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刊》编辑阎延文炮轰中国作协

感谢您关注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微信:CZJ690430
文学照亮生活!
温馨提示公告 公告 公告
近期我们平台经常被投诉。这一次又被封了原创功能。从今天开始,如果发现一稿多投的,以后永不采用。请朋友们相互理解,相互转告。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工作室启
《诗刊》编辑阎延文炮轰中国作协
中国诗歌圈博客核心提示:《诗刊》编辑、女作家阎延文分别于2009年12月26日、2010年1月16日在《羊城晚报》发文批评中国作协体制存在的问题,引起巨大反响。阎延文对中国作协提出质疑——中国作协养的究竟是作家还是官员?中国作家为何热衷当官?中国作协主席的行政级别为何比中国音协主席的行政级别要高?阎延文认为,作协行政化后,已经成了某些官员解决级别和待遇的地方,特别是年届退休、升迁无望的官员,更把进入作协当作最佳选择。“结果,中国作协成了一个机构众多、人员庞大的行政机构,不仅有多位正副部级官员,还有500多个工作人员,其中200多人享受国家公务员待遇,厅局级干部近百人,县处级以上干部占全体人员一半以上。”阎延文分析,作家热衷当官,不仅因为可以享受专车、秘书等高级官员的待遇,而且还可享受高额稿酬和版税。阎延文表示,近几年发生的诗人自杀、年轻作家贫困潦倒的事件也深深刺激了她。她认为,要改变中国作协的种种怪现状,就必须对体制进行改革,去行政化,回归文联,甚至成为作家工会。
阎延文:中国作协与足协一样民间组织官僚化
足协、作协路在何方?
日前,足协腐败大案已浮出水面,在大快人心的同时,也足以发人深思。有媒体认为:足协、作协这些协会都有一个重要特点:“拿着财政的拨款、享受着市场的待遇、行使着政府的权力。这种三者合一,被专家称为‘三枪拍案惊奇’。”1月26日有媒体报道,深圳试水放开民间组织—————《深圳三类社会组织可无主管登记,足协或该民间化》。受访学者建议作协、足协等组织应彻底民间化。
“两协”的三大弊端
中国作协与中国足协一样,存在三点突出的体制弊端。
其一,民间组织官僚化。中国足协是正局级,中国作协是正部级。这种既是衙门又是民间的扭曲搭配,使得这些至少是名义上的民间组织霸气十足。坐在主席台上颐指气使的官员作家,能为全国作家真诚服务吗?
其二,权力高度集中,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中国足协既是中国足球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参与者;同样,中国作协也掌握着中国文学的几乎全部权力和资源,还主办多家全国性文学刊物以及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文学大奖。这种在计划经济下形成的权力机制,在市场经济下就显得极为矛盾—————过度集中的权力与市场一旦结合,腐败就很难避免。黑哨、赌球等贩卖权力现象屡屡出现;李凤臣既是“中国作协会员”又是“国家一级作家”,成为“史上最牛贪官诗人”。仅2009年一年,中国作协就开除了6名获刑贪官作家。中国作协和中国足协,也成为近年来负面新闻最多的两个机构。
其三,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1、作协、足协是社会团体,不受正规国家公务员体制的监督。作家官员一方面享受官员的部级、局级待遇,另一方面享有高额稿酬、出场费,屡登作家富豪榜。有文章指出:足协、作协等官僚化协会,“与社会腐败有诸多相同之处,但他们站在更为有利和安全的位置”。2、如果按社会团体监督,中国作协是正部级,级别之高,令众多局、处级监管单位望尘莫及,即便是部级监管单位也能称兄道弟,无论有多少负面质询都不难抹平、摆平。3、面对舆论和公众监督,这些协会的表现更剽悍。近日饱受质疑的中摄协1号文件,把媒体和大众对金像奖涉嫌抄袭的批评,上纲上线为“对党的文艺方针政策的攻击”、“攻击党领导下的文艺界人民团体体制”,这种口吻,被网友谑称为“最牛红头文件”。老摄影家石宝琇愤而退会,指出:“发文件对批评者扣帽子打棍子,令人惊奇、疑惑、失望。”
如果不对作协、足协进行彻底改革,取消其行政级别,实现协会体制的全面民间化,就会如媒体所言:“这种协会的性质没有改变,无论这次打击足协腐败的行动如何及时和彻底,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南勇之后还会有‘北勇’出现”。根治中国足球、振兴中国文学,必须从作协、足协的体制改革做起。
呼唤作协的“平民时代”
如果说现在的足协、作协体制是弊大于利,那么,民间化的作协体制,则会带来很多好处。
第一,一旦取消行政级别,就免去了权力争斗,使作协真正为作家服务,成为没有圈子、没有丑闻的文学家园。同时,没有级别的作协还将回归文学本位,重新确立文学评论的美学标准,实现“以人品立身、靠作品说话”,而不是“以级别立身、靠圈子说话”;民间化的作协将彻底消除作家之间的身份和级别差异,不再爆负面新闻,而是给中国文学带来和谐、美好和辉煌。
第二,免去国家高额投资,把目前对极少数官员作家的高额荣养制,改为使大多数作家获益的社会文化保障制度。我建议,把国家给作协的巨额投资,用来给广大作家建社保、医保和失业保险,解除作家的后顾之忧、激励作家潜心创作,使老年作家老有所养、使中青年作家脱颖而出。作家不再靠纳税人高额荣养而是自食其力,自觉接受文化市场竞争机制;官员作家走下主席台回到书斋潜心创作,用作品向读者汇报,而不是宣读由秘书写好的报告和致辞。
第三,恢复足协、作协的民间化本位,还可以消除腐败源头,根治足坛黑赌现象,避免“文坛南勇”的出现,维护中国文学的神圣和尊严。
其实,作协本来就有民间化传统。中国作协前任主席巴金,终生没有级别,连工资都不领,完全靠稿费,直到百岁高龄还是“平民主席”。巴金生前接受《文汇报》专访时强调:“是生活培养作家,不是职称培养作家;作家靠读者养活,不是靠领导养活。这本来是个很浅显的道理。”我敬仰巴金这样的平民主席,呼唤足协、作协的民间化改革和“平民时代”的归来。(阎延文)
( 阎延文,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直青联委员。1972年生于北京,1997年获文学博士学位,时为全国最年轻的文学博士。)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会长曹志杰先生继《心之语》后的第二本诗集《思归情诗选》即将出版,欢迎预购
(另注:《心之语》还有少量存货,欢迎选购)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编者寄语
古韵、现代诗词,简短散文,题材不限,必须原创首发,作品图文并茂,文笔精美,优先采用,请自行校对,一经发出,恕不更改,文责自负!文章足够优秀,还可以刊登《思归客》诗刊,成为思归客特邀作家,或者可以推荐加入洛阳诗词学会会员。
注:思归个人诗集还有少量存货(三十六一本,微信红包即可),含快递费。
总顾问:胡社桥
主编:诗人思归
副主编:晓雨
编辑:思思
责编:曹志逊
图片来源:网络
主管单位:洛阳诗词学会
承办: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邮箱。
投稿微信:CZJ690430
版权归 华夏思归客所有
主编:思归
关注微信公众号!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洛阳偃师市国际商贸城生态石材电视背景墙旗舰店。
电话:1384997805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