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都是财东家  (文/苗相田  诵/王宏芳)| 第 466 期

都是财东家
作者|苗相田·朗诵|王宏芳
“五一”这天,我回老家。
老家在玄城沟,距县城三十公里。原来回家,我要过三十三条小河,我的学生听了,以为是个神仙居所,都好奇地听我解释半天。那时,我经常徒步跋涉,负重而行,深一脚水,浅一脚泥。后来,有了一辆自行车,骑行在光滑的冰面上,不亚于逍遥游,算是一次革命。再后来,我又买到了摩托车,算是第二次革命,出现在乡亲们面前时,他们对我刮目相看,我觉得有些飘飘然。
而今,我有了私家小轿车,按说是一次翻天覆地的革命吧,但第一次开回家时,邻人也不大惊失色,因为,村里先我已有了七八辆,而且价格不菲,远在我的“桑塔纳”之上。最可喜的是,沟里的石子路也变成了油黑闪亮的柏油路。
我远离了三十三条小河,远离了石子路,远离了自行车和摩托车。乡亲们何尝不是?
这是我的先人们想都不敢想的日子,做梦也梦不到的光景。
车子走进玄城沟时,我就一直游目在山水之间,山不虽绿,水不虽清,但我结结实实地喜欢,这种喜欢,是每一个游子都能意会的喜欢。
回到家里时,院里已经停了许多小车。
走到门口,孩子们笑吟吟地迎出来,大哥也高兴地走出院子。说话间,我们进了屋子,一屋子的人。全是同村的亲人,或长辈或平辈或晚辈,都和我打招呼,我给他们敬烟,杀西瓜,孩子们给我倒茶。和几位堂兄聊了些农事,拉了些家常。这时,我看见五叔静静地吸烟。因为长辈不多了,我就想和他多说几句。
我尊敬地说:“五大,你身体还好不?”
五叔并不抬头,平静地说:“好着呢。”
“你今年六十几了?”
“我都平七十了哈。”
“羊还在养吗?”
“还有一百多个。”
“还有一百多个?”
“嗯。前几天还卖了一百多个。”
我有些疑惑,现在羊老贵了,一只都卖一两千块呢,卖了一百多个,还有一百多个?这么说,他们家真的很有钱呢!
这时,三哥说:“他们家军军现在又养羊,又做生意。钱挣的不少呢。”军军是五叔的儿子,我的堂弟。
不少,是多少?我曾听说,他们家现在已是村里的首富,资产将近千万元。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我就和五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哎呀,五大家里钱挣的多的,现在都成‘财东家’了。”
五叔吸了一口烟,没有马上答话,我以为他会说一些谦虚的话,但是他却慢腾腾地说:“现在家家都是‘财东家!’”然后若无其事的又吸了一口烟。
哈哈哈哈。五叔的话把一屋子人都逗乐了。
好一个“家家都是‘财东家’!”
这话说得太好了,这是我这次回乡听到的最有水平的话,也是此行的最大收获。五叔,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脱口而出,定然不是张扬,在他看来,我们大家都好了,都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这是一种满满的自信,是一种中国农民的自信,囤中有粮,圈中有羊,卡里有钱,田间有禾,天蓝云白,山青水绿。这是旧社会画上画的,书上写的,戏上唱的,梦中想的生活,现在竟然实现了,竟然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度实现了!
吃完饭,五叔走了,望着五叔走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我又想起那句话:“现在家家都是‘财东家’!”
我想,“财东家”至少包括两层意思,“财”,就是有钱, “东家”就是当家做主人。也就是说,我们的农民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都大大提高了。
这大概就是我的梦,中国梦吧。
作者简介
苗相田,生于1970年1月,男,汉族,甘肃环县人,现为环县一中语文教师。曾在《黄河文学》、《散文》、《杂文月刊》、《飞天》、《诗刊》、《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作文之路》和《新作文》等杂志上发表作品数十篇。已出版长篇报告文学《师魂》和散文集《休闲小品》。教学攻略之《高考语文复习速成》、长篇小说《晴雨蓝朵》、中篇小说《绝颜红药》和散文集《西窗小语》已在网上签约试读。
主播风采
王宏芳,女,汉族,生于1985年5月,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就职于环县虎洞镇人民政府。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