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诗刊》南飞雁:母亲的絮叨(散文)

母亲的絮叨(散文) 文/南飞雁 望着这静寂的夜,一轮明月撩起我无尽的思念。
四通八达的门前小巷,片片树叶,翠绿鲜活,勾起思慕我那温情爸、妈。
对于远嫁他乡的我来说, 最深的感触, 是每次电话里,视频里的嘱咐,叮咛,每每浮现眼前。
想着有一次视频,妈妈看见我的那一刹那,就给身边的老爸说: “二女儿这么瘦呢!” 我不忍看着老妈心疼我的眼神,连忙解释: “不是瘦, 而是我离镜头太远 。再说了,现在时兴瘦。”说着,我的脸贴到镜头前。“ 看嘛!你女儿我脸很大的。” 我笑嘻嘻的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脸上想扭一坨肉出来。可惜,我失败了。然后我又给妈妈说:“ 我脸上一直这样,不长肉的,其实我胖着呢!” 妈看着我开心的样子,也笑了。爸妈问起他们的女婿,工作还那么辛苦不,我当然挑让二老舒心的回答。父母满意的笑了。
最关心的还是数他们的外孙女,因为女儿从小是我爸妈带大的, 当然我都回答的让父母开心为止。还有父母少不了的问候,就是我婆婆身体好不好 。然后老爸旁边就会说,对婆婆要好要孝顺。 妈妈也附和着说: “以前苦日子过来的不容易, 年纪大了,多照顾孝顺婆婆 。”哎呦!我的老爸老妈,这些我都会背的。每次少不了这些, 让我要做孝顺的儿媳妇 。我也总会笑嘻嘻的说:“知道啦!我挺孝顺的。” 我心里暗自捣鼓: 其实我也会对婆婆发个小脾气的。 而后我也会知错的多喊几声妈妈 ,让婆婆舒心 。看着视频里的父母总是无尽的牵挂, 父母满脸深深的皱纹,我知道父母年岁已高, 内心深深的自责 。
数年前回年家一次, 记得妈妈刚洗完头发, 我说给她吹干, 妈说不用 ,短发自然一会就干的。 我坚持的说:“女儿我给你吹头发的这种小事机会并不多呢 !”我用轻风吹, 后来妈妈不再拒绝, 然后我站在妈的前面,用手轻轻的理着。突然看见老妈有很多白发, 那一刻我鼻子直发酸, 忍不住抽泣起来。 妈妈问我 :“你怎么了?” 我哽咽着说:“”妈你的白发这么多呀!” 妈笑着说:“”你都嫁人了,有了孩子,老妈我头发还不该白呀!自然规律。”看着妈妈慈祥的笑容,我竟然无言以对,莫名的伤感也随之消失。现在再看看老妈满头几乎全变白的头发,我也似习惯了。
每次我会说:“爸妈,我抽空过来看看”。妈赶紧说 :“不用 ,你回来又住不了几天, 又要回去, 你一走心里空落落的, 难受, 还是别回来吧 !”我明白老妈的心思 ,对我这个经济并不富裕的女儿来说, 爸妈替我省开支的。其实我都懂 , 我也在想等我空就多回去看看,有父母的念叨, 絮叨, 作为女儿的我也是幸福的。 希望爸妈健康快乐的度过晚年。
女儿是娘心上的牵挂。每每入梦,总是见到母亲守候那条我最熟悉的小径,等着我回家的脚步。
作者简介:南飞雁,现居住浙江诸暨,一个热爱生活,热爱文学艺术,有梦想的女子。她的作品,纯朴真实,感人,没有浮夸与做作,让人读后相信。
主编:新源飞语
编辑:红烛、温馨
温馨提示:本平台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平台申明:本作品由作者提供原创首发,文责自负。拒绝作品抄袭,一稿多投)!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投稿格式:题目+内容+简历+照片(任意)+微信
注:本平台已开通原创及赞赏功能,作者稿费为赞赏的70%,30%作为平台维护,赞赏低于5元(含5元)无稿费,稿费在推文七日后发放。

《红烛诗刊》南飞雁:寻路 (散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