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子】新聊斋●艳遇

新朋友点上方蓝字“禹平文学”快速关注
新聊斋●艳遇
原创 五味子
话说湖州人氏杨潭吟,曾做过湖州序武县环保局局长,因贪污公款和乱盖别墅,包养情人,手上还有几条人命,而被通缉,外逃至秦岭深山洛水镇八亩地村避难,时已几年有余。
几年来,杨潭吟深居简出,用臭钱买通了当地恶霸,前任村长姚喜娃。姚喜娃为其办了假户口,使杨潭吟得于在此长期居住。虽说没有当年的呼风唤雨,风光无限,倒也落得清闲自在。按照杨的话就叫做”无官一身轻也“。
闲话少叙,话说戊戌年八月十五这一天,杨潭吟因村里一家人给儿子结婚,喝的不省人事,躺在八亩地村旁的河堤边睡着了。大约夜半三更之时,他被一声娇喘微微的声音叫醒了。他揉松眼睛一看,眼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在月光下显得婷婷袅袅,楚楚动人,恍若神仙姐姐。
“你为谁家女子,何故叫醒我?”杨潭吟不解的问。
”别见外,我去石子镇赶集,回来晚了,看你大醉,怕凉了身子,因而在此守候好几个时辰了!”女子低下头,娇羞地说着,随即回头看了看搁在堤上的一担子竹笼和竹笼旁的一杆秤。
“喲,你是卖红薯的?”他分明看见笼子里还有十几个未售完的红薯。
“唉,男人在湖州打工,被原湖州序武县环保局局长杨鹤城杀害了,现在还未逮住凶手,俺一个妇道人家,不做点小生意如何养家糊口?!”
“杨鹤城?”杨潭吟惊出一身冷汗。这不正是自己的原名吗?!他看了看眼前这孤苦伶仃的女人,心里一团乱麻,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浑身上下如无数只蚂蚁爬过般难受。他这时大约良心发现了,做出了一个平生最为正确的大胆决定:“我要接济这女人,让他过上好日子,以赎吾之罪孽深重。”
“你叫什么名子?”杨潭吟脱口而出。
”你不认得我?!我是离八亩地村不远的荒地沟人,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我叫杜梅呀。”杨潭吟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 杜梅?”就是让杨潭吟东窗事发的情人的名字啊。”这臭娘儿,竟然敢告我的黑状?”
“杜梅,你想干什么?”
“谁派你来的?”杨潭吟厉声质问道。
“咯咯咯……”杜梅被惹笑了,弯着杨柳腰,笑的喘不过气。
“你真是醉的一塌糊涂,不醒人事啦”。
杨潭吟是何等人物,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主,在这温柔善良的女人面前马上镇定了下来。他知道此个杜梅不是那个杜梅。他多虑了。
”我该怎么感谢你,这三更半夜的,不是你,我冻死也没人管!“杨潭吟歉疚地说。
“这有什么,我不过是送个过路人情罢了!乡里相当的,别客气!若有心帮助我,每逢上集日给我担一担子红薯到街上!就算谢天谢地了!”
“这有何难?!”杨潭吟欣然答应。于是便于与杜梅话别。
两人各自准备回家,突然,杜梅尖叫了一声。
“狼,远处有狼?我怕啊!”便一头钻进杨潭吟的怀里。
女性带香的体温,顷刻间使杨潭吟不能自持。两人投桃报李,缠在一起,就在一块大青石板上翻云覆雨起来。事毕,杜梅用红短裤擦净污物,相拥而眠,不忍释怀。
突然一声鸡鸣,惊醒了酣梦。杨潭吟伸了伸懒腰,一骨碌爬起来,竟发现青石板上唯余自己,早不见杜梅的踪影。他想,这娘儿,肯定回荒地沟了。
他站在青石板上,心满意足地点燃一支烟。俯视脚下,竟然发现这块青石板是一块墓碑。碑上隐约可见模糊不清的碑文:杜梅(生于1980年—卒于2008年)。杨潭吟便又是惊出了一身虚汗,浑身颤抖不止。妈的,遇见鬼了。
但是,杨潭吟自恃自己是唯物主义者,不信人间有鬼神。便不回家,沿着沟口上溯到荒地沟,果见沟脑有几户人家。刚至村头,就远远地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杜梅,向他招手。他顿时心花怒放,情不自禁地说,这人世间有鬼吗?笑话。他便问那墓碑是咋回事?杜梅回答说,你是眼睛瞎了,那是一个叫”林梅“的姑娘呀,她死的可怨了……
“我还以位你是鬼呢?”
“有我这么漂亮的鬼吗?美死 你!”两人打骚骂情,又是一番云雨巫山。
事毕,女人说今是十六,百里寺逢集,你帮我挑红薯担子吧。男人欣然答应。两人一路说说笑笑,不觉到了洛河岸边。但见秋水横溢,洛水浩浩,独木桥颤颤巍巍,似乎难支两人体重。走到河中间,咔擦一声,扁担坏了。秤锤哧溜一声滑倒齐腰深的河里。
“快,快去捞秤锤,你看它已经漂老远了!”杜梅着急了。便与杨潭吟一同跳进冰冷的河里。
杜梅被河水冲走了,连尸体都没找到。最后只在独木桥上找到了她的一只高跟鞋。
杨潭吟哭的死去活来。突然姚喜娃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平白无故地哭怂哩?”杨潭吟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喜娃,喜娃哈哈大笑。
“你怂真的遇见鬼了吧,荒地沟移民搬迁,人六七年前都走光了,哪有什么杜梅不杜梅的人,况且,你个痴锤货,秤锤那么重能在河里漂起来?”杨潭吟闻罢,大惊失色。神情恍惚地说“老姚,你说实话,荒地沟到底有没有杜梅这个人?”
“荒地沟一片坟园啊!”姚喜娃斩钉截铁地说。
这句话仿佛一声惊雷,震地杨潭吟顿时瘫坐成一堆烂泥。
三天后,杨潭吟因惊惧精神分裂而死。
第四天湖州政法部门来到了八亩地村。
第五天一个拾破烂的老头从那一只高跟鞋里发现一个U盘,里面存的都是杨鹤城的犯罪证据。署名湖州杜梅愤然绝笔等字样。
五味子曰:”人在做天在看“。古人云:”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是之谓也。
(图片来自网络,我们尊重原创)
作者简介
闫秀民,原号三无轩主人,现号五味子。商洛市诗联协会会员,洛南县诗联散曲协会会员。有作品刊发于报刊或网络平
禹平河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