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承转合的意思(起~承~转~合)

起承转合的意思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少年 梦然 – 少年 –>
作者简介

冯亚,1994—2001年在河南大学音乐二系、艺术学院学习,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教授合唱团团长,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研究领域为音乐学、艺术学。先后主持部级项目3项,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出版专著3部,是国家重大出版工程《中国民间文学大系》专家组成员、教育部国标教材《音乐》副总编。曾2次荣获星光奖电视文艺论文评选理论类一等奖,主讲课程《歌剧舞剧赏析》获2019年北京市普通高校公共艺术课展评一等奖。

无论走多远,都不要忘记为什么出发,从哪里出发。

1994年的秋天,我终于实现了大学梦,独自来到河南大学音乐二系求学。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来便是一十八载,我人生最美好的芳华也在这里度过。白驹过隙,已是青春骊歌,亦是一首起、承、转、合的进行曲。

起——大礼堂

大礼堂是我在河南大学的起点。在我的记忆里,大礼堂里有三间教室。正南的那间是我们班的,从外面看最显眼的就是正面那三扇圆窗子。教室很大,摆了十来排的座椅,我们班只有三十多个人,稀稀拉拉坐在里面。冬天很冷,大礼堂没有暖气,系里允许我们生煤炉子。但要防止火灾和煤气中毒,且上课时常有系里老师进行安全检查。在大礼堂上大课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学语文课和乐理课。教大学语文的蔡老师当时很年轻,声音轻柔优美,她讲述古典文学作品时特别投入,这种氛围深深地吸引着我。我每次都坐在第一排,生怕漏听一个字。记得有一次她讲《长恨歌》,那时是我第一次听到如此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竟听醉了。课后我迫不及待地去背诵这首长诗,且为之撼动。很多年后,当我听到京歌《梨花颂》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多年前的感伤终于有了释怀。
教乐理课的马殿泉老师特别认真,可能是常年演奏、教授竹笛、每日练习气息的原因。他的身板精瘦又结实,眼睛里总是闪烁着明亮自信的目光。他教我们乐理,很认真。有一次他拿出作业本,提问道:“这个问题请郭富城来回答。”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哗笑,原来是崇拜郭富城的同学把自己的练习本上写上了歌星的名字!马老师见大家笑了起来,补充说:“这个郭富城同学少交了三次作业,他来了吗?”同学们笑得更欢了。有一位捣蛋的男生接话说:“老师,他不叫郭富城,他叫张学友。”没想到马老师也不认识张学友,他认真地说:“以后不要把别人的名字写在自己的本子上。那就请张学友来回答吧。”下面早已笑得前仰后翻,大家不明白为什么大学音乐系的老师竟然不知道明星,难道大学老师都是学究吗?许多年后,我也成了大学老师。今天,当孩子们在我面前谈论Emma、Ruel时,我也愣愣不知所以。世界一直在循环着,转眼间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听潮歌的“前浪”了!
大三我选修了马老师的竹箫课,全系就我一人选修,而且我是零基础。马老师一对一上课仍然很认真,从不着急。我因为小指天生短小,最下面的一个孔总是按不住。马老师说:“咱们想想办法,你把这箫放我这里。”第二周再去上课时,马老师竟然把最下面那个孔用笛膜堵上,又在侧面重新开了一个孔,手指按上刚刚好。为了一个选修生,竟然对乐器大动改造!我又震惊又感动,却不善表达。接过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箫,内心十分感谢马老师。

大礼堂的舞台也是我们音乐二系艺术实践的重要场所。那时艺术实践的机会有很多,有些是我们自己编排的节目。青涩的表演,热情的表演者,很是自嗨。最正式的一次演出是姬茅老师排的长征组舞,全系师生停课排练,参加了三、四个节目。姬老师当时有五十多岁了,他潇洒又严谨,走着经典的外八字步。有时他也会讲述自己当年参加音乐史诗《东方红》的经历激励我们,排练时他很兴奋,不知疲倦,我们也真正体会到了累并快乐着。

承—— 琴房

琴房是音乐系师生的主要阵地。刚入校那几年,钢琴房和小琴房都是平房,与美术系的画室相邻。琴房也是所有学生社交的重要场所,上下几届的学生彼此都认识,如果有谁与大家比较陌生,那一定是因为他不常来琴房。这里除了上小课、练琴、唱歌外,还会发生很多大学生活内容:写作业、聊天、开会、默默流泪、情窦初开、恋爱、分手、吵架……琴房内外不知发生了多少青春的故事。
我们94级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级,有一部分同学是专科,先毕业了。剩下的本科生阴盛阳衰,星同学是我们班的洪常青兼大熊猫。他主修吉他,在小琴房比较靠大马路一侧有一间专属琴房。星同学人长得清秀,经常留一个文艺范儿的大背头,他性情温和,言辞幽默。女生们喜欢跟他开玩笑,有时也会在他的琴房歇歇脚,聊聊天。他已经习惯了被动听女生们聊八卦,不参与也不撵人(可能是不敢,女生们人多势强)。实在不想听,他就自顾自地弹起吉他,很陶醉。女生们对他个人情感问题倍加关怀,嘘寒问暖,后来他干脆对女生主动交待,完全是个透明人。

