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卫华 | 雨中栖凤湖(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雨中栖凤湖(散文)
向卫华
2020.10.13

早晨起床后,在镇政府院子里一站,才发现落雨了。雨,是那种如牛毛、似花针、像丝线般的细雨。被微风吹斜了的细雨飘飘摇摇,纷纷扬扬,像过了农家细筛子的米粒一样,撒在瓦背、树叶、草丛、水塘、路面上,发出一种轻微的声响,那声响散了又聚,聚了又散,来来去去,缱绻缠绵,萦绕不断。
这段时间,我实在是太忙了,从一开春就开始忙起,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些什么,反正两眼一睁,忙到熄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有一种碌碌无为的感觉。一忙起来就往往不知道日月如梭,直到今天早晨,天虽然下着雨,可一点也不觉得冷,原来时令已经到了仲春。于是,就想放下手中的工作,到哪里去走走,释放一下心情。
望着眼前如烟似雾的细雨,我想去栖凤湖走走。
栖风湖,我去过多次,都是在阳光灿烂的时候去的,阳光下的栖凤湖妩媚迷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么,神奇的春雨又将给栖凤湖孕育一中怎样的景象呢?
于是我冒着细雨来了栖凤湖。
烟雨何处栖凤湖?
雨,悄无声息的下着,密密蒙蒙,如烟似雾。我站在栖凤大坝上,望着湖面和四周,这时我才觉得这雨中的栖凤湖真值得一看:千万的雨点争先恐后地跳进湖里,在湖面上激起大大小小的水花和水纹,那模样像无数的小鱼儿在拥挤着争抢鱼食;整个湖面变得朦胧一片,偶尔有一只小船从湖面划过,身影变得模模糊糊,就如在月下看人,雾中看花,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有一些还没有来得及飞走的水鸟,在湖面上顶风冒雨地盘旋,让人觉得它们有点惊慌失措而又孤独无助。我的灵魂从身体里飘飞出来,在雨中,轻歌曼舞。
我迎着湖风,沿着湖边的小路漫步。湖岸曲曲弯弯,小路也曲曲弯弯。路是沙土路,本来就松松软软,经雨水一浸,变得更加松软,走在上面,那感觉就好像揉捏妇人那饱满圆润的奶子一样,舒服、惬意。我没有打雨伞,任凭细雨抚摸我的头,亲吻我的脸,细雨抚摸几下我的头后又不知去了哪里,细雨亲吻我的脸后又不知道去亲吻谁去了。
仲春是栖凤湖最美的时候。这时,春季里所有该开的花都开了,所有的草都长成了模样,所有的树都了身躯,所有的鸟儿都亮开了歌喉,所有的水都泛绿了,蝴蝶开始翻飞,蜜蜂开始忙碌,青蛙开始鸣叫,五瓢虫开始舞蹈,蜻蜓开始在树林间穿梭,蚂蚱开始在草丛里蹦跳……我漫步湖边,欣赏着四周的美景。路边的花儿被雨水洗净了容颜,只是不肯抬起头来,像青涩可人的小女子,却比往日越发显得妖娆动人。草叶上滚动着浑圆的水珠,水珠晶亮晶亮的,可以看得见人的影子。柳树被雨笼罩着,绿蒙蒙的,柔软的枝条在春风的吹动下,远远望去就像一团团随风飘动的绿色的雾。人最大的愉快莫过于心情的释放,适时地给自己的心灵一片自由的空间。这时,我不禁吟起了古人描写雨景的佳句:“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中桃花红欲然”,“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
就在我沉醉于古代诗人诗句意境的时候,一只小船向我摇来。船头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村姑。那村姑戴着斗笠,穿红着绿,身材健美,很有韵味。你看那胸,特别饱满,我敢说她的胸围是那些女影星都无法比的;再看那双嘴唇,小巧玲珑,让人直流口水;再看那腰,柔软得如水竹一样;还有那屁股,圆润丰满,就像一块肥沃的土地,种子一播下去就能定根。栖凤湖的村姑啊,真美!
