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环县北 我记忆的家园 (文/陈希祥 诵/杨星泽)|第 159 期

环县北 我记忆的家园

一场好风
好生感动
年头光景
一年一度的那场好风
北国而来
徐徐阵阵
薅着我的头发
搓着我的面庞
个性张扬不能淡定
汹涌恣意而且忘情
好风吹出一片麦香
翻滚的青浪滚成黄浪
父兄的镰刀走进季节
无上荣耀把风光品尝
雨水羞涩远遁而去
一场好风继续张扬
红高粱高傲
玉米棒夸张
山湾里唱着信天游的姑娘
解下头巾
向我挥舞
那场好风
久久飘荡
担水姑娘
不敢相信
这般可人
窈窕的姿态该在闺中
婷婷娥娥
扶针弄线
打点秋后的嫁妆
绣成芍药的吉祥
脚下的山坡
周边的沙枣
软闪闪的扁担指向河沟
那里有清泉
那里是起点
舀到桶里就往回担
年年岁岁
晓日傍晚
额上的刘海
红晕的笑妍
环县北的姑娘能挑能担
挑过往日的岁月
挑过爸妈的指唤
挑着长成的传统
和环县北的家园
打工小伙
卸去包袱
把粗壮和结实拉正
憨厚的一切包容其中
走到那里
笑到那里
融洽当中渗透诚恳
粗犷之外尽是从容
满是环县北的行头
满是环县北的刚劲
说话丁卯分明
出力干练攒劲
挤点时间打个电话
“最拽心的放心不下……
那就拜托……
长后长后的……
久久 一定报答”
送走了岁月
积攒了牵挂
打工的小伙就要回家
整装了行头
备足了情分
打工的小伙就要回家
祈雨之尊
每年的神日
虔诚的心境
手搭着凉棚仔细端详
至真的神尊
能否理解
祈雨的环县北人
盼雨的心情
至高的神台
端竖的香炉
三根高香缭绕希望
祖辈的固执
熟成延习
环县北人的生命
都在这样的祈祷之中
一年年执著
一代代繁衍
一茬茬继续
八月防霜
不理解的八月
为何这样
环县北的防霜
愣是叫人
烟雾弥瘴
荞麦花儿正红
青豆荚儿肥胖
早穿皮袄晚穿纱的八月
老天爷的环县北
偏要让山山洼洼
堆燃起柴火防霜
一代一代过去了
一辈辈八月防霜
一回一回祈祷着
不再是八月防霜
环县北的季候就是这样
分分明明的清楚
实实在在的别样
就像个性的环县北人一样
抗争自然
抗争命运
抗争不该有的坎坷勒索
以及 等等
抗争的结果有模有样
虔诚打醮
请一帮醮夫
一个先生
把心中的渴望寄托
虔诚之至
诵经烧香
抬着龙宫的模样
很有些像
伟大无边
至高无上
所有的难事
也都无妨
用心打醮准能解决
祖辈教诲
都是这样
久远的神灵肯定
理解人意
免灾避难
龙凤呈祥
从此这一方
人都信了
这抬神打醮的力量
要么或许
就是虔诚
就是传统
俗已成型的方式
膜拜至圣
祈祷安泰
惠我福顺
平安吉祥
传统的力量真的很神
打醮的仪式代代恭行
致祭北方
秋风吹过
颤抖的双手
掀开扉窗一页
让朦胧的晨风
呵护了诚惶和诚恐
一个游离的眼神注定
在用真心和挚情
捕捉昔日的踪影
大山外飞来永恒的歌声
你疲惫的寻索俯首躬行
昨天的故事在间或间跳跃
飘邈的传说是精灵幽魂
星月刻进记忆的宝殿
平静的伤心已遥失了踪影
一条友爱的项链来到
红唢呐攒足了百年的憧憬
妙茫的永恒藏溺了许诺
也赐给了桎梏和枷锁
骄傲的自尊昂不起头颅
本该累累盛果的秋天
也只好奉呈了无律无韵
哦 北方
无韵无律的北方
我无法说明
一种怎样的激动
需要你彻头彻尾的盘点
一种百分紧迫的克制
需要你毕恭毕敬的经营
一遍又一遍的反省
那是诅咒还是歌赞
那是残忍还是无情
一把心火烧起来时
一杯水酒端起来时
我真真切切地看到
那姜嫄及夏王周祖
那不窋和岐伯黄帝
那铁骑驰骋的扬尘后面
那羌笛悠怨的沙漠边缘
那抠石登山的艰难之间
那俯身俯首的稼穑画面
我迷茫的泪眼欲和又张
我深情的致祭欲悲尤歌
哦 北方
欲醒还睡的北方
哦 北方
熟成陌生的北方
我深深的相信
一个全新的界面
已开始酿出刍形
一个振聋发聩的恢弘
也开始走出了沉寂和忧伤
当搜齐文王治岐的故事之后
当歌尽武王伐纣的血腥之后
当摁下羿射九日的飞箭之后
当扬起周祖农耕的锄镢之后
当煽尽烽火诸侯的羞愧之后
当弄罢乐不思蜀的愧舞之后
我选择了那个深冬的傍晚
赤脚踩上冰冷荒凉的垛口
我不任朔风凛冽地刮来刮去
而只默默捡拾起发黃的皮影
我要让长而又阔的历史舞台
能给我一方神圣的天地
好让我把带伤的心情
好好料理
于是
有了永恒的标本
梦时
我在北方饮酒
醒时
我向北方致祭
雪落环县
端上腊八粥的清晨
母亲用微哑的声音
喜滋滋地告诉我
一冬的头一场大雪
昨夜降临
环县的沟沟岔岔
也全都晶莹的
传遍了喜讯
雪用原始的本能
倾刻间把皱折抹平
父亲的扫帚挥扫着
一个接一个的画圆
堆拥起满足的心情
我明白这喜悦的由头
那不是简单地一场雪啊
我看见一群群鸟雀
奋不顾身飞落雪地
叽叽喳喳兴奋的情景
以及和牛羊们一样
吞啄咽雪伸长的脖颈
我想起父亲的烟斗
一回回磕出的不同
一回回地叹息有轻有重
我看见这时的北坡梭草
被雪包容的幸运和享受
还几分非我的骄兴和忘情
扫雪的声音格外嘹亮
父亲的扫帚格外有劲
母亲的腊八粥热了凉了
已被这久久祈祷的福祉
温馨地搁浅在桌上
我看见了
环县落雪
所有的父母的
祈祷 真挚

