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智斗勇画香山老鼠,心惊胆战爬刀背高墙

用双脚丈量大地,世界就在你我脚下!
记鼠年一次“特别的”徒步2021.1.16
本文为徒步强国队员投稿
作者:光旭/苦大师(同一人)
被裁减的“香山小老鼠”
本来计划和阅徒小伙伴爬寨口,结果临到出发时前一天石油狼因疫情不能来京,福涞和V5加班……最后就剩我和董董了,实在是伤心欲绝。于是改变主意,周六先和徒步强国小伙伴走香山小老鼠,开启这个注定又即将不平凡的一年,周日如果有余力再和阅徒小伙伴们爬寨口。结果万万没想到,参加这次徒步强国活动的有六七位阅徒的小伙伴,比报名阅徒寨口活动的小伙伴还多。
(小编注:哈哈哈哈因为判断周六寨口就你和董董,所以董董建议时间改到周日,于是乎周六木有活动了,这才有了阅徒小伙伴的加入。通过这次的活动也有几位小伙伴加入了阅徒。P.S.阅徒是一个AA的户外组织,成员大多喜欢读书与思考,因此有阅字,另一方面,阅通悦,阅徒即一边快乐行走一边思考。阅徒有自己的公众号,搜索“阅徒”即可。希望有机会徒步强国能够和阅徒一起组织一次活动)
香山徒步的例行仪式——背景墙合影。本来看群里报名者又50位左右,结果第一次合影时候看起来不超过30人,并且随着徒步的开始,队伍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了6个人。
(小编注:有些人没有拍合影,实际参加人数30出头,抵达东山村的时候经确认有30人在村子里,最后的6个人是走提高班的,走完老鼠轮廓的有十几人。)
徒步伊始,本来想试试20分钟能否爬升400米上到山顶的防火道,但后来转念一想:就这样急匆匆的上去了,肯定又是在瑟瑟的寒风中苦苦等待后面的大部队,还不如在后面帮助鼓励一下体力稍弱的队员,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个体力稍弱的队员是看起来膘肥体壮、身体健硕、四肢发达的兔兔!
(小编注:走在前边的我一直在想,苦大师一直冲的特别快,这次怎么开窍了走队伍中间,想必是遇到有魅力的小姐姐了,原来是兔姐啊~兔姐爬山相当于负重20斤,一旦这20斤肥肉没有了,实力不在你之下!)
从好汉坡上到防火道后,等了许久一直未发现收队的Victor带着后队的队员跟上来,后来看轨迹才反应过来是我们走错了,猜想到Victor可能是在正确的轨迹上,于是一起赶到前方的路线汇合处进行等待,未过多久就和后队小伙伴胜利会师,然后再下到东山村。
下坡的过程中,听着兔兔倾吐自己的心酸糗事,并且搭配着她放的“恐怖夜店music”,加上我和笑天俩人时不时地给她插科打诨,给孤寂的荒山增添的许多欢乐笑语。
(小编注:兔姐喜欢夜店风的音乐,又叫个兔兔的昵称,我猜她一定有一套兔女郎的衣服,希望今年的年会她能穿着这一身来主持。或者有机会穿着这一身来徒步,徒步强国抖音拍一波,绝对能火!)
快到东山村的时候遇到一片非常开阔平坦的果园,此时的大地一片金黄,周围的几颗老果树仿佛也在给我们打着招呼欢迎我们的到来。此时的方旭帅哥可能受到眼前的景色的感染,突然情不自禁地开始性感妖娆起来,不禁感叹:户外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让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无拘无束地尽情释放最真实的自我,释放了自己内心欢乐的同时,也把这份愉悦和幸福感传给了身边的人。
(小编注:方帅是胸怀山水天下的文人墨客、迁客骚人,自能与群山共妖娆。)
在东山村稍作休息后,队伍开始分成两拨:一拨是参加下半场小白提高活动的队员需要马上出发,须在下午两点之前完成小老鼠;另一半拨完成小老鼠就回家的小伙伴就可以先在东山村优哉游哉的吃个午饭。
本来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想画一个漂亮完整的小老鼠,结果遇到疫情封村,先是小老鼠的耳朵被剪切掉了,后又在香峪村差点被一位非常负责的村民大妈给拦截,后来进过我们一群人的软磨硬泡以及各种保证才答应放行一次,下不为例。但后面吃饭的小伙伴们就没这么幸运了,只能画一只被剪切的残缺老鼠了。
(小编注:这一年大家都不容易,想用一次徒步告别鼠年也是如此坎坷。但好在,即便困难重重,即便不完美,但咱们完成了轨迹,走到了终点。)