我望着站在船头的村姑,心想:这是一个能让我灵魂激荡的村姑。村姑见我看她那样痴迷,赶紧抿起娇嫩红润的嘴唇,“嘻嘻”一笑:“怎么,没见过?在我们栖凤湖,比我好看的女人多的是。不信?到我们村里去看看。”假如村姑喜欢你,看你的目光就会是火辣辣的。我“哈哈”一笑,真想不到栖凤湖的女人还爱开玩笑。那村姑又说:“想游栖凤湖吗?想,那就赶紧上船来。”说完,伸出一只玉臂,向我做一个拉的手势。我望着美如天仙的村姑,连忙顺势拉住她的玉手,跳上了船。
小船在雨中缓缓前行。雨中的栖凤湖一片迷蒙。由于到了春汛,湖面变得辽阔起来,湖水绿莹莹的,绿得就像一张巨大的荷叶铺在群山之间。湖水漫过湖滩,水中的青草在湖中摇曳。
我和村姑一见如故。村姑纯情大方,一双楚楚动人的丹凤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我,俏皮地问我:“大哥,知道栖凤湖的来历么?”有关栖凤湖的传说,我知道一些,但不多,我不知道村姑指得那个板本,就想逗逗她,摇摇头说道:“不知道。”“那我给你说一个。”于是,村姑给我讲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一片草木不生的干巴地,十年九旱,人们流离失所;后来有一个叫开田的后生发誓要把这里变成一片绿洲,于是就天天来这里栽树,年年如此,终于使这里变成了绿洲,之后人烟也就旺了起来;这件事被居住在沅陵凤凰山的一个叫水凤的姑娘知道了,她爱上了开田的勤劳,决定嫁给他;一天,水凤来到了这里,两人一见钟情,结为百年之好;可是水凤的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就派管家带着家丁前来捉拿水凤,水凤死活不肯离开开田,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泪水长流,泪水立即变成了一片大湖;家丁便拼命拉扯两人,就在水凤和开田快要分开的时候,水凤突然挣脱铁链,一个纵身跳进了湖中,随之开田也跳进了湖中;这时湖中升出一座小岛,岛上长满了鲜花和绿树,从湖中又飞出两只鸟,一只凤,一只凰,在小岛上绕来飞去;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忠贞的爱情,就把这湖取名为栖凤湖。听完村姑讲的故事,我不禁为之感叹:想不到栖凤湖还流传有这么一个凄美的故事。
雨,还在下着。若大的栖凤湖里只有我们这只小船,只有我和村姑,只有雨无声地撒在湖面上,敲打着村姑头上的斗笠,敲打着船顶,一种令人感觉不到的轻微的响声把整个栖风湖衬托的静寂了。村姑在雨中舞动着灵动的双手,木桨有节奏地拍打着湖面,船在雨中轻轻地滑行着。为了活跃气氛,村姑对我说:“我俩对情歌,好吗?”我满口答应:“好!”于是,村姑停止摇橹,亮开嗓子唱了起来:“远方远路来的哥,来到妹家妹对歌;好歌首首随风飘,阳雀过路听得乐。”随着呼吸的作用,村姑的胸脯一起一伏,一对丰硕的奶子花枝般乱颤。村姑唱完后,我接着唱:“江上无风浪不高,山上无风树不摇;不是哥哥不想妹,一见妹妹爱难消。”我俩就这样一首接一首地对下去:“三根竹子一块扭,砍一根来提在手;只要哥情合妹意,妹就跟哥一起走。”“要想唱歌就唱歌,要想撑船就下河;哥摇橹来妹划桨,随哥撑到哪条河。”“哥是天上一条龙,妹是地上花一蓬;龙不抬头不洒雨,雨不洒花花不红。”“深潭起鱼引浪来,山伯引来祝英台;哥是大船漂四海,妹是小船船紧紧挨。”“油菜开花一遍金,桐子开花一片银;金子银子妹不爱,只爱情郎探花人。”村姑红颜飞腮,更显妩媚,我觉得眼前的村姑是一块玉,圣洁得不能用视觉去感受,只能用灵魂。“春水碧如天,画船听雨眠”,韦庄的词句浮现在我的脑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人对生活的感悟是一点一滴、日积月累地积累起来的。心情决定脑袋,我想:人寄情于山水之间,无非是想远离红尘,抛弃欲望,做一个闲人,这样既可以保全性命,又有一定的心灵自由,在游山玩水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想,什么又都可以不想,全凭自己的心情,如果能把这份闲情用妙笔抒发出来,那就更好了。可是我不是一个闲人,为了家人,为了生活,有许许多多的事正等着我去做,我得工作,我得挣钱,我得养家糊口……于是,我让村姑把我送回了湖岸。
雨,仍在下着,无声无息,像牛毛一样细,像丝线一样轻,随着轻柔的春风在湖面上飘散着,那雨也就像薄雾一样把湖面笼罩着,雨中的栖凤湖若隐若现。
看来,栖凤湖,我该走了。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向卫华,男,1967年11月出生。现在湖南省古丈县委组织部任职,古丈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创作近300万字的文学作品,主编《古丈县地名志》《古丈县革命老区发展史》等书,总纂第二轮《古丈县志》,出版《古丈史话》等书。
向卫华 | 隐逸在时光里的岩排溪(散文)
向卫华 | 我家的菜园(散文)
向卫华 | 老虎塔的夏天(散文)
向卫华 | 月光下的栖凤湖(散文)
向卫华 | 烟雨葫芦溪散文)
向卫华 | 又听见了花开的声音(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一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