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博士鲁比尼:2020全球大衰退的十大理由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在报业辛迪加发文警告说,尽管全球经济一段时间以来都处在协同增长,但是鉴于美国当前的财政政策不可持久,必然要逐渐降温,全球增长也注定将会失去动力。到了2020年,世界就将迎来新的低迷周期,而且要命的是,这一次和2008年不同,各国政府将严重缺乏应对的政策工具——
虽然雷曼兄弟崩溃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但是关于金融危机到底是如何缘起,以及这个世界是否汲取了避免下一次危机所必需的教训,直至目前还争论不断。只不过,站在当下,最适切的问题其实还是,下一次全球衰退和危机到底会在何时发生,以及为何发生。
鉴于美国还在执行大规模赤字开支的财政政策,中国的财政和信贷政策指向宽松的方向,而且欧洲依然处在复苏通道当中,当下的全球扩张局面预计会一直延续到2019年。可是,等到了2020年,伴随金融危机的各种要素逐渐走向成熟,全球性的衰退就将到来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以下十条原因。
第一,美国经济当下可以获得超越2%潜力的年增长速度,靠的是财政刺激政策,而这政策其实是不具有可持续性的。到2020年,刺激就将弹尽粮绝,而在财政面的拖累下,经济增速就会从3%降低到2%以下。
第二,由于财政刺激政策出台时机不当,现在美国经济其实已经过热了,通货膨胀正在越出目标区间。美国联储不得不持续加息,到2020年,利率预计会从目前的2%增长至3.5%,在这种情况下,短期利率、长期利率与美元预计将会被全线推高。
与此同时,其他关键经济体当中,通货膨胀也在抬头,更不必说上涨的原油价格还制造了额外的压力。这就意味着,其他央行恐怕迟早要追随联储的步伐,走上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这就将导致全球流动性缩减,让利率上扬。
第三,特朗普政府四处开火,与欧洲、墨西哥、加拿大都爆发了贸易争端,而且争端几乎注定要不断升级,这也只能导致增长减速和通胀抬头。
第四,美国的其他政策也将制造停滞膨胀的压力,迫使联储一路加息。美国政府严格限制本国企业对外投资和外国企业对美投资,以及技术转让等,这必然会破坏供应链。他们限制移民,但后者却是日益老龄化的美国要维持增长所必不可少的人力来源。他们打压对绿色经济的投资。他们也没有基础设施政策来解决供给面瓶颈问题。
第五,世界其他地方的增长也很可能减速,如果他们决定反击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这一可能性还会变得更大。中国需要适当降速解决产能过剩和过度杠杆化问题,以避免硬着陆的可能性。其他已经处境挣扎的新兴市场经济体还不得不同时面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及美国金融环境紧缩的双重压力。
第六,欧洲因为货币政策收紧和贸易摩擦也将减速。此外,意大利等国的民粹主义政策可能导致欧元区债务问题在于无法掩盖和拖延下去。政府与持有政府债券的银行间的“厄运闭环”尚未得到解决,必然会进一步放大这个不完整的货币联盟内部风险并未均匀分享的缺陷。在这些情况之下,下一次全球性衰退完全可能导致意大利或者其他国家彻底脱离欧元区。
第七,美国股市现在已经泡沫气味浓厚。美股的整体市盈率高出历史平均水平50%之多,私有企业的估值也高到离谱,甚至考虑到低收益率与实际为负的分红,美国政府债券也过于昂贵了。由于美国企业杠杆率达到了历史性的高点,高收益率信贷的成本现在也日益昂贵。
与此同时,许多新兴市场乃至于发达经济体也存在着杠杆过度的问题。世界许多地方的商业和住宅房地产价格都高得惊人。伴随全球性的风暴聚集,新兴市场的股票、大宗商品和固定收益投资盘整还将持续下去。伴随越来越多投资者开始预见到2020年衰退的前景,风险资产的重新定价2019年就会开始。
第八,一旦盘整开始发生,流动性风险浮现,跳楼甩卖的情况就会变得严重起来。这种情况下,做市商也会选择收缩。过度的高频/计算交易很可能会使得闪电崩盘的风险急剧窜升。固定收益投资产品现在也比以前更加集中于开放交易的范畴。
在这种大家都视风险为畏途的情况下,不管是新兴市场还是发达国家,那些背负巨大美元计价债务的金融机构都已经不能再指望美国联储扮演终极放款者的角色了。在通货膨胀抬头,货币政策正走向正常化的情况下,当年金融危机后各国央行纷纷出手救援的情景已经很难重演。
第九,在经济增速达到4%的情况下,特朗普最近已经开始对联储开火了。如果到了2020年的大选年,经济增速降低到1%以下,失业人口大增,他会是怎样的反应?毋庸置疑,在那种情况下,制造外交政策危机,转移视线,对于特朗普而言将是个极有吸引力的选项,如果民主党控制了众院,这种可能性还会进一步提升。
到那时,特朗普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伊朗。特朗普诱发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军事对峙,只能造成一场1973、1979或者1990年重演那样的油价暴涨危机。不必说,这只能让全球经济衰退的前景变得愈发严峻。
第十,当完美风暴出现在地平线上,大家会发现,能够用来解决问题的政策工具严重短缺。由于庞大的公共债务,财政政策刺激注定束手束脚。与此同时,由于资产负债表已经严重膨胀,且降息空间极为有限,货币政策也很难有大的作为。更不必说,在那些民粹主义思潮泛滥,或者是政府接近破产的国家,大规模救援金融部门的选项根本就不具备可行性。
尤其是在美国,国会已经限制了联储对那些非银行机构,以及背负沉重美元债务的外国金融机构放款的能力。在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纷纷登台,也使得进行全欧层面的改革,创建对抗下一次金融危机和衰退的不可或缺的机制变得更加困难了。
今天不同于2008年,当时各国政府还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防止局面变成自由落体,但是今天,他们的手脚都已经被困住,而现在的整体债务水平还要大幅度超过上次危机之前。一切都已经注定——当下一次危机和衰退来临,必然要比上一次更加严重,持续更长时间。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关注腾讯美股官方公众号——“腾讯美股” (qqustock),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