小琴房对着大马路,马路的尽头就是宿舍区。星同学喜欢观察早上赶路上课和晚上回宿舍的熙攘人群中的女性,还经常会把一些感触与我们分享,我们也很喜欢听他从男性的角度谈论女生。有一次,他煞有其事地说原来自己喜欢的是恬静型的姑娘,有位刚入学的小师妹就是这个类型。我们赶紧偷觑那位小师妹,果然气度不凡,女生们表示同意。可这位星同学迟迟按兵不动,女同学们都急了,不断催促他。星同学说:“现在是冬季,每天都穿着大棉袄、大棉鞋,校园里也光秃秃的,没有浪漫的氛围。等春天来了,我换上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再展开春季攻势,春天才是恋爱的季节。”此话听来虽有些滑稽,但人家说的是认真的。寒假过后,我见面急问他春季攻势如何了?星同学说再等等。再问时,他遗憾地表示小师妹已经名花有主。可惜了,这酝酿已久的春季攻势溃败于恋爱的季节!
星同学的名言很多,有一句是心理学考试结束之后,他说:“这回我复习的全是难题,可老师出的全是简单题,好多不会答啊!”开学补考前,我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复习简单题!”星同学现在在南方一所高校任教,近年来成果颇丰。洗尽铅华,他的坦荡、善良、浪漫、执着,铸就了他现在的成就。

转—— 图书馆

我入大学不久就发现图书馆是个好地方。借书的时候把书号抄在书单上,交给管理员老师,单子夹在铁丝轨道上传到库里,库里的老师找到书后,会用一个电动装置把书运出来,再由管理员交给借书人,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一本书传出来多么不易,我拿到书时默默告诉自己不能辜负了大家的劳动。阅览室一定要早去,不然就会没有位置。我起初是去看《人民日报》,看小说,后来我很快熟悉了图书馆的布局,对一些学术性期刊和书籍也很好奇,不论是否能看懂,总是觉得里面都是宝藏。大约在三年级的时候,我对音乐的兴趣逐渐从技术练习转移到了读书籍、刊物。去琴房的时间少了,泡图书馆的日子多了。一动一静,一张一弛,是我大学生活的双主题。研究生期间,新合并的艺术学院聘来了著名音乐学学者修海林。修老师不仅开阔了我们的学术视野,更是引领我们几个研究生走上了求学问道之路。那一届,7位研究生中先后有4位读了博士,占了很高的比例。自从修老师来到河大任教,我对图书馆更加依赖了。因为太多的缺陷需要补充,太多的选题需要思考……图书馆成了我的思想加油站。从此,我转变了人生的规划,仿佛找到了另外一把开启艺术大门的钥匙。
图书馆有位姓冯的老师,他喜欢音乐,会演奏小提琴。我经常去借书,他记住了我的名字,还经常推荐我一些专业书。他是真正懂书、爱书的图书管理员。据说后来他会给音乐系去借书的同学介绍我,说那个爱读书的冯同学考上研究生了,留校当老师了。回忆过往,我庆幸自己在最好的年龄,走进了最好的图书馆,遇见了对的领路人。

合—— 群师谱

记得当初高考填写志愿时,师门多数考生都选了南方的大学。九十年代无论是上学还是就业,都流行“孔雀东南飞”。我选择河南大学音乐二系,是因为老师的一句话:河大的老师比较厚道,有中原古风。进入音乐二系,正好赶上一批新老师上任。一入校,我就被年轻老师的艺术水准折服。留校的这批歌剧班毕业的老师,个个身手不凡,他们入校前多是剧团的戏曲演员,歌、舞、念、表样样都强。宋宗然、原淑静、黄慧慧、王凯歌老师先后教授我专业课。不知从哪里修来的福分,我的老师群英荟萃。老系主任武秀之老师为振兴中国歌剧,在国内高校率先开办了民族歌剧班,探索“三结合”唱法,她是所有师生心目中的女神。

研究生时的导师张永杰,她对我既是严师,也是慈母,有时又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张老师业务精湛爱思考,常常从声乐技巧中提炼哲理:人活一口气,气息是唱歌的基础。最好的气息是不多不少,自然顺畅,经过训练后达到的艺术修养。做人也是这样,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每次我遇到困难,张老师总是鼓励、宽慰我,她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深深影响着我。研三那年,张老师说我的培养经费中还有些节余,专程带我一人去了趟上海,观摩文艺演出,令我大开眼界。九十年代的中国还不富裕,但河南大学对我的培养是精英教育式的,幸事!

我在河南大学的青春之曲
没有太强烈的涨落
是一首起承转合的平实之歌
我从大礼堂的舞台出发
走向了人生大舞台
今蓦然回首
少年不再,华发早生
感念,我的大学
不舍,我的青春骊歌



征稿

河大新媒致力于讲好河大故事传播河大声音弘扬河大文化传承河大精神
欢迎提供文字/图片/视频/创意作品等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大家都在看

星标设置

如果不想错过小河的每篇推送
就把我设置为星标吧
点击下图查看步骤↓↓↓

文字:冯 亚责编:赵 雪
排版:张力元
校对:王晶晶

长按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分享,点赞,在看!一起品读冯老师的青春骊歌!

起承转合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