风萧萧兮之血战刀背岭
在完成小老鼠稍作休息之后,马上就进入我们的下半场活动——小白提高班。但真正的小白一般都不会提高,会提高的都不是小白,经过层层考验,最后只剩下了我们六个人——刀背岭六君子!(小编注:以后队标贴在袖子上将作为精英队伍的专属印记)
到达刀背岭脚下后,看到巍峨陡峭的山脊,犹如刀背一般险峻,心中暗自感叹:刀背岭果然名不虚传。由于山体太过危险,最后只有我、阿凯、李费劲三个年轻人走了刀背岭的往返路线,三位大哥就在下面给我们三个拍照和加油助威,尽管山脊比较陡峭,但只有数百米长,我们三个拍了些照,很快就折返回来,但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从刀背岭折返回来后,又进行提高班第二个训练项目:未知山脊探路。在经过一段四肢并用的陡峭小爬升之后,我们很快到达了一段未知山脊,我和一休大哥都产生一个同样的感觉:太像狗牙山了。山脊的上面全是乱世和树枝,两边是悬崖峭壁,几乎没有什么正经路线,可能唯一不同是狗牙山长度有将近5公里。
(小编注:一休大哥建议我不必大老远跑去狗牙山了,这片山脊就是狗牙山的style。)
下山脊的过程几乎也是手脚并用,一路上还有很多没人采摘的山枣,可见这条路几乎是人迹罕至,最初的开路之人该是多么的艰苦卓绝。
墙里秋千墙外道——翻墙入香山
在快速绕过一段喊声震天、杀声四起的军营之后,我们开始了本次提高班最后一个项目:翻墙入香山。说来也是惭愧,来北京好几年了,香山也爬过了不知多少次,但还从未进过香山公园,本来计划着啥时候能够光明正大的买票进香山公园,再一路攀爬至香炉峰,最后做香山索道下山,在半空中近距离欣赏一次香山。没想到这个远大的梦想就这样变成了偷偷摸摸地爬墙进去,还要随时担心从强上跌落或者被工作人员发现。
(小编注:此次翻墙的重点在于翻墙训练,为得一乐。如果被发现了,痛快补票,并积极接受思想教育。)
本来以为香山围墙上都铁丝网,就在寻找无果正准备放弃时,突然发现有套票驴友在墙脚驾起来的几根木头,而且上面没有铁丝,大家都欣喜异常,激动万分,阿凯凭借着自己身高和腿长的优势一马当先的爬了上去(被李费劲推上去的),然后扒着3米高的围墙跳了下去。随后我也正准备一鼓作气冲上去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发现前面几十米呼喊说还有更方便的爬墙处,于是我快速跑了过去,发现确实更易攀爬,就三下五除二的嗖一下爬了上去,但坐到墙上之后就可开始纠结:该咋下去了?扒着墙跳下去的话还是要悬空1米2左右,腿会不会受伤,心里开始产生了一丝恐惧。就在这时,突然发现对面50公分处一颗貌似被人踩过的树,于是将双手挂在墙上,用悬空的左脚踩在树杈上,左手左脚撑着树,右手右脚撑着墙,就这样借力慢慢的溜下来了。
(小编注:第一次上墙李费劲推我我也没上去,后来我自己缓了缓撑上去了。)
按着同样的方法,后面四个小伙伴都有惊无险的成功翻过了3米多高的香山围墙,并在香炉峰拍照庆祝翻墙成功。
辣椒的盛宴之水煮三国
从香炉峰下来之后,本来小伙伴们都想再从南墙翻墙出去,以此来证明:翻墙进来可能只是偶而侥幸为之,但能够翻墙出去那才是真正能够不走寻常路的户外强驴。但又想着天色已完,工作人员都休息了,翻来翻去也不会被发现了,感觉失去了挑战性,大家就一致决定从大门出去,反正“墙就在那里”,下次还可以再来翻。
(小编注:这拍照店员好不专业啊,居然只把求实大哥拍了半张脸)
出了香山大门,我们来到了一家川味菜馆——水煮三国,当一盆一盆大餐(红辣椒)端上来的时候,就在大家纠结要不要来点酒的时候,阿凯坏笑着从书包里不急不慢地取出了一瓶96°的伏特加……
经过一段愉快地吃吃喝喝之后,大家又相互聊了一些自己的经历,忽然发现户外真也是一个神奇的圈子,大家做着不同的工作(做医生的秋实大哥,搞科研的阿凯,当老师的一休大哥……),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年龄,看起来是那么地千差万别一群人,却又为了一个共同的爱好能够坐在一起无所不谈、开怀畅饮、喜笑颜开,仿佛一切差别又都不在了,我想这可能就是户外的无穷魅力之所在!
(小编注:苦大师这番感慨很精髓,想编注点什么都显得多余,给他扣个666吧,同时也希望单身多年的苦大师能够在徒步的路上找到女朋友。)
徒步前行,世界在你的脚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