心理得到滿足后的
那份 至尊
年的模样
每年的腊月
过了腊八
环县北的村村寨寨
到处 都是
年的模样
环县北的北风劲吹
炊烟里都是北风的粗犷
羊群在鞭子的呼啸下聚拢
顺着黄土的小道徜徉
执鞭的父亲好生心疼
像疼娃娃一样的呵护
那一袍多胎的羔羊
母亲的细心更是超常
总把枣山塑蒸得千奇百样
曾经的晨耕暮耘
曾经的挥汗锄壅
记在心间写在脸上
此时此刻
都是释然
而所有的表现
尽都直观
待嫁的闺女最为欣慰
过年的儿子也该成双
最高兴是那个挑担的货郎
兜不尽的烟花爆竹
售不完的胭脂飘香
环县北的年味实在太浓
让他这货郎无暇分享
东村的黄酒
西庄的麦糖
新绣的款式
久存的窖藏
参与过《奋进中的环县》《环县文史》《东老爷山志》等书的编写工作;出版有《影神》、《异彩纷呈说环县》、《与诗同行》、《细雨沁心》等作品4部,成稿电影文学剧本2部,微电影《哑井》已网播。现供职于环县河连湾陕甘宁省委省政府旧址纪念馆;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延安精神研究会庆阳分会会员、庆阳市南梁革命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政协环县第六、七、八、九届委员会委员。)
作者简介
陈希祥,男,汉族,甘肃省环县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1984年开始新闻、文学创作,先后在《中国人口报》、《中国人口文化》、《甘肃日报》、《陇东报》、《北斗》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小说、诗歌、民俗文化研究等稿件,数十件作品入编各类书刊。
主播风采
杨星泽,职专老师。身居斗室,总想出发。自认有再多想法也抵不过人间七件事,忙忙碌碌是为日常。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
责任编辑:刘 棹
音频审核:张晓英 任建霞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