携大嫂自费前往河南洛阳寻亲。在官田总祠修建过程中,大哥捐款3000元,支持祠堂建设。房分上扫墓做东、整修祖茔、出资立碑等等,大哥都十分热心,主动担当。大哥这种热心族务的精神和举动众口皆碑。
积善家风,发扬光大。“庆有余”槽门,距今116年历史了。槽门及一正一横一楼木结构庭院,系光绪三十一年冬月日新公为“八秩荣身暨孙婚大庆”而建,其内弟刘守奕赠有“名寿齐荣”贺匾。
“庆有余”语出“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们家族的积善家风由此首倡。“文革”期间,“庆有余”三字被视为“四旧”,责令铲除,二哥自达乘夜深用白石灰水把它涂盖遮挡起来。改革开放之后,又细心地把涂抹在字体上的石灰擦去,使承载着我们家族家风家训的“庆有余”重见天日!“庆有余”槽门历经100多年的风风雨雨,年久失修,亟待修缮。
欧阳自强(前排左二)、刘启后(后排左一)等部分隆回二中同学聚会合影
叔叔欧阳林参加革命工作后,定居安徽合肥,他兑现当初“我不要家产,我要读书”的承诺,把他在老家的那份祖传房产赠送给哥哥,即我父亲。2002年老宅庭院改建,大哥提议,他和我在外工作,把他和我分得的两份祖传房产赠送给二哥三哥。后三哥搬出老宅基地择新址建房,二哥在老宅基地建房。家族议定槽门永久保留。2018年,在叔叔的倡导和大哥的主持下,吾辈7兄妹出资对槽门进行全面维修,邹宗德、黄亿华两位名家为槽门撰、书对联,上联是:“耕读传家,百载门高铭祖训”,下联是:“平和处世,九龙山秀绕祥云”。同时,叔叔欧阳林(善初)撰写的《日新公传略》和集体创作的《庆有余槽门记》,装裱贴挂于槽门内侧左右两边。日新公当年八十大寿的匾额“名寿齐荣”,也擦拭了历史的灰尘,悬挂于正屋中堂左边。舅表张国贤、国宝、国清、国楚赠送的“德才并茂”的贺匾悬挂于右边。老槽门焕然一新,“庆有余”三个字重放异彩!2018年腊月24日,维修竣工之时,邀请舅表国贤、姑表江声等至亲,举行竣工典礼,大哥发表了主旨讲话,日新公的后裔齐聚槽门之下,接受家风家训的洗礼。维修竣工典礼上,大哥语重心长地说:“庆有余”高悬槽门之上,意在激励后人铭记“耕读传家,平和处世”之祖训,世代传承和弘扬积善修德之家风。“耕读传家”,重视和支持读书,在我们大家庭一直得到很好的传承。我父母送我叔叔、叔母读书;我叔叔、叔母和我二哥二嫂送我大哥读书;我大哥大嫂送我读书;我们的侄辈、侄孙辈读书,特别是考上大学的,我们大家庭都要给予支持。这种传承令我们感到特别欣慰。大哥大嫂退休工资不高,但他们倾情公益,无私奉献。近年来,他们相继为黄皮村公路硬化、黄皮岭地名石安放、黄皮小学修建、《黄皮村志》修编等主动捐款,表达心意……大哥为国尽忠,人生无悔;孝敬父母,尽心尽力;帮扶兄弟,手足情深;关爱晚辈,无微不至。为人处世,慈善可亲。
欧阳自强近照
我的表弟农民诗人张国宝特为大哥八十华诞撰联一副,借此点睛之笔为本文作结:
华中求学,桑植兴工,报国守初心,风雨兼程追绮梦;
梅岭迎春,渭滨垂钓,知恩归故里,烟霞绚彩乐天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