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到北京高铁(亲友轶事002」长沙回北京的高铁上,我回味了7小时。)

长沙到北京高铁
这些天真好。
01

和dc

回家前就约了dc,问她“你要上班吗?”,她“不休息的话就下班约。”下着雨的傍晚,从老家坐客车去见她。我和她的相约总是这样,想起过年的约会也是,颇有仪式感地先跑了步洗了头发洗了澡,独自从老家开车去接她一起喝酒吃饭。

头一回见面没喝酒,她说别人的感情走心而我们走肝。饭后本来想去江边散步,然而大雨却没有要停的意思。她说找个室内走一走吧,我说去唱k吧,虽然她下午刚和wu唱过。晚场的包厢比下午场可贵多了,于是两个人“勤俭持家”,决定打摩的去。路上她说,很多疯狂的事她都干不出来,但和我在一起都干了。比如很多年前一起不止一次在夜里骑并排的观光自行车,比如在上班前一夜喝到烂醉,比如一天唱两场k。

晚场唱得像接力赛。在我低头聊天的时候,她投机取巧地开着原唱把麦克风放在嘴边糊弄我,令我震惊。再后来两个人一块糊弄,每句都只认真唱最后两三个字,完了相视一笑。(她真好看啊)
就算唱累了也坚决不走,倔犟,死磕到12点。
播放

02

和豆子

散步带师(我)的朋友都爱散步。
和豆子大中午跑去江边散步,是真正的蒸桑拿。
还突发奇想,撑着伞坐在江边阶梯上,在湖里泡凉水脚。除了是大夏天的正午以外,也还算正常。(带问号)
当别的女人说“有了有了”,很大可能是怀孕了。当豆子“有了有了”,是江边起风了。
播放
备考期间和她在一所实习学校,那会毫无怨言帮我顶活。这次,为了音乐节做的核酸报告我没时间去取,干脆利落帮我弄好的人,又是她,又是大中午。

03

和宁乡刘雯

宁乡刘雯是周女士的朋友,见面几次就成了我的朋友。周女士两口,直到音乐会现场才做核酸,我们拿他俩也是没办法,只好我们先入场了。
结束以后周女士也似乎没有我这个朋友,招呼不打一声就和她的未婚夫先走了。我只能跟着宁乡刘雯走(没有无奈的意思),但是她呢,响应了那句“人在长沙被保安抓”的梗。铁证如山:
播放
上周末共同见证完求婚我确实很舍不得她回宁乡,今晚看到她一天在朋友圈提及我两次,更是想她想她。

留下了太多美好片段,加上在某音短视频平台首次取得16w多浏览量、破2k赞的好战果,评论区出现了昨晚在同一个时空纵享同一份快乐的擦肩而过的人们,后劲真的太大。
最后。长沙是我生活了6年的城市,我在那虚度了我15岁到21岁的大部分时光。去年的6月份,一到周末就奔它而去,今年的6月份,又连着赴约两周末。那座城市太娱乐化,太有青春活力,太令人不思进取尽情放纵。
北京却不一样,回北京的高铁上拿着电脑学习办公的人一个又一个,一到这儿就被学术氛围笼罩,放眼都是疾步行走的都市社畜。以至于,下车前听一男性说“明天我一定要迟到,我这个月还没迟过到的,迟到机会不能浪费”,我由衷觉得他好可爱啊,我有点想笑。

长沙到北京高铁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