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半的时候

这是藕的第251篇涂鸦
藕记
最近听陈绮贞的歌,《鱼》和《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前者克制的狂放,后者幽怨的坚持,都爱。开车路上单曲循环大声跟唱。夜雨敲打车顶车窗。配一脸。
“你知道吗,这里的雨季只有一两天,白昼很长,也很短,夜晚有三年”。
就喜欢这样不知所云的歌词。就像相爱的人之间的心意。完全莫名其妙又恰恰都接得上。
长在了水草的审美上。
下午四点半,是焦虑蜂拥而至的时刻。
时针指向的数字瞬间看起来触目惊心——白昼已经敛去大半天光,夜色已经开始灌入门窗。桌上摊开着凌乱的字纸,目测一日建树无几。茶杯壁上贴着一两片凉下来的深褐茶叶,喝也不想,续也不想。于是情绪开始出现毛烘烘的芜杂,不期而至的焦虑再次占据心房。想做的事桩桩件件在脑海跳动举手喊着“选我”,可是身为主人却有被奴役的深深无力,叹气告知“真的来不及”。
距离二零二一已不过三十余天,却有太多未尽事宜。这兵荒马乱的一年,就算不至于哀鸿遍野,也是诸多触目惊心。然而还未及整理得稍微像话,已经在鸣锣收兵。
又且值中年卡顿,正拖动不情愿的步子向着未知的第四象限挪动而去,笃定的时候少,无奈狐疑的烽烟四起。
总之,诸多破事不及清理收纳,仍散乱一地。
然而实在没法跟时间去商量,喂,停一下可好?
人家压根不理。
?
这应该是近几年唯一没有在岁末年初做个计划的一年,却充满了变化。
年初科比噩耗,年尾马拉多纳又挂。身边亦好似人影幢幢,来来去去。朝不保夕的感觉异常强烈。弄得情绪和心理也会出现变异。
初冬和雨季纠缠在一起,湿寒离乱,找不到恒温的心安。
只能承认自己是很浅薄的人。无论是城府还是智识,稍微熟悉就可以被一眼看到底。且意志薄弱,远不专据。只因不曾扎根到土里,并不是什么真高洁。
要说有什么比之前稍有进步的话,就是开始觉知一点,这时候唯一的坚持就是坚持本身,而不是设法甩脱自己的责任,怪环境怪条件怪别人。
课题分离。
去找属于自己的问题,而求解的方式可能并不在于当下就能想明白。与其日日纠结苦逼,不如着手做可以做的部分。
坚持做心认为对的那些事情,不断过滤掉无法止息的重重疑虑。
坚持与心认为对的人为伍,不断依靠这样的牵引把自己拉回到温暖的人间。
开始在休假的日子里烹饪一些稍有难度的菜品,投入到家务事。知道那并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但把他们视为生活的必须,不再因为心生畏惧而避之不及。所谓的精进,应该从正视自己的不足为起点。笨拙的手脚暴露了一些内心不善巧的讯息,假使不能迅速变好,更要以俯下的身姿恭谨对待人世该有的生生不息。假使有人能够代为打理,就应该生发衷心的感激。
还是会焦躁心起,想偷得浮生两三日,抱枕边斜倚,完完整整交给读书写字看电影这样自己喜欢的事。连忙把蹑手蹑脚跑开去别处的心拉回到厨房洗衣机,就像拉回静坐时总是从呼吸飘离的意识一般。这仍是我最需要面对的人生大小课题。
?
认识了一些人,交换别人的喜怒哀乐,也更多了解人生底色里并不一眼即知的不易。最深刻的学习通常发生在人际,知识技能情感藏识,像宝藏一样让人叹为观止啧啧称奇。也在渐渐别去另一些人。那些曾落入同一条河流,并肩向岸的方向浮游的人。但浪潮会改变各自的方向,总有一些事情无法强求。也许暂时会在后台运行,未来才能揭晓会不会重新进入到近处的人生。最近那一次见到的几个朋友,再一次感觉到所谓吸引力法则的神奇。有近似梦想的人,渐渐会汇入到同一片水域。谈论梦想使命之类的话题完全不会感觉羞赧违和,想什么就说,也是一种快意。
?
那天的饭桌上,近旁坐的朋友说,要让生活简单,心中一凛。
这也是这些日子以来不断被提醒的一句话。
必定知道我没有做到,这样一次次遣人来告知。
拥挤的内心里,无法安放最应该收纳的东西。
?
于是自每日下午四点半开始,所有的牵挂都在我心脏一旁。
光线在变化。
水管在开花。
?
图片来自电影《追梦赤子心》我摘下一片叶子 让她代替我观察离开后的变化
感恩节湿哒哒有我眷恋